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11月12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0-11-12 9:24:05 分类: 未分类

去年,我在博客上卖过喜德大米,该大米引进日本优质水稻品种“越光大米”。今年9月份,我去了一趟喜德,到他们的大米种植基地了解了一下情况,当时正好赶上收割季节,同时也了解了一下当地的生活状况,回来后给喜德的一所联合小学发起募捐活动,有很多同学热情参与。现在,大米已经加工出来了。

应该提一个人,阿苏解放,一个彝族小伙子,这些年他通过种植越光大米,希望能改变彝族山区贫困落后面貌,他做了很多实验,在不同海拔地区种植,最后在喜德县的联合村种植成功。当地农民通过种植越光大米,销售的收入可以让更多的孩子上学。由于喜德地处山区,没有太多经济价值较高的农作物,农民只能靠天吃饭。这几年,农民通过种植越光大米,已经让不少孩子上学了。阿苏一手种大米,一手办教育,他还在县城开办了一个日语班,不少学生毕业后开始到日企工作。但是当地政府似乎并不支持阿苏用这样的方式改变贫困现象,而是希望能民种植烟草,实际上烟草的收入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

我看到的情况是,喜德很多地方并不富裕,属于典型的贫困县。我去的联合村,农民住的房屋比想象的还差,多数农民住的是土坯房。在一个阿妈家里,我看到他们住的房子阴暗潮湿,屋内的光线除了一盏昏暗的电灯之外,你可能想想不到,另一处光源是房顶漏出的光,下雨漏水就是常事了。但这位阿妈坚持让儿子念书,墙上儿子的奖状是她的希望。

不多说了,你吃的是大米,也同时和他们一起品尝希望。

购买喜德大米的同学请往这里走
顺便不太友情提示一下,该大米从日本引进,抵制日货的爱国贼们请止步。

这是等待收割的越光水稻。


阿苏老师在算着今年的收成。


该水稻种植过程中不使用任何化学肥料和农药,这是稻田边上的农家肥。


这是种植水稻用的山泉水,跟我们在城里和的矿泉水差不多。


这位阿妈的家。


这是她加漏光的天花板。


这是她上初中的儿子的奖状。


这是当地的孩子和他们的生活环境。

带三个表 @ 2010-11-12 2:58:55 分类: 挨个祸害

一年前陈晓卿过生日这一天,我写过一篇博客《摄影记》,记录了深圳人民广播电台飞扬971主持人、金话桶奖获得者、摄影发烧友刘洋老师在摄影道路上心酸浪漫的故事。一年后,刘洋老师近况如何呢?下面我就把刘洋老师一年来在摄影领域的发展总结一下,飨食给您。

事实上,刘洋老师最后终于买了一个全画幅的照相机尼康D700,配上了24-70的变焦镜头,拍起照片,那叫一个拉风,拍出来的照片那叫一个清晰。没事他就趴在36层高的阳台上拍路上的落叶,他说这叫微距街拍。

有一次,刘洋老师跟我探讨业务:“我竖着拍的时候为什么按快门不舒服?”我明白了,因为相机竖过来之后,快门按钮没有跟着横过来,所以拍照有点别扭,我建议他买一个手柄。

过两天,刘洋老师打电话问我:“我买了一张熟饼,吃完了,可是竖拍问题还没解决。”我说,你把熟饼卷在相机上就可以了。后来,刘洋老师在太太陪同下,去摄影器材城买了一个手柄,买之前,太太拿出一份协议,说:必须签下这份协议你才能买。刘洋一看,上面写着一句话:“我保证,以后不再购置任何高于前一次价格的同类摄影器材。”

为了那张熟饼,刘洋老师含恨在《南京条约》上签了字。

的确,安上手柄,拍照片舒服极了,多年来患的腱鞘炎都好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刘洋老师通过网上传给我的作品都是竖拍的。我提醒刘洋老师,竖拍是在必须场合下才要用的一种构图方式,因为竖拍从人类视觉上会造成照片信息不丰富的假象。于是刘洋老师又把相机横过来拍。

这样,刘洋外出旅游度假出差采访,都带着D700+手柄,非常得心应手,作品水平直逼专业。可是他发现,每次出门,除了这个组合还有两只镜头,太沉了。想随时随地拍个东西都不方便。

在那些不方便的日子里,刘洋老师开始怀念他的尼康D80。那是一台多么轻便的塑料相机啊,当时用这台相机拍出过不少精彩作品。真正好的作品不一定是好相机拍出来的,而是好人拍出来的。

思前想后,辗转反侧,在经历过无数不眠之夜之后,刘洋老师下定决心,换回D80。于是他把这一想法告诉夫人,夫人点头称是,那就把D700卖了吧。这样,刘洋把D700以极低的价格8000元卖掉,从二手市场花了7500元买回一台尼康D80。这次购置行为没有违反“南京条约”。

是的,D80用起来是那么亲切,出国再也不担心行李超重了。

刘洋老师还有个习惯,随见随拍。但是慢慢他又发现,每次走在街上,发生一起突发事件,待他把D80掏出来,调好曝光组合,对准焦距,早已斗转星移物是人非,警察早就把现场清理的一干二净,这让刘洋变成布勒松的距离又远了很多。每次当他看着瞬间消失的机会,都无比懊恼,如果再早两秒钟,这个历史就会在他手中定格了。没有留下历史,这是不负责任的,对不起后人的。

思前想后,辗转反侧,在经历过无数不眠之夜之后,刘洋老师下定决心,换回卡片机。卡片机小巧灵活,数秒钟内便可搞定,就是突发UFO也不会让它逃掉。于是他把这一想法告诉夫人,夫人点头称是,那就把D80卖了吧。这样,刘洋把D80以极低的价格2000元卖掉,从二手市场花了1500元买回一台索尼T3。这次购置行为没有违反“南京条约”。

卡片机就是好,在这期间,刘洋老师又创作了不少作品,街头突发事件常常能被他抓住。有一次,刘洋老师在深圳街头遇到一起警匪追逐场面,那场面,跟电影一样,刘洋老师连续按动快门,一口气拍了七八十张。拍完后,他赶紧开车回家,这要是以第一时间发在网上,那就是独家新闻。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刘洋老师知道,时效就是新闻的生命。可是等他踩下第一脚油门,就发现,整个深圳大街,赌得一塌糊涂,车根本挪不动地方。把刘洋老师急的,恨不得长出一百对翅膀飞回家。

等刘洋老师到家,已经是半夜十点多了,他以最快速度把照片整理好,打算先发到微博上。可等他登录到微博,才发现,微博上到处都是警察追匪徒的照片。独家新闻变成了堵夹新闻了。刘洋老师这个气啊,你说这些照相机厂家也是,干吗不在相机上面设置一个微博客户端,随时把拍到的照片发到网上。气的刘洋顺手就把卡片相机丢到窗外。

五分钟后,有人敲门。刘洋开门,发现门口站的是陈楚生。“小弟你怎么来了?”陈楚生把手伸过来,“这是你的相机吧?我刚才路过你家楼下,看到你把相机扔下来,你怎么啦?想不开干吗不自己跳下去,让相机跳下去?”

“小弟,我真有点想不开,明明是我最先拍到的独家新闻,可是我没有抢到头条,郁闷啊。”刘洋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陈楚生说:“你看我就不用单反相机,我就用手机,拍完后直接发到网上,多方便。”

思前想后,辗转反侧,在经历过无数不眠之夜之后,刘洋老师下定决心,决定用手机拍照。手机随拍随发,数秒钟内便可搞定,不管在发生任何突发事件,一分钟内就可以让全世界知道。于是他把这一想法告诉夫人,夫人点头称是,那就把索尼T3卖了吧。这样,刘洋把T3以极低的价格200元卖掉,从二手市场花了150元买回一部诺基亚6120型号的200万像素的相机。这次购置行为没有违反“南京条约”。

这样,刘洋老师用手机拍出了很多突发新闻照片。

昨天,刘洋老师来到北京,他作为单反团的团长,给我讲述了他这一年来的辛酸经历,他很认真地对我说:“要不咱们把单反团改成手机团吧,这样我可以找诺基亚或者中国移动赞助咱们器材……”

我难过地哭了:“我的团长我的团啊……就这么没了。”

带三个表 @ 2010-11-12 1:21:48 分类: 闲扯

很多年以前,我在报纸上发了一篇文章,有人打电话跟我说:“我今天看到你在报纸上的文章了。”我的反应是,居然有熟人看到我的文章了。没一会儿又有一个人告诉我,“我刚看完你的文章,想跟你探讨一下,有些观点我不敢苟同。”我的观点怎么能跟狗相同呢。不管狗同还是苟同,至少他看到了,我沾沾自喜。结果又有人告诉我看到这篇文章了。至此,我幻觉地认为,全世界的人都看到这篇文章了。

其实我们总会被一些表面的假象所蒙蔽。我做记者以来养成的一个思维习惯是,如何看待一种传播效应。前面这种现象,在我做了记者之后,就再也不相信了。即便有一万个人跟我说看过那篇文章,我也不会有幻觉了。传播学的关键在于,它常常会制造一种让你深信不疑的假象,并以此假象为前提,再进行下一步判断,然后接二连三地判断更多事情,直至你去判断整个世界。

要不怎么说长得好看的女孩性格往往都很扭曲呢,因为从她漂亮的那一天起,就会常常听到有人恭维她,赞美她,讨好她,并因此说了很多假话,献过很多假花,但她的幻觉中却闻到了沁人心脾的芬芳。这一方面是当她听到很多赞誉之后就会慢慢习惯适应,认为全世界的人都该去赞美她;另一方面她也因为听到太多假话而搞不清到底孰真孰假。

现在,这种以偏概全或者不完全归纳方式往往变成文艺青年们最常见的审美方式。我常常能听到这样的造句:“这部电影特棒,好多人看了之后都很感动。”“这本书特精彩,好多人看了之后都哭了。”……每次听到这样的话,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个情绪容易冲动的人,他名字叫“郝多人”。他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会赞不绝口。然后被一个文艺青年听到了,再转述给我。

是啊,好多人究竟是几多人呢?我猜无外乎这个人周围的三五个人,反复让他加深烙印,即可达到三人成虎的效果。你真别笑话这类文艺青年,现在很多人都爱犯这毛病,只要周围有那么几个傻逼一嚷嚷,你就真容易被忽又起来,你对世界的了解一下就被屏蔽了。比如有个导演、有个歌手、有个演员、有个作家他们的一个作品出来,但凡周围有那么三五个人说好,他就会立刻觉得全世界的人都一定会说好,一旦有异样声音,他是听不进去的。什么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扯淡。这话现在该倒过来说:“偏听则明,兼信则暗。”为嘛司介样?幻觉啊!

人们都容易变成信息的奴隶,被信息绑架,变成对世界的误判者。过去你只对世界不了解,是因为信息不多,现在你常常错误去了解世界,是因为信息在慢慢把你当成傻逼。

然后我就想到人们整天热火朝天玩的微博。那些操纵者们为了吸引你,为了让你虚荣心获得强烈满足,暗地里做很多手脚,凭空添加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关注者,也就是僵尸。每天,你登录微博,看到一串七八九位以上的数字,是多么骄傲啊。我就纳了闷了,有他妈几万几十万上百万尸体在看着你,你就头皮不发麻大小便不失禁吗?不,他们不会,在他们看来,那些尸体都是美丽的天使。微博空间的字数限制不会让我们回到过去在竹简上惜字如金的时代了,古代人们写出任何一个字都要深思熟虑,言简意赅;如今微博让你惜字如金不过是让思维早泄而已。为嘛司介样?你的虚荣心控制不住自己啊。

我的祖国是一个统计学非常发达的国家,人们不仅学会了造假,也习惯了别人造假,更习惯了在造假中享受人生,这是一件多么快意的事情啊。用北京话造句就是:我的电影拍得特好,我的小说写的特迷人,我的戏演的特好,我的歌曲特受欢迎,我微博上的粉死特多,我们的社会特和谐,我们的人身特安全,我们的生活水平特高……于是,我们的政府特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