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10月18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0-10-18 15:12:53 分类: 闲扯

片头广告:我的博客RSS订阅一直有问题,据说是把我屏蔽了。现在大家可以到这里去订阅,通过第三方订阅应该就没事了。地址如下:http://feed.feedsky.com/bxlxwxf。进去根据自己的阅读器点击上面的图标即可完成订阅。

今天有一条新闻:《药监局官员受贿获刑11年》,这又是一个郑筱萸的翻版。前些天看了一个电影《我是植物人》,讲的就是这个事儿。编剧兼制片人是谢晓东,北大毕业,去美国留学,后来回国从事药物化学研究,不小心玩起了电影。后来采访过一次他,看到这条新闻,摘录几段采访内容:

“我2000年看中央电视台的《科技博览》,看到我研制的那个药了,说GLIADEL上市。当时我太兴奋了。我离开美国时,这个药已经进入了美国药监局的第二阶段,就是动物实验都结束了,要进入人体实验阶段。为什么很幸运呢?因为很多研究人员在做药,但可能一辈子都做不出一个药来,而我碰到的第一个药就顺利的上市了,这就很幸运。”

“我以前是做药的,我太知道做药的艰难了,做药真是千锤百炼的筛选出来的,因为我们人体是如此复杂,某种意义上讲不可理喻。美国做一个药,背后的投入是数以亿计的美元和很多年的时间,要毙掉甚至上千个药,才能出来一个药。美国每年通过的药可能也就100多个。这个数据什么意思呢?美国在90年代末,默克公司一年的研发投入,可以把整个中国的所有药物公司给买了。2005年和2006年中国通过药物的数量是一年一万多种,他们只有十几个人,就光看一个药的备选资料,12分钟也看不完,但就能通过一个药。一万多种,我们有没有这么多研发人员和研发投入?这怎么来的,这简直天方夜谭,这事让我出离愤怒。2007年郑筱萸被判死刑,我觉得罪有应得。我想写这个黑幕,但写的过程中,三鹿奶粉出事了,包括整个奶粉行业。最可笑的是,出事后,蒙牛老板牛根生率领一帮奶粉企业的老板宣誓遵守法律,在北京开新闻发布会。这简直太可笑了,杀人以后开新闻发布会说我们遵守法律以后再不杀人了,这什么话啊?让我愤怒的东西就在于:人总有底线,你要是完全没底线这个社会太可怕了。你说孩子他什么也吃不了,他这么一小肠子,小胃,他只能喝奶。然后你每天给他灌这个跟结石一样的东西进去,他什么也消化不了,这就等于杀人。再说药品,这病人之所以吃药是因为有病,他没病吃什么药?你给他吃的是假药,这跟杀人无异。在青岛,我问出租车司机,怎么看郑筱萸这事儿,他说您贪就贪点,你不给我们干好事,但是别害我们呀。这话听得我直哆嗦。”

“河南产的含有苏丹红的辣椒粉不会销售到河南境内,他们卖到外省,但挣的钱他们给孩子买三鹿奶粉喝。而生产三鹿奶粉的员工告诉记者说从来不给孩子喝自己的奶粉,都是喝进口奶粉,但是吃的苏丹红辣椒粉是河南产的。这是一个互相不断加害的过程。《我是植物人》应该是这样的一个轮回:一个人成了植物人,醒来以后,她的记忆部分消失了,不知道自己是谁,她再融入这个社会的过程中,需要知道自己是谁,寻找记忆的过程中,她发现了造成她成为植物人的是一种麻醉剂,她准备起诉这个药厂,在她起诉过程中记忆在逐渐的恢复,有一天终于恢复记忆,发现在她变成植物人之前,就是伪造这个药品通过令的人,伪造数据,花钱买通过令的人。”

带三个表 @ 2010-10-18 14:35:11 分类: 闲扯

最近成都、西安等地都出现反-日示-威游-行,当然,这等新闻媒体是不会报道的,想想在我的祖国,公民进行一次爱国行动,媒体都不能报道,而且还要控制限制爱国行为,有点热唇贴在冷屁股上的意味。

先说游行示-威,这是宪法里保障的公民权利,但具体你怎么行使这个权利,还不能由你决定,你的按照掌握权力的机构要求办。我活这么大年纪,赶上过几次合法游-行示-威,一次是1989年,那时候比较自由,想上街就上街。后来政府发现,不能让你们这么自在,于是颁布了一部《游-行示-威法》,实际上就是一部《如何不准公民游-行示-威法》,看内容就是变着法不准你游-行示-威。从法律角度来讲,聊胜于无。只要有这个法,就有修改的可能性。这是一部匆匆出台的法律,一定带着它幼稚荒唐的一面。在这部法律颁布之后,我又赶上一次合法游-行示-威,那是美国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于是北京公民申请到美国大使馆抗议示-威游-行。我好奇一个不准随便游-行示-威的国家是如何组织这次游-行的,就跑去看,发现,并没有一个专门的组织来组织这个游行,参与的人数也没法控制,行驶的线路到后来也乱套了,至于口号、标语这类申报时必须写清楚的内容似乎最后也变得五花八门。最滑稽的是,当游-行队伍走到美国大使馆门口,人们开始发泄,门口有一堆堆的打碎的砖头,供人们往大使馆院子里投掷,大使馆的墙上,已经被各种墨水涂满。门口站着一个维持秩序的警察叔叔,一个小伙子拼命往里面投掷石头,警察说:“扔够了吗?扔够了赶紧走,让后面的人扔。”这个小伙子才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离去。

我本来觉得这次游-行是件挺悲壮的事情,结果一路下来,发现我们又把悲剧变成喜剧的天分,最终变成了在美国大使馆前的全民体育运动。照理说这次游行该让国家体育总局来出面组织。这更验证了我一直认为的爱国主义就是一种傻逼行为的论断。

爱国是一种挺高尚的事儿,但在我的祖国,爱国总是一种很尴尬的事儿。您都没有被完全赋予爱国民事行为,您还爱国,怎么爱呢?比方说钓-鱼-岛这事儿,关系到主权,那就是政府该去解决的事儿,我们的公民连自己的物权都没法保障,还想着主权,余秋雨老师要是知道了会说:“你这是大爱。”但是对有些人来说也是大碍,你没事不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出门倒个什么乱!当然,爱国主义者会告诉我,没有大家哪有小家。对,这么多年我们一直要求感恩地认为这个逻辑是千针万确。可是没有小家,这大家估计也舒服不到哪里去,不信你去南极洲建一个国家试试。这本该是一个互相服务的社会,但是非要弄成一种感恩形式,这跟过去的皇恩浩荡没啥区别。那个体育总局的副局长一句“你应该首先感谢国家”就是“皇恩浩荡”的微缩盆景。

从我交出的第一笔纳税那天起,我就知道感恩是件很扯淡的事情。说白了,你是个大物业,我是个业主,你该为我服务,你把事情做好了是应该的。如果非要对什么感恩,我会感恩大自然。当然,在我的祖国,公民能树立这样的敬畏自然的意识,是很难的。

每个年代都有热血青年,用不同方式表达爱国情怀,可是你发现了没有,自从中国被枪炮打开国门之后,一百多年来,我们的爱国主义就一直很尴尬,这问题出在哪儿?大家翻翻历史书就能找到答案,如果你没找到,估计你翻的是中小学课本。

实际上就是上面的和下面的对爱国的理解不一样,上面认为,爱国就是我让你爱的时候你才能爱,不让你爱的时候不能乱爱,这里面暗含着一种为我所用的利益诉求。下面的人相对比较朴素,想爱就爱,没什么利益诉求,属于群盲行为。这就自然会形成矛盾,从利益角度出发,攘外必先安内。

我们到底该怎么爱国呢?这个问题我想过很长时间,后来不想了,还不如先找个女人爱来得实在。因为我实在想不清楚,我该什么时候站出来爱国,什么时候不出来。我揣摩不透上面的意思啊,hiahia。

其实反-日游-行也是上面想看到的,但他们既想看到这种情形为我所用,又不希望把事态搞大,可是怎么拿捏又是个技术问题,这就是长期以来遏制公民-自由爱国的副作用。更现实的问题是,你不知道这种爱国行为会演变成什么,大家都上街了,日-货砸完了,临时改成反腐败了,咋办?历史都是在跑题中前进的。我的祖国公民向来不知道自己的权利该怎么使唤,你想啊,一直被圈着,突然撒出来,指不定跑哪去呢。与其乱跑,还不如圈着。但是如果你老圈着,他就永远不知道往哪跑。想来想去,那别让他们乱来了,还是自己乱来吧。

我看到网上有很多这次游-行砸毁的日-货的照片,真他妈没创意,砸来砸去其实砸的都是自己的财产。我觉得日-货挺好的,比如佳能公司送给我的尼康相机,就是不错,比爱国者牌数码相机好一万倍。有本事你把自己家里的日-货拿出来当众砸了。我发现抵制×货,毁坏公物是最无能无赖的爱国主义行为,国家都变成了大买办了,跟朱自清那个年代已经不一样了。韩货、日-货、美货、法货、挪货……我都喜欢,我发现全世界凡是跟我的祖国作对的国家的货物都不错,到底咋回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