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1年3月21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1-03-21 1:58:30 分类: 闲扯

如果你是因为这个标题在瞬间肾上腺激素突然升高,或者因为这个标题点进来看的话,那么恭喜你,这篇博客是为你写的。老有人让我写一些他喜欢的文字,这次我顺应你们的要求,写篇你们喜欢的:《刘德华自杀了!》,这标题老刺激了。

关于刘德华怎么自杀,我也不知道,没有消息源,我就是那么一说,实际上就是一条谣言。但我相信,看到这里你的肾上腺激素突然回落并不能阻止你继续看下去。

故事大约要从20年前开始说起,那时候你不是尿炕就是还穿开裆裤。那时候,你后来的偶像刘德华在北京的地铁里面自杀了。有一个卖报纸的家伙,穿梭于地铁的每一节车厢,手里抱着一摞报纸:“特大新闻,刘德华自杀,刘德华自杀。”他这一吆喝就吆喝了十多年。后来外地外国人来北京都这么说:“登长城,吃烤鸭,华仔地铁里自杀。”来北京这三件事你没体验过,跟没来一样。

后来,我一直怀疑,那个卖报纸的报贩子一定是在某大学新闻系毕业的高材生,他比任何一本杂志或报纸的主编都牛逼,就这么一句话,让他在地铁里混了十多年。要不是开奥运会,他还会一直在地铁里卖报纸。我坐地铁碰上过三回,第一次觉得挺无聊,第二次觉得他胆挺大,第三次觉得他特牛逼。我上高中的时候也卖过报纸,为了是给班里筹集一点班刊的经费,但是一下午没卖出去几份。回家的路上,我想起了《卖报歌》:“今天的新闻真正好,七个铜板就买两份报。”我不知道那个报童说的新闻好在什么地方,反正报纸好卖。现在想想,那个报童手里的报纸无外乎一些刺激公众好奇心的新闻。

后来看一本书,美国人写的,关于新闻政治的,里面提到一个观点,报纸的头条永远是跟性、犯罪、政治有关才会好卖。因为它取悦了大众的偷窥心理。如果一个政客发生了性犯罪的丑闻,放在东四头条,那该多刺激人啊。但后来这个屡试不爽的逻辑被我国的政客们打破了。你看现在好多政客一旦出事被抓起来,基本上都跟性有关系,犯罪、政治、性三要素都具备了,但是就是不能刺激大众的心理。谎言说一千遍就是真理,真理说一千遍他妈就变成谎言没人信了。在这一点,那些贪官确实有铺路石的作用,锻炼大众的承受心理,然后让大众慢慢麻木视而不见。说不定将来的刑法会因此修改——鉴于民众对此类犯罪毫无感觉,已不构成社会危害,刑法已起不到震慑作用,故取消该项罪名。

还是那个卖报纸的家伙抓住了民众的猎奇心理,于丹说了那么多话才致富,这哥们一句话反复说几遍也致富了。我猜想他每天穿梭于地铁之中,眼里看到的确实是一群一群的傻逼。

要是没有奥运会,估计这哥们也像小强老师一样失业的,小强老师以散布死讯闻名,不管人感不感兴趣,他都上赶着发给人家。他是个研究文学的,现在又研究报纸杂志,但他始终不知道新闻是什么,新闻要建立在公众感兴趣的前提下。这一点小强老师对新闻的理解很像《新闻联播》,从来不播报一些老百姓关心的新闻。我怀疑小强老师是中央电视台电视函授新闻联播班毕业的;而那个卖报纸的家伙,至少是美国《纽约时报》函授班毕业的。

但是有了互联网,那个卖报纸的家伙估计日子也不好混,你想,当他嚷嚷“刘德华自杀了”的时候,一定会有人掏出手机,上网看一眼,发现网上都没有造谣,可见这个人造谣已经变得毫无价值。这时候你还买张报纸看个究竟,那得傻到什么程度啊。

事实上,互联网让人的辨别能力下降,对于各种消息,并不是所有人都经过新闻培训能分辨出真假。新闻最基本的前提是它要有消息来源,不能只有消息结果,五个W和一个H也不是谁都能意识到的。“刘德华自杀”只是一个结果。但人们喜欢从结果去判断问题,因为这样更刺激,于是就把自己扔傻逼堆里了。造谣、传谣、信谣,就算是一个受过严格新闻学训练的人都会抑制不住。

由于贵国的新闻制度,我们看到的新闻往往不是我们想看到的新闻,公众希望知道真相的时候发现没有窗口,于是便更加相信谣言,相信阴毛论。都说流言止于智者,但网上那么多可以留言的地方,就变成流言始于弱智者。现在怎么想都觉得那个卖报纸的哥们是一个经典的传播学案例,他具备当今恶劣新闻环境下的超级反讽气质,和时下众多贪官们如出一辙的犯罪经历刺激不了公众心理一样经典,不知道大学新闻专业的专家是否会对这个课题感兴趣。

公众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分不清新闻事实和对新闻事件评判的观点,常常把观点当新闻事实。这个问题我以前好像说过,就不在这里说了。

有些人觉得上网看新闻就是看热闹,不用非要搞清楚这个那个。最糟糕的莫过于既不清楚这个那个还要控制不住去说说这个那个,那你确实有点那个——在地铁上你一定会买一份刘德华死讯的报纸,或者看到这篇博客的标题就激动一路看下来。但是这篇博客的结局是让你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