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1年7月23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1-07-23 5:34:40 分类: 未分类


随处可见的挪威小木屋

I once had a girl
Or should I say she once had me
She showed me her room
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
——The  Beatles’s Norwegian Wood

我对挪威的向往,都是因为好多年前听到的这首“披头士”的《挪威小木屋》(Norwegian Wood),它跟我少年时代的经历有很大关系,小时候生活在农村,住在山脚下,四周有树,住草房。想像中的挪威小木屋应该和我少年时生活的环境接近吧。而更多的想象告诉我,挪威小木屋会远远比我经历过的情境还要美好。当我真的身临其境,确实和我想象的一样,简直是一次魔幻旅程,把我封闭多年的想象再次打开了,感觉进入了一个童话世界。我是心里一直哼唱着这首歌踏上小木屋之旅的,而不是村上春树的《挪威大森林》。

此次挪威之行,大部分时间是在特罗姆瑟(关于音乐节的报道及图片稍后会贴出来),最后两天,安排我们去特罗姆瑟更北的北纬71度的Nordreisa。而且要在挪威小木屋住一夜,第二天去森林公园。当我在北京我知道有这项安排时,心早就飞到那里了。二十多个小时的飞行算什么,时差算什么啊。


海上的风景
7月17日下午6点,我们乘坐客轮,一路向北,有四个小时的航程,客轮一直在内海行驶,两边的风景如同童话里的仙境。晚上十点多,我们到了目的地。导游哈尔戈特(Halgot)先生已经在岸边等着我们了。然后他开车带我们去小木屋,路上的时间大约有20分钟,还要穿过一个海底隧道。虽然这里已经很靠北了,但山上的树木依然茂密,公路虽然不宽,像是伸向远方密林中的羊肠小道,路上几乎没有别的车,偶尔,一间掩映在密林中的小木屋从眼前闪过,这些小木屋各式各样,各种颜色,点缀在绿色之中。两边都是茂密的白桦林或者松林,到了秋天,会变成一片金黄。

在路上,我们还遇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走着走着,我们发现路边有一只一米多长的红色的小狐狸,可能是它贪吃的缘故,在路边发现了一个别人丢弃的类似装冰激凌的罐子,于是把嘴伸进去,打算尝尝鲜。结果,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嘴伸进去就退不出来了,所以它只能像马带着嚼子一样到处走了。

这时我发现路边停了两辆车,他们都在试图帮助这只小狐狸,我们的导游干脆下车,走到小狐狸跟前,打算帮它摘下来,因为如果它一直这样带着,要么憋死要么饿死。最后,在我们导游的帮助下,小狐狸脱险了。

虽然这只是路上的一个小插曲,但是真能看出来当地人的纯朴一面,他们对待动物的态度既不像我们那种绑架式的爱(比如养猫养狗),也不是琢磨怎么把它吃掉或者把它们身上值钱的东西卖掉,而是用一种平等的方式来对待动物。当时导游在车里发现小狐狸的时候,他一瞬间的反应是担心它会有麻烦。

导游哈尔戈特


他们身后的图案

我们住的小木屋在一个伸到内陆的海边,安顿之后,我们到旁边的一个萨米人的帐篷里面开会,讨论第二天的行程安排,导游连早餐吃什么的细节都想到了,询问我们是喝咖啡还是果汁,他们都说喝开水,我说喝咖啡。开完会,我迫不及待到外面转,这里其实是一个镇子,但放眼看上去像一个村庄,因为目极之处只是散落几处小木屋。斯堪地那维亚山脉贯穿挪威南北,但是挪威的山都不高,境内最高峰南部的格利特峰也不过两千四百多米。我们周围的山看上去最高的可能不到一千米,但看上去很高,因为云雾几乎都是拦在山腰上。这里的云都很低,看上去更具质感。

我在小木屋四周转悠,后面是一片草场,种的牧草已经已经收割完毕,被打成一坨坨白色的草包,在空旷的草场上显得十分耀眼。由于纬度较高,这里的草本植物相对身高都很低,我仔细观察,发现地上长满了各种浆果。周琴老师告诉我哪些可以吃,哪些不可以吃。地上有很多Blueberry、Bog bilberry、Crowberry等各种Berry,我捡起来就吃。在北京的超市,一小盒二十几颗的蓝莓要将近30块钱,在这里随便吃。我一边哼着“披头士”的另一首歌:“Let me take you down, ’cause I’m going to Blueberry Fields.Nothing is real and nothing to get hung about.Blueberry Fields forever”一边吃着地上的浆果,哈,太爽了。这里的奶牛平时吃的都是浆果,所以挤出的牛奶都是果味儿的,根本不用再添加什么果料。当然,我们在牛奶里面添加所谓的果料不过是为了掩盖牛奶的劣质口感而已。

草场


Bilberry


Crowberry


Blueberry


bunchberry


熊莓


云莓

我们住的小木屋,里面非常干净,像是刚刚装修过的一样。厅里面有张大桌子用于就餐,还有个大沙发。厅里有地暖,光脚踩在上面会很舒服。还有厨房以及一些装饰,导游哈尔戈特指着门上面的一个豹子的标本开玩笑说:“小心半夜它下来咬你们啊。”卧室很简单,只有一张上下铺的床和一个暖气。床睡着很舒服,我躺在床上,外面出奇的安静,偶尔远处会传来海鸥的叫声。这就是我向往了很久的挪威小木屋,今天我居然躺在小木屋里,真跟做梦一样。这一夜我睡得太香了,第二天大家告诉我,说我的鼾声把他们都吵醒了。

我们入住的小木屋


火柳花(这是挪威夏季最后一个开花的植物,当它凋谢,秋天来了,冬天来了。)

第二天,我们要沿着Reisa河漂流,六个人坐在一只橡皮筏子上,我看了一下水势,这个季节比较平缓,不是漂流的最佳时机。我以前漂流过,必须是水流湍急落差明显的河玩起来才刺激,最好途中翻几次船,浑身湿透才过瘾。所以这次漂流,更多时候我们是用船桨使劲划,大约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才划到目的地。整个漂流过程中,两岸的景色确实很美,偶尔岸边会出现小木屋,有人坐在屋前喝啤酒,或是悠闲地欣赏着风景。他们看到我们,会远远地打着招呼,开心地笑着。河水清凉清澈,载着我们缓缓地前行。

我们坐的皮筏子

我真他妈不想回到1800万人口的北京了。下辈子投胎一定要先找个风水先生指点一下。

漂流结束,我们开车去Kidal峡谷野餐,路边有个供游人野餐的木桌,旁边还有烧饭的简易炉灶。在这片森林里,我没有看到“严禁烟火”之类的提示,因为他们早就过了在各种标语口号提示下生活的阶段了。这样在野外烧饭有危险吗?没有,因为他们选择的地方很安全。午餐还是相当丰盛的,有咖啡、果汁、烟熏三文鱼、面包、鳕鱼做的海鲜汤……吃的好香啊。

吃完饭,导游带我们继续往上走,让我们去看那里的植被,最后一直把我们忽悠到山顶上,站在山顶,四下望去,群山笼罩在云雾之中,妈的,美啊!

这是北极的一种兰花,它的叶子像蛇皮


从山顶远望去……

P.S.:就在我还沉浸在此次挪威之旅的梦幻当中的时候,奥斯陆发生的爆炸事件,现在已经有10人丧生。奥斯陆是一个比较安静祥和漂亮的城市,从电视画面看到的情景,真让我有点不相信,他们会遭到这样的袭击,心里简直无法接受这一切。希望这次事件不会再延续,希望这座城市恢复它的平静和美好。谴责世界上的那么一种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