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7月11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0-07-11 16:36:00 分类: 未分类


先谢谢这位同学。由于时间比较紧,这次没有公开向全社会征集封面设计。实际上,封面设计比较难产,是我提出了很多非分要求:第一,封面不能出现瞭望塔。瞭望塔在小说里就是一个不存在的东西,它可能代表着未来、理想、方向等等一切人们心中想象出来的事物。如果弄一个塔,就写实了。第二,我不许封面出现吉他,这的确是一本跟音乐沾边但又跟音乐关系不大的故事,放上一把吉他,我担心上架的时候,书店会把它放到音乐类图书中,而且吉他的具象包含的内容太少。第三,我不许整本书里出现照片,封面就更不允许了。因此把设计师搞的狠抓狂。据说,最难伺候的客户就是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但非常知道自己不要什么这类人。我恰恰属于这种。后来设计师还设计了一个骑摩托的封面。我第一时间传给了土摩托看,土老师说:“这个好。”我决定给土老师留着,将来他出《土摩托日记》一定能用上。

带三个表 @ 2010-07-11 12:33:18 分类: 未分类

问:小峰老师,我一个上海朋友托我问你,那只求包养的猫是不是韩寒的?如果是,她非常想养,因为她自己也收养流浪猫。
答:她不是想养猫,是想养韩寒。

带三个表 @ 2010-07-11 1:05:48 分类: T恤


半年前,我在准备开店卖T恤的时候,想象着把一件T恤衫放在一个板子上,然后印上图案,就可以拿出去卖了。后来做起来才发现,这是一个陷阱。它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不仅复杂,而且这个行业有很高的门槛,不管做什么,你没有雄厚的实力,没有资金,没有数量,就永远看人眼色行事。看来,所谓创意文化产业,都是看着美好,做着艰难。相信有此经历的人都会感同身受,这个高门槛的行业是不许你慢慢发展的,而是希望你一步到位。否则,你随时都会有被淘汰的危险。本来我就是想玩玩,但这个行业的规则不让你玩。

今年春节后,我准备做第二批T恤,起了一个大早,希望能在夏天到来之前把衣服都做好。但是,没想到春节后全国靠密集劳动型为主的工厂都上工不足,上工率不到一半,而我做的衣服数量又不多,工厂老板也不傻,谁多我先做谁的。以前,做T恤是很简单的事情,但今年,几乎每个环节都在出问题,工人罢工、布料缺货、衣领丢失、水洗环节出问题、印花失误……成本损失就不说了,糟糕的是,每次都说按期完工,我在店里说了,买家也订货了,结果,一个环节出的岔子就能往后推一两周。于是,赶了个晚集。

有一天跟飞猪通电话,飞猪老师也做T恤衫,一聊,发现我们遭遇的问题一模一样,于是电话里唏嘘了半天,就像两个先后被男友甩掉的闺蜜在一起互相倾诉一样。

对别人来说,看到的就是一个结果,没有人能明白其中的酸甜苦辣。不过,这些并不重要,你不亲身经历,永远不知道做点事儿是那么不容易。T恤我会一直做下去,这些困难不算什么,我也想好了,就算血本无归,那点钱也不至于让我想不开,至少,它是我目前最想干的事情。一直以来,我从来没有在听到别人说“我看过你的书”“我读过你最近的文章”的时候有过成就感,但是我听到有人跟我说“我穿上了你的T恤”就特有成就感,我希望有一天在街上看到有人穿着我的T恤,我会躲在暗处,心里感动一把。既然如此,眼前这点困难也就不算什么了,人总是该给自己寻找点浪漫,既然这样,那就继续玩下去吧。

对我这个做生意一窍不通的人来说,在网店经营过程中出现这样或那样让诸君不满意的问题也在所难免,我们也在不断改进,慢慢来,我的态度一直是:必须一步一步来。没有任何一个胖子是一口吃出来的,哪怕是敬爱的罗老师。

目前能让我有些信心的是,工厂开始稳定了,下个月,朋友自己开了印花厂,可以尝试不同风格的印制技术,质量也越来越稳定,次品率会越来越低,这都是利好消息。第三批图案也在改进中,衣服都运到了广州,发货速度和周期也日渐稳定……每次看到老六,聊起开网店的事情,我都会鼓励自己:“像他那么大脑袋的人都能把网店开好,你还怕什么!”

淘宝店改版了,大圆领周一就可以上架了,女款V领也补货了,男款补货也快到了。另外,我们与北京“雕刻时光”咖啡店合作,将在雕刻时光销售我们的T恤衫,这是“不许联想”从网络走向地面的第一步。嗯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