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7月26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0-07-26 6:22:58 分类: 闲扯

我一直想写写喝酒这件事儿,因为在饭局上,我不喝酒一直成为酒鬼们奚落的话题,就像一个不吸毒的乐手在乐队中被孤立一样,直到有一天他沾染了毒品,乐队才会把他当成自己人。当然,不喝酒还不至于被孤立,顶多被人拿来逗逗闷子,我早就习惯了。像我这么反人类的人,既然周围除了我都喝酒,那我还是坚持跟人类不一样吧。

在我经常出席的饭局上,除了个别女士不喝酒,大概就我这么一个男的不喝酒了。每次服务员过来问:“请问你们喝什么酒水?”第一个应答的肯定是陈晓卿:“先来六瓶冰镇的啤酒和两瓶常温啤酒。”老六经常来例假,所以只能喝常温啤酒。有一年冬天,特别冷,陈晓卿就这么让服务员上酒,结果给老六上来两瓶里面冻着冰碴的啤酒。陈晓卿看着冰碴脸直发黑:“服务员,再来两瓶常温的。”服务员很认真地说:“大哥,这就是放在常温环境下的啤酒啊。”

当然,陈晓卿肯定在叫完冰镇和常温之后,还会补充一句,他会指着我和柴静说:“给这两位女士来点饮料。”我妈这辈子就喜欢女儿,生了俩儿子一直很遗憾。我要把陈晓卿这句话告诉我妈,我妈会很高兴。

其实我是喝酒的,平时在家,我会喝酒,我睡不着会喝点酒入睡,但是在外面我不喝酒。我是个很自律的人,因为以前在酒吧喝酒跟人打过一架,从此不在外面喝酒。我没有酒瘾,多好的酒,对我都不构成诱惑。有时候我看到老六、王小山、老颓、陈晓卿把脸喝成了坛子脸,我就庆幸不喝酒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当然陈晓卿会偷偷跟我解释:“其实,我还是个瓜子脸。”呸,你也配,你顶多也就是南瓜子脸。

我第一次喝酒还是八岁的时候,我姥爷喝酒,喝了一辈子,最后喝死了。我当时好奇,就喝了一口,那是东北烧酒,差点让我呛死。从此我就离这玩意儿远远的。真正第一次喝酒是上高中,当时我们到北师大勤工俭学,给化学系实验室刷瓶子,挣了65块钱,当时是为了办班刊,我当时是班刊的主编呢。白天干完活,晚上就在师大的一个同学家里会餐,当时打开一瓶通化红葡萄酒。可能有同学问了,你们怎么不喝干红或干白?这就跟“何不食肉糜”一样,我就不解释了。反正我头一次喝通化红葡萄酒,一杯下去,当时的感觉就是话特别多,但是舌头发硬,越说越不利索。同学觉得我喝多了,便把我打发到她的闺房,让我醒酒。第二天上课,该生拿了一张纸给我,我一看,是我的笔迹。我问:“怎么在你手里?”同学说:“昨天你喝多了,在我的房间里默写各种数学公式。”你猜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我赶紧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发现公式没有写错,这才长舒一口气。什么叫“喝死事小,失节事大”,这就是。

第一次真正放开了豪饮,是我考上大学之后,回东北老家,当时我姨夫开了个饭馆,我在饭馆帮忙,打烊之后,我就跟表弟在饭馆喝酒,当时比较放松,因为考上大学了。有一次,我跟表弟喝了整整一箱啤酒,我喝了至少有五瓶,居然也没事,这是我到目前为止喝的最多一次。后来,我在家没事想试试能喝多少,结果我喝了一瓶啤酒就昏死过去了。

真正让我对酒精产生反感,是我上大一,新年都要搞一个联欢会,我从白天就开始忙,早饭、午饭、晚饭都没吃,晚上直接联欢会,大家联欢也没什么内容,表演几个节目之后就开始喝酒。我肚子里啥都没有,倒了一杯啤酒,跟大家碰,绕了一圈回来,发现酒杯里的酒已经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可乐的颜色,闻起来有红酒、白酒、啤酒、香槟、饮料的混合味道,这样的“酒”我好像喝了三杯,然后就觉得胃里不舒服,赶紧回宿舍。躺在床上就不行了,浑身哆嗦的控制不住,我记得宿舍的一个同学看到我因为浑身哆嗦手不小心碰到电源插座,那个该死的电源正好漏电,啪的击了我一下,我都没反应。同学倒吓坏了。从第二天开始整整一周,我什么都吃不下去,吃了就要吐。那是1987年的1月,此后第二次正经喝酒是在1994年冬天。

1990年,我大学毕业,被分到民政工业公司,做监察。这个工作就是没事下去看看哪些厂长经理有什么贪污违法行为,够线的就送检察院去。这种工作,权力很大,我们下去,那些厂长经理都把我们当爷爷,好吃好喝好招待,在两年间,我在饭桌上看到的名酒几乎都见全了,茅台、五粮液、XO……最次的也是杏花村,这帮孙子也够腐败的,什么好喝什么。我记得第一次看见茅台,打开后闻着真香,真想喝一口。但我知道,如果我喝了,就意味着他们会一直让我喝,直到我喝到不能查帐和调查为止。那次,我咬着牙把茅台扛过去了。后来,我又扛过了五粮液、XO。当时就想,顶级的酒我都扛过去了,什么都不怕了。后来还真是,那两年间什么酒我都没兴趣。

1994,我还在唱片公司做宣传,我带着黄格选去重庆演出,吃饭的时候我和李春波、陈梓秋在一桌。李春波总逼着黄格选喝酒,晚上有演出,他有点成心,我就挡了过来,陈梓秋一看,也来劲了,说:“我不会喝酒,看你这么豪爽,我陪你喝三杯。”实际上陈梓秋的白酒至少有八量的两,至于李春波,我就觉得丫根本没底。这俩孙子灌我一个不会喝酒的人,真够爷们,那种特难闻的沱牌曲酒,我喝了整整12杯,回到酒店我就吐了。从此,在饭桌上,我他妈就特别讨厌逼酒的人,谁逼酒我就特想扇他一个耳光。

1995年,我去南京出差,接待我的朋友说,晚上吃饭都是一些能喝酒的人,你要不能喝酒别逞能。我说,我要是不喝就肯定一滴都不沾。果然,菜上齐了之后,大家便开喝。我喝可乐,开始没什么,后来一家伙看我喝饮料,便倒了一杯酒递了过来,“兄弟,你是哪里人啊?”我知道这是跟我套磁找理由跟我喝酒,我多聪明啊,能上他的当吗。你想,如果我说我是东北人,他们会说,东北人能喝酒,来,干!所以我不能说是东北人。我愣了一下说:“我是福建莆田的。”这么一个破地方,没人知道。没想到啊,这哥们眼睛顿时亮了:“老乡啊!你莆田什么地方的?”酒杯递了过来。妈逼的,我说哪的人不好啊,怎么这么不巧撞在他的枪口上。我坚持不喝,他有些急了,说了些不给面子之类的话,但我坚持不喝,结果搞得很尴尬。所以后来再遇到逼酒的,除非我确实想喝一点,否则把天说塌了我也不喝,不就是得罪一个人吗,哥们又不是没得罪过人。

我对逼酒已经到了厌恶的程度,甚至我每次都想,逼急了我把桌子掀了,让你丫逼。我不喜欢逼酒这种风气,找他妈一大堆让人喝酒的理由让你喝酒,你他妈爱喝你就喝,干吗拉别人垫背,在饭桌上喝酒这件事上,我还真就不好面子。有钱难买我不愿意。其实有时候跟人吃饭,我状态挺好的时候,也会喝两口,但如果这时候有个傻逼非逼着我喝酒,我就一点兴致都没有了。大概这就是中国人的习惯,从来不尊重对方的感受和选择。你说这个国家能民主自由吗,连喝酒都你妈逼跟独裁者一样。(未完待续)

带三个表 @ 2010-07-26 2:01:34 分类: 未分类

在写一篇关于中国音乐节十年的稿子,回顾这十年音乐节的历程,才知道它的成长是多么难。音乐节是以音乐为背景的享受和聚会交流,由于它是聚众,又是户外,且人多,所以,贵国公共安全部门对这种活动一直处于限制状态。但是,我们是需要享乐的,需要有尊严的享乐的。因此,音乐节现在终于普及了,今年大大小小的音乐节就有40多场。如果我们不能通过那什么享受到自由,那就通过享乐去享受自由吧,殊途同归。

就在写这篇稿子的时候,看到一条新闻,《德国音乐节踩踏事件致19人死亡,包括1名中国人》,聚会有可能出现悲剧,我们看花灯都能踩死人,想想密云元宵节踩踏事件死了37个人,现场总不会有上百万人吧。我觉得就是因为公安部门过去缺少大型聚会的治安经验,在活动开始前预警经验不强,才会出事。这次德国音乐节出现乐极生悲的悲剧,可能跟当时对观众人数的估计不足,而且入场与退场聚集在一个通道里面,才酿成悲剧。但我相信,他们明年还会举办音乐节。丹麦有一年音乐节踩死了7个人,第二年照办,但是在安全方面进行了更科学的处理,因为他们的生活需要音乐节。密云那次踩踏事件后第二年就没搞元宵节灯会,这就是处理方式的不同。

不过,我认为最大的悲剧是这条新闻后面的留言,虽然留言的人不多,但你可以从中看出,中国人作为一种人类都是什么反应,是谁教会了他们仇恨?摘录如下:(黑白三角星对比一下就知道了)

▲跑那么远送死。。。。想被踩死座春运火车就可以
▲▲你母亲是哪年春运被踩死的啊?
▲这家伙点够背的了,出趟国还被踩死了。。。。。
▲比刘备还背啊,都离开天朝却还挂了。多少人羡慕你都来不及呢
▲能出国的应该不是P民
▲人就是多,啥事都能摊上
▲估计又是公费旅游的,现在杯具了。
▲中华儿女的足迹遍布天涯~
▲唉,联合国发来贺电,哈哈,死得好,爽,喝咖啡去。不关P民的事,懒得去关注。
△德国那么古板有纪律的人也出这种事,有点意外
△你们也太幸灾乐祸了,希望死者在天堂过的快乐。
△哎!!!都是无辜的人,一瞬间生命就结束了。还是组织方有问题,隧道里就怕两头堵~~~~
▲死了个领导.
▲说实话春运没踩死人真是万幸,中国春运可是比这人多多了,就北京西站要提前两个小时到,要不都不太容易挤进去,那人多的,大冬天你能挤出汗来,后来在网上看了广州的火车站觉得北京西站跟人家广州一比太小儿科了,发自肺腑的觉得广州人民真不容易,几天内一个城市要容纳进那么多人
▲活该送死怪谁?中国古典音乐不听非要去送死
△你这个什么心态啊!难道中国人就不应该出国了吗?出国死了,你不默哀就算了,还在这里不尊重死者!!!难道出国的都是贪官和为富不仁的人吗!!!
△1楼的,一位对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同胞生命,你都能如此的漠视和侮辱,说你是畜生,绝不为过!
△某些人啊,看到别人死就开心,良心呢?
▲能在德国踩死也强过在天朝饿死强
▲▲你妈在中国饿死了?
▲中国人无处不在啊!
▲怎么哪里都有爱凑热闹的国人啊?看来真的是天性使然!!!
△冷漠,无耻,愚昧。国之不幸啊。
▲最好是红色后代,思一个赚一个.
▲说明中国人多,到哪里出事都有中国人,上次法国机场顶子塌了,也压死了好几个中国人。。。哎
△看一群人在这里幸灾乐祸 真感到悲哀 现在人都怎么了
▲是哪个处级以上干部的孩子呀?
▲是不是搞德国鸡婆搞得脚软跑不动啊,真背。。。
▲说不定是某某大官的子女,哈哈
▲我是来看 冷言冷语的
▲十有八九是贪官或者是家属
△你们何必这么互相诅咒呢
▲活该送死怪谁?中国古典音乐不听非要去送死
▲那是贪官家属移民去的吧?
▲找死去了!!!!
▲估计又是公费旅游的,现在杯具了。
——以上留言来自网易新闻

▲呵呵…轻如鸿毛…
△悲剧
▲这个中国人没在国内挤过公交车吗?多挤几次就不会被踩踏了。
▲估计富二代或官二代,没挤过公交车,郑州的上班族,白白净净的女孩子一个比一个强憾
▲这就是凑热闹给整出来的
▲中国人,体质弱啊
△真可惜
▲瞎凑热闹的结果
▲外国人都没有家教.没秩序.中国地这么大,还不够呆:还跑到外国去!!外国人一搞什么活动就象疯牛一样!
▲只能怪自己了
▲是富/官二代吗?
▲唉,真是有人的地方就有中国人啊
▲强烈支持!世界上只要有灾难发生,受害者中就有至少一个中国人,真TMD恶心!!!
▲有人的地方就有拆那人
▲这叫吃饱没事找事。
▲死有余辜
▲哎…这是代价!
▲好好的中国你不呆!去外国!活该!
△太多的人都没有很强的安全意识,包括组织者
▲能死在德国那是多么的幸运
▲为国争光啊
▲活该!
△哀悼……
▲人多的地方就得少去!
——以上留言来自新浪新闻

△本来是一场优雅的盛会却成了一场追悼会。
▲国人都是狗眼看自己低 习惯了.
▲肯定有人说这是外国人对音乐的追求,疯狂… 吐
▲因为中国人在里边起哄架样子,所以大家才开始拥挤,所以连那个中国人也挤死了!!
▲不是经常有人说中国怎么怎么样吗,看啊,德国多文明啊,好啊,超级文明啊,大国啊!!!!
△如果这都能算做新闻的话,只能说明这种事发生得太少了,稀奇!看来德国还是比较安全
△140万人音乐会只要有一点处理不当就会酿成大祸,幸亏及时处理,不然会死得更惨
▲没本事的民工在国内被车撞,有本事的能人出国又被人踩!呜呜!
▲高素质人干的蠢事,这下闹笑话了哇!
△狂想音奏起,乐极生悲,节衰吧!
▲难道不是世界末日的征兆吗?
▲看来外国人的素质真是太好了,15个翘辫子!
▲可惜啊,怎么不来多几个呢~
▲典型的乐极生悲。
△无论是缘由如何,在哪个国家,什么民族,……对于不能安详死去的人,无谓的说教是没有意义的。为无辜的亡灵祈祷吧。
△德国也会发样的事情,真让人想不到
▲140万。才死十几二十个。。如果在中国。估计这个数字会更大。
△德国佬做事,平时都会好严谨的!这次失策了!
——以上留言来自腾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