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1年3月8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1-03-08 12:01:14 分类: 杂谈

唐·亨利老师接受贵刊采访,谈到每次演出下面都有很多观众拿着手机录像时说:

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干扰。当我们唱得正好的时候看到台下有人对着我们在录像,这就好像有人一直拿个枪指着你一样。我可以一直这么说下去,但我不想让你觉得没劲,但这真的是个问题,一些美国的年轻人只会说录录没事儿因为他们可以这么干,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会把整个产业给瓦解的。我们艺人只是这个产业的门面,他们却只看到一些有钱的摇滚明星,觉得从我们这里盗些版权也没什么,觉得我们不再需要钱。但我们也会雇人,打个比方说现在跟着我们一起巡演的人有一百多个,要养一百多个人,这些人有在唱片公司工作的,有在律师事务所工作的,还有会计师事务所的,他们有可能是造鼓的、吉他的、鼓槌的、话筒还有录音设备的。我们支撑着整个产业。这个产业里头最基本的就是歌了,没有了歌,没有那些以写歌为生的人,这个产业就没了。我们也许还可以不计回报的写歌,但这可是整个音乐产业啊。如果人们把产业里的基石都给拆了,那就会影响到数以万计的人,他们的工作,他们的家庭,他们的生活状态。现在我们还可以唱现场,但可能过不了多久,唱现场就成了唱片产业里唯一的生存方式了。因为现在的CD销量都降了30%了。

现在人们都有个破习惯,不管干什么都拿出手机拍照、拍摄。唐·亨利从一个公共人物角度谈这个问题。但对于普通人来说,更多时候这种行为其实在严重干涉到他人隐私。前几天有个朋友打电话跟我说,说她开车的时候看到有人压死一只猫,便追上去跟人理论,并且把人家的车牌号拍下来传到微博上。当这篇微博被转发得到处都是的时候,她开始害怕了。问我该怎么办?我能说什么呢,反正作为一个成年人,你做任何事情都是你的自由,但是你要对你的行为负责。这个逻辑是西方人的自由观,就是你天生有自由权,而不是你的自由是有某个政府或国王给你的,不过你要对你的自由行为承担一切责任和后果。你既然一时冲动作出了这样的事情,那就去承担好了。就这么简单。

但是我国公民从来都没有天赋自由,也就没有自由的意识。所谓自由都是别人告诉你该干吗不该干吗。现在人们借助互联网开始享受到自由了,尤其是能享受到那么一点点西方式的自由了,但是却不知道如何在享有一部分权利的同时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你有拍照的权利,也有尊重别人隐私和其他权利的责任。以前我没事常把一些朋友的照片晒到博客上,并且没有经过对方的许可。虽然过去我意识到这种方式是错误的,但并没有真正重视起来。现在是个人没事就拿手机瞎鸡巴拍,瞎鸡巴传,我反而觉得问题有些严重了。以后我贴在博客上的图片都要经过相关当事人的许可,尤其是私下里的饭局、聚会,实际上这是很私密的事情。

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我会这样去要求自己。尤其是在一个不把别人隐私当回事的国家,这一点就更重要了。当然了,小强老师好像在这方面有豁免权的,哈哈。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祝你这个三八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