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11月28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0-11-28 5:36:22 分类: 挨个祸害

前几天在博客上贴了一张柴静老师的照片。大家都知道,柴老师是贵国中央电视台的名牌栏主持人,中国电视“三教母”之一。之前主持一档新闻访谈节目“面对面”,后来又主持一档美食节目“面爱面”,再后来又主持一档情感节目“面对面爱你”,后来又主持一档美容节目“爱面子”。

我来讲讲拍摄柴静老师这部作品的背后故事。柴老师最近开始往文坛发展,经常写一些文学性很强的文字,可能是以后都会放在她的新书《柴大观人》里面,其中有一部分是写她周围的老男人。这女人写男人,容易把男人写得很有女人味儿。然后麻烦就来了,柴老师写一个男人,该男人就会受到同志们的热爱,成为Gay眼中的尤物(简称Gay尤)。我写过很多周围的老男人,但和柴老师的效果正好相反,我笔下的男人都深受女孩的喜爱,成为女孩眼中的尤物,简称“女尤”。

柴老师参加陈晓卿生日局那天眼睛长了麦粒肿,可能是之前看了什么不该看但忍不住看的东西。作为主持人,形象很关键,不然面对面就变成了“瞧麦面”了。这时,坐在柴老师身旁的著名编剧全勇先老师给她出主意:“我有一个祖传偏方,不吃药不上药不打针,包你一天就好。”柴老师问是什么偏方?全老师说:“用小刀在你的两个拇指上画上十字,明天你一睁眼睛就好了。”说完全老师从兜里掏出一把瑞士军刀递给柴姑娘。柴老师拿着刀不敢下手,就在她犹豫之际,土摩托嗖地一下跑了过来:“我帮你画。”照片里大家都看到了,土摩托坐在另一桌,没有人注意到他是怎么窜过来的,他用非洲风格的黑手抓住柴老师的手,嘎吱嘎吱就刻了起来,你们都听说过三国里华佗给关羽刮骨疗毒的故事吧……

柴姑娘看着手指甲,问:“你刻的是什么?”土摩托说:“我刻的是:这种偏方毫无科学依据。”全老师对土摩托说:“不管明天柴静的眼睛好还是不好,都是对你的讽刺。”

第二天,柴老师的麦粒肿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