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1年4月27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1-04-27 22:46:11 分类: 未分类

这次去安徽,一路上拍了不少照片,其实那些古村落,拍来拍去都差不多,除非有一个你能站到的位置,才能拍出与众不同的效果。

不过一路上遇到很多阿猫阿狗,它们悠闲地生活,完全不像城里的宠物,在自然的环境中,它们的性情都是那么随和。在黄田这地方,我看到一对鸡,大公鸡和老母鸡,它们可以在村子里闲庭信步,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做鸡都比城里人幸福。

相册分三部分:
一、阿猫阿狗:里面有些可爱的小动物和禽类(单张浏览);
二、光影:随手拍到的一些跟光线有关的景物(单张浏览);
三、安徽古村及其他:就是些古朴的徽式建筑(单张浏览)。

建议你点开了看原图,图片都比较大。相册的速度可能慢一点。

带三个表 @ 2011-04-27 14:35:44 分类: 闲扯


在呈坎的村子里,看到一家门上有一副对联,但是下联有一部分剥落了,我在门前想了一下,感觉下联应该是“祖国万岁爷”或者“祖国万户侯”,有个同学说是“祖国万艾可”。你们有啥高见?

带三个表 @ 2011-04-27 12:45:30 分类: 未分类

几年前我就想去安徽南部玩一趟,每次油菜花开,婺源的一个朋友都会提醒我,应该看油菜花了。但我每次都是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成行,有时,作出一个决定是艰难的,但有时,作出决定就是瞬间的事情,一点也不难——背起包出门就走,就这么简单,尤其是对我这么一个不爱出门的人来说。

出门时没注意,手机只有一格电,而且没带充电器,为减少辎重,电脑也没带,我想那些小地方不会有网络的。这样,在整个行程中,我基本与外界失去联系,尤其是最后手机完全没电。这期间发生什么事情全然不知,这样也好,两耳不闻窗外事,双眼只看眼前景。直到回来在飞机上看到《环球时报》,才知道,我们的祖国依然伟大,也就放心了。

我原计划在宣城玩几天,然后去周边地区看看,但人还没到宣城我就作出决定,不去宣城,直接往南,这样,我每天一个地方,从泾县、旌德、绩溪、歙县一直到屯溪,本打算去宏村看看,后来实在走不动了。

从泾县往南,风景越来越好看,山青那叫一个水秀啊,景色那叫一个宜人啊,层峦那叫一个叠嶂啊,民风那叫一个纯朴啊,雾霭那叫一个缭绕啊,美味那叫一个佳肴啊,小桥那叫一个流水啊,白墙那叫一个灰瓦啊,我流连那叫一个忘返啊。几乎每天一个地方,早上到一处游览,傍晚坐长途车到下一站,一路上总能听到《月亮之上》和《爱情买卖》这两首歌,倒也不寂寞。长途车比较方便,也便宜,几块钱就能走很远。我发现车上的人好像都认识,不管从哪上来的,上车都打招呼聊天,非常热闹。但是门票贵死了,加一起快赶上飞机票了。饿了就找路边的小饭馆,没有菜谱,菜都摆在冰箱里,自己随便点,也便宜,非常好吃。

我发现一个现象,安徽姑娘都特别纯朴,怎么看都像小保姆,这次从北到南仔细看了一遍,都像小保姆。黄山、宣纸、黄梅戏、小保姆可以并列为安徽四大特产。

徽州地区有特色的就是古村,越往南走,山水越多,几乎每个县城都依山傍水,每个村子也都依山傍水,感觉在这里生活得人真是一种享受。可是你若问当地人哪里风景最好,他们说不出来,眼前无风景,在他们看来已司空见惯了。当地人非常热情,对于没有什么出门经验的我来说,心里能踏实不少。

这次出行的主要内容就是进村,村子比较大,每天走来走去,我估算了一下,每天大约走15公里,平时在北京哪能走这么多路啊,所以几天下来,腿快折了,不能坐下,一旦站起来,双脚火燎燎地疼。基本上,每天的内容就是进村、坐车、小旅店。

一、泾县——赤滩、黄田

在去往泾县的途中,我的计划是去查济古村和李白见义勇为救汪伦的桃花潭,但是买了地图一看,查济和桃花潭太远了,一个出租司机建议我去黄田,黄田跟查济相比,虽说都是古村,但是黄田刚刚开放,民居都是原生态的,不像查济已经修复过了。我接受了司机的建议,事后证明这个选择没错。

早上起来,我先去赤滩古村,这地方距离查济县城有十公里多一点,村子不大,但非常干净,所有的门户都是开放的,可以随便进去参观,这里面保存着清代以来的各种东西,从目前展列的东西来看,赤滩过去是一个经济比较繁荣的地方,有寺院,商铺,这是我这次看到的最小巧的古村。

当地人建议我去南方大草原骑马,这个大草原就在赤滩村旁边,我看了一眼,也就五个足球场那么大,这是欺负南方人没去过草原是不?

黄田在去往旌德的路上,去年才正式开放,它位于榔桥镇的附近,距榔桥镇有大约4公里左右,当年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和梅里尔·斯特里普在这里遗过梦。

黄田,四面环山,空气非常好,村子虽说不大,但走在其中,非常惬意。因为是没有大规模修复的古村,原始风貌一览无余。这里的民风实在纯朴,日夜不闭户,你可以随便走进一间屋子,和他们打招呼、拍照片,赶上他们吃饭,你进去后拿起碗快就可以吃,他们会热情相待。到了黄村临近中午,我饿了,听见有家正在炒菜,菜香窜了出来,我寻味推门而入。有父子俩在灶台前忙活,见我进门,非常客气,我问他们:“可以吃饭吗?”小伙子笑着说:“可以。”此时,我发现,饭桌上已经炒好了四个菜,看的我口水马上就要流出来了。

小伙子的父亲问我:“你喝茶吗?”我说:“喝。”于是他高兴了,“我这里卖茶,我有个茶叶加工厂。”说完把我领进里屋,果然,里面是一个简易的茶叶加工作坊。到安徽,如果不喝茶,那真是白来了。我以前知道毛峰、太平猴魁、祁门红茶。不知道这位师傅加工的是什么茶。

聊天中我才知道,小伙子在外打工,在苏州的一家餐馆做厨师,难怪他的菜炒得那么香。最近不忙,回家帮着家里干点零活,因为他父亲腿脚不方便,又开了一个茶厂,雇了八个村民上山采茶,小伙子回来做做饭。饭桌上的饭菜实际上是给这几个采茶工做的,正好让我赶上了。

这位老师傅名字叫黄七斤,估计生下来的时候有七斤重,才得此名。黄师傅饶有兴致第跟我聊起去年赵薇在这里拍电视剧,到他家买茶的事情,边说边给我泡上一杯茶,我喝了一口,觉得很甜,便到旁边的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喝了一口,这水非常甜,比城里卖的各种矿泉水好喝十倍,因为是山里的水,用这水沏茶,当然也好喝了。我买了半斤,回家泡了一杯,口感一下就和当时不一样了。

在黄师傅家吃完饭,继续在村子里逛,这种徽式村落很有特点,白墙灰瓦,房子一般都比较高,人走在巷子里面,真有in the street的感觉,而且窗户都比较小,据说安徽男人刚一成年就出门做生意,把女人留在家里,为了防止小偷或二流子骚扰,都把窗户做得很小,这样破窗而入的可能性就小了。而且所有徽式民居房上两侧都有马头墙,据说可以用来防火。所以老远看去,徽式建筑的特点一目了然。

如果走进任何一家,会发现进门后有一个既像客厅又像院子的地方,一般高五六米,上面有一个天井,光线从上面照射下来,人们一般在这个高高的院子里面做些活计。

黄田虽然刚刚开放,但是村子里比较干净,这种干净不是因为有游客要来才打扫干净的,而是他们的习惯使然。这一点跟赤滩不同,赤滩开发了很长时间,街面是一种刻意的干净,所以,在我这次去过的这些地方,我最喜欢黄田。放眼望去,青山绿水,静谧古朴。最让我感到有趣的是,黄田村下面还有十几户人家,距黄田村有500米左右,河边有一座古桥,年久失修,杂草丛生,我去那座桥上看,遇到两只小狗,这两只小狗一直跟着我,一直跟我回到黄田村,我在村口等车,它们就在旁边呆着,直到我坐车离开黄田。

二、绩溪——太极湖村、胡宗宪尚书府

离开黄田,坐车去绩溪,中间路过旌德,要在旌德倒车。之前有朋友告诉我,旌德有很多古村,尤其是江村。我后来一查,才知道江村是某位江姓领导人的老家,据说是因为他才耗巨资把这个村子弄得很壮观,那有啥可看的,所以,旌德我只路过。其实旌德还有一些可看的地方,这次先留着,下次再去。

从旌德到绩溪,才真正进入到徽州地界,这段路非常难走,全是盘山路,车在路上走了一个半小时,到了绩溪,天已大黑。我盘算着第二天要去太极湖村,据说该村从月球上看,是一个太极图案,阴鱼阳鱼非常明显,简直太符合风水了。所以,第二天我兴致勃勃地便前往太极湖村。其中路过江川胡宗宪祠,等我看完太极湖村,再看吴宗宪的表哥胡宗宪。

一出绩溪县城,就发现绩溪这地方太美了,几乎每个村落都是一处风景,山也比其他地方雄浑了很多,一路上都是各种风景的指示牌,路边一条河,蜿蜒回转,山上的树木也比其他地方葱茏很多,有层次,有质感,嫩绿、墨绿、草绿、枫红、金黄……一派秋意盎然的景色。行走了几十公里,终于到了太极湖村。

常言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一进村我就后悔来到这里了。这个被吹嘘“中国绝佳风水宝地”的太极湖村是在名不符实。村子里的河边在大兴土木,就是一个工地。一进村子,便有一股散发着潮湿气息的臭味扑面而来,不管怎么从巷子里绕,那味道就是挥之不去。太极湖村的民居要比黄田村高出很多,看起来有五六米高,巷子很窄,通风性很差,我纳闷这味道是从哪里飘出来的,找了半天,才发现每户人家都养猪,猪圈到处都是,平时又见不到阳光,基本上就是一个沼气池。我只能捂着鼻子前行,为了60块钱的门票钱,也得把村子看完。而且,除了这味道让人难以忍受之外,村子里的卫生条件也很差,河里漂浮的是各种现代垃圾食品的包装袋,垃圾随处可见。既然这是一处对外开放的古村,至少该打扫一下啊。可是我后来一想,可能这就是人家的原生态生活,村民们也许不希望对外开放,过着该过的日子也挺好。对游客来说就是折磨了。但我觉得,解决这个矛盾也容易,门口卖门票的地方可以出租防毒面具。或者哪位同学对太极湖村感兴趣,记住,去之前带一个防毒面具。而且,这个村子可看的东西确实很少。

带着太极湖村一身臭味儿,我到了胡宗宪尚书府,正赶上中午,只能在这里吃饭。我要了一份臭桂鱼,据说这是安徽的特色菜。等臭桂鱼端上来,我隐约感觉到臭桂鱼的做法了,把桂鱼洗干净,挂在太极湖村的猪圈里,三个月后,就是这样了,因为那味道一模一样。

胡宗宪尚书府还是可以看看的,这里还保存着很多明清时期的建筑,也正是因为它是胡总的老家,所以这里看上去非常热闹,尤其是木雕,值得一看。

实际上,我该去那里的大峡谷,至少有两处可以去看看。

三、歙县——徽园、渔梁古镇、唐模、呈坎

歙县好玩的地方真多,如果想好好玩,需要三天时间。这座县城看上去就很古朴,徽园保存的比较完整,到歙县当天,就把徽园里面看完了,里面可看的地方有很多,而且我偷偷爬上了古城墙,可以远眺歙县。晚上吃大排档,特别好吃,这次我没敢点臭桂鱼。

第二天一早,去唐模和呈坎。去唐模要路过一棵树,这棵树很有名,就是电影《天仙配》里面董永和七个仙女定情的槐荫树,记得电影里面那棵槐荫树还张嘴说话了,我还看了半天,没发现那张说话的脸。实际上,这棵树是樟树。我很喜欢唐模那种小桥流水的感觉,沿着唐模水街走,悠闲自得。而且这里也有几处古迹。

去呈坎之前被出租司机说得神乎其神,说是个八卦村,没有导游进去出不来,实际上里面很简单,根本用不着导游,但我还是找了一个导游,她上来就说一个东西意味着和谐,我就觉得挺扯的。不过呈坎村里值得看的东西确实很多,有几处祠堂,有的还没有修缮。

回城后去渔梁村,这里有个渔梁古坝,没什么可看的,倒是河边的村子可以走走,虽说看起来都差不多,但是仔细看,总能发现一些奇特的地方。

从泾县到歙县,如果能慢下来仔细看,会发现很多有意思的东西,比如木雕,石雕,建筑,如果说大风景,第一眼看上去都差不多,但细微之处,总能发现奇妙之处。走之前太匆忙,没有做好功课,网上的信息往往都不准确,只有亲自看了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尤其是,这几天安徽大晴天,最高温度快30度了,但是走在古村的巷子里,凉风随时徐来。尤其是推开一家门,进了院子,清凉扑面而来。我就是在这忽冷勿热中走完各个村子的。现在想想,中国还有多少村子能保存古朴的风貌呢?尤其是那些看起来不起眼的遗迹,如果开发房地产,可能瞬间就没了。有人绝处寻自焚,有人祖上冒青烟。安徽很多村子都有以姓氏命名,足见家族观念很强。但我也看到,有些古迹在文革期间被破坏,非常可惜。但也有保得住的,比如歙县的棠樾牌坊群,文革期间,因为该村的鲍家影响较大,把牌坊保存下来了。但我觉得,房地产开发比文革凶猛多了,文革顶多是破坏,你可以把它保护起来,最差还留下一个个根儿,房地产开发是连根拔,而且还弄个不伦不类的东西放上面。所以,今天凡是能看的还是多看一眼吧,以后可能就没了。

四、屯溪——花山石窟、老街

从歙县到屯溪,路程很短,本计划去宏村看看,但是我实在太累了,先留个遗憾吧,我已经在安徽走了一个“J”字形了。一进屯溪,就感觉到了铁岭这样的大城市,连吃的都贵了。屯溪没什么好玩的,就是老街,相当于北京的南锣鼓巷,丽江的四方街,老街感觉很好,有各种茶舍、酒吧。现在正是黄山春茶下来的时候,到处都是毛峰啊,太平猴魁啊、贡菊啊,当然,太平猴魁都是去年的,毛峰正是季节。新茶湛青碧绿,芳香四溢,泡出的茶汤看着就那么诱人。黄山的水泡黄山的茶,喝一口太享受了。我一坐下就把服务生叫来,“给我来一杯双份的Espresso。”喝上一口,这咖啡味道确实不错,舒坦。

第二天我只去了屯溪旁边的花山石窟,其实里面也没什么好玩的。呆了一会就出来了。不过路边是草莓园,现在正是草莓成熟的季节,那草莓很甜,不像城里的大草莓。我直接进了塑料棚,里面很热,我一边哼着“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一边吃草莓。不过我没好意思多吃,想想这还是我今年第一次吃草莓。

很遗憾,这次没去婺源,只能再次承诺婺源的朋友下次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