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8月27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0-08-27 13:05:38 分类: 杂谈

“8·27”摇滚怒放在我看来像是一株千年铁树,总算开花了。但是等到它下一次开花,又要等上千年。数学好的同学你们不用掰着手指头算了,我这是文学,修辞而已。

之前采访这次演唱会,发现它确实是一场20年来从来没有的演唱会,从投资就能看出来,600多万的制作费,几乎到顶了。然后每个人都会选择几首可以让人合唱的歌曲,可以想象,今天晚上,在工人体育场,这个标志性的场地,除了经常出现的全民齐声骂“傻逼”之外,还会有一组摇滚金曲响彻它的上空。任何一个跟随中国摇滚走过来的人,都可以沉浸在这个“老炮文工团”制造的激情之中。甚至我相信,这是中国摇滚最后的辉煌,你错过了,就要再等上千年。可能唯一让人郁闷的是,每个人都会一次次把你撩拨起来,但是三首歌之后就会换人,你一晚上也到不了高潮。

这是过去20年摇滚的精华总结,当然,你可以把信、齐秦忽略,不是我瞧不起他们,是他们的路数跟整个摇滚的调子不太搭。但是,你想过未来20年中国摇滚吗?还能凑出这样的一个阵容在20年后的工体怒放吗?不可能!

第一,无论如何,这20年来的摇滚歌迷和摇滚乐队要感谢一样东西:唱片。是唱片给人们带来一共公共记忆,是唱片给音乐家不断作阶段性总结,是唱片这种非常具有质感的东西把人与音乐的全貌全部展示出来,是唱片作为一种传播载体让更多人对音乐和音乐背后的人有一个全面认识。如今,唱片在它步入30年工龄后马上就要下岗了,将来还会有一种音乐公共记忆吗?如果没有,你还会去共同喜欢一个歌手或一首歌吗?可能你会说,为什么我非要通过唱片去记住他们?有互联网,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听到更多歌曲,想听哪首就听哪首。但是这只是你的消费习惯的改变,它和当年美国单曲时代完全不同,单曲时代能出现猫王,互联网单曲时代不能。而且,一张完整的唱片你才能分辨出哪首歌你喜欢哪首歌你不喜欢,公共记忆就是这么来的。互联网时代不会再有这样的对比机会了。音乐本来就是抽象的东西,当它具象化的部分因互联网时代被抽离掉之后,它还剩下什么?还有,免费还会让他们一掷千金去制作一张精美的唱片吗?不会了。于是你听到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20年后的工体,可能是张玮玮抱着吉他唱《织毛衣》。

第二,你看看“8·27”的阵容,老炮文工团无一例外都在走下坡路,他们最黄金的时代早就“岗威斯问”了,那“二炮文工团”现在有如何呢?很不幸,现在30岁左右的“二炮们”,既没有完全享受到唱片时代共同记忆的好处,也没有赶上数字时代正常游戏规则带来的好处,他们是一代实验品。摇滚的回光返照也许会持续一两年,之后又会是什么呢?我不敢想象20年后,六七十岁的崔健带领老炮文工团再次出现在工体的舞台上,他们相互搀扶,合唱一曲《最美不过夕阳红》?相信互联网能给人们带来好音乐的人们,你能听到《老鼠爱大米》和《爱情买卖》,这是最近五年通过互联网走红的两首原创歌曲,20年,一共会出现8首这样的歌。

第三,分众时代,人们追求的都是个性,谁跟谁都尽可能不一样。这意味市场越来越小,当然,每个人都可以从一个自私的角度来反驳我的观点,从个人口味角度讲,一点错没有,从市场角度讲,这就是灾难。20年后,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崔健这样的摇滚歌星,但是这20年不会出现一个崔健这样的摇滚歌星——就像你和你们家春春现在的关系一样。当然,这一点错都没有,未来的消费就该是这样。

第四,我始终认为,摇滚乐这玩意儿一定是在社会变革最剧烈的时代才最活跃,在和谐年代,它没什么魅力可言。20年前他们赶上了,有病呻吟和无病呻吟的区别在于此。当然,你还可以说,有快感也可以呻吟,不见得有病才可以呻吟。问题是,你丫现在有敏感区吗?

我也学聪明了,我改支持互联网免费下载了,支持唱片消亡。站在大众消费的立场上至少是安全的,至少你们是认可的,至少你们看着不会生气,哄孩子玩谁不会啊,反正我又不出唱片。

带三个表 @ 2010-08-27 2:28:19 分类: 挨个祸害

如果陈晓卿有一天做媒人,人类很快就会灭绝。

陈晓卿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很喜欢“撮合”人,这一点他倒是有女人的习性,他经常忙前忙后撮合一对男女,比忙自己的事还认真,比如,他会对一单身女孩说:“我给你介绍一个男朋友吧。”女孩脸上泛起涟漪:“好呀,陈老师。”接下来是陈晓卿介绍该男子的特点、优点、长处……总之他三言两语就能让该女子顿起以身相许该男子的愿望。说到这里,你们都会说:“你瞧瞧人家陈老师,心肠多好,虽然人黑,但心不黑。再瞧瞧你,整天拿人家陈老师开涮,太不地道了。”但是且慢,你要知道,陈老师一般都是在一个20多人的大饭局上像张宏民新闻联播一样对人说出这番话的,我想,但凡是个有点害羞心理的女孩,面对陈老师如此高调地介绍对象,大概都会退避三舍。本来,该女子内心燃起的热望,被陈老师的的一番广播瞬间就给浇灭了。当然,下一顿饭局他又会如此这般对那个男子说:“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吧……”

反正到目前为止,陈媒婆就从未停止过介绍对象,但是成功率是0。有一次饭局,陈老师假装很认真地对我说,某某还单身,正好你也单身,要不你俩好吧。这姑娘就坐我旁边,弄得人家很不好意思。然后陈老师很认真地对该女生说:“要不你今晚就跟他回家吧,反正你回家也是一个人。”

后来我看明白了,陈晓卿真的是怕他周围的男男女女都有主,没人跟他出来饭局,所以他想象着谁和谁之间有这种可能的时候,一定会把这个苗头扼杀在摇篮里。他惯用的手段就是欲拆还撮。反正他一定会弄得满城风雨,雷电交加,不让两个人死了这条心他不罢休。土摩托、全勇先等无数单身男子都尝过陈晓卿的苦头。至今,这些男人依然茕茕孓立,形影相吊。这真有点像我的祖国的灾情: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前几天,一个朋友开了家餐馆,老板娘想请陈老师来就餐,毕竟陈老师是唯一一个吃得出全北京不同地方吉野家有啥差异的美食家,但是陈老师有些名气,架子是很大的,卿,已是不出台的。比如,他找我办什么事,都一副很CCTV的口吻:“三表,我拍了一个记录片,你赶紧在你博客上说两句!”我哪敢得罪陈老师和中央电视台啊,平时根本不敢说陈老师一句坏话,只好乖乖地写在博客上。看陈老师的长相你就能看得出他真是黑社会的。

请陈老师出台,让我很为难。但人都是有弱点的,陈老师的弱点就是对八卦感兴趣,对,他跟你们一样,拥有一颗三俗的心。于是我心生一计,给陈老师发一条短信:“女朋友开店,想请你过来亲嘴品尝。”我知道,接下来陈老师会干什么,第一,他会立刻向全世界宣布;第二,他一定充满一颗八卦的心一夜未睡,乖乖地过来。这就象国产电影一样,还没开始就想到了结果。

昨天下午,我的手机就没消停过,无数短信和电话过来咨询、求证。连一向对八卦很不敏感的老六也凑热闹:“嗯哼,真的吗?”当然,最让我感激的是,有好几个女孩发短信给我:“你明晚要带我出席饭局啊?”“你明明知道我出差了,怎么还说带我出席?”“我在外地,赶过去还来得及吗?”……唉,中央电视台的人说话你们也信?

晚上饭局,又有不少女孩发来段信甚至打来电话质问:“你不是说带我参加饭局嘛?怎么没叫我?你说,你带谁去的?”我只好挨个解释:“我带的是陈晓卿。”“啊?说,这女的是干什么的?”我说:“拆弹部队的。”我压下去葫芦鼓起了瓢。陈晓卿这个坏人,这下可好,穿帮了不是,让我怎么挨个交代啊。

八卦完毕,都他妈的满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