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1年8月10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1-08-10 4:02:10 分类: 杂谈

如果我说什么是讲究,估计很多人都能回答上来,但未必能说得很准确。说白了,讲究就是重视,对某些事物看得很重要。比如郭美美对三里屯或秀水牌的爱马仕就很讲究,绝不将就。某些领导对处女或者幼女很讲究,绝不将就。当然,他们会遭报应的。

事实上,当人的生活水平慢慢提高之后,就开始慢慢讲究了,在解决生存之前,只能将就。那么,当人们讲究的时候,都怎么讲究呢?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中重视的东西,这绝不是装逼。那些视别人讲究为装逼的人,只能说自己对人家喜欢的东西没兴趣还带着否定心理或者干脆就是自己的生存档次还很低级。讲究没什么不好,只要别像那些人渣那样讲究处女或者幼女就行。

以我的观察,我发现现在是个人就有点讲究,比如土摩托讲究科学,讲究自己的智商比别人高尚;陈晓卿讲究吃吉野家,罗老师讲究自己天敌的级别;王小山讲究如何站在别人的对立面;老六讲究啤酒的温度远远大于桌子上饭菜的口味……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我回家后就想,人家都这么讲究,我也得讲究点什么,想来想去,我觉得自己挺讲究音乐的。比方说,我刚刚成为著名乐评人那阵儿,我就觉得中国流行音乐很糟糕,至今也是如此看法,而且我用时间验证了我最初的讲究是对的。我不能听糟糕的音乐。

为此我落下一个病根儿,我不能听人在KTV唱歌,虽说这是自娱自乐,但我的耳朵不能同意我情感上的认可。还有就是我不能在酒吧或者咖啡厅里听那些我无法忍受的音乐。一旦他们的音响里放的是我讨厌的音乐,我跟人说话就会走神,就像有个大学生看了色情网站之后心神不宁一样,就像铁道部面对社会的质疑非常不耐烦一样。对,就是这种感觉。

所以,我有段时间去酒吧或者咖啡厅,都随身带一两张唱片,一旦听到那些烂音乐,就会拿出唱片,要求店员播放我的音乐。有一次,我要求店员播放我带的唱片,放了没一会儿,店员关了,把唱片还给了我。我问:为什么不放了?店员说:有位顾客说不喜欢这种音乐。我说:你现在放的是他喜欢的?店员点点头。我说:他看上去也是个三十来岁的人了,怎么还喜欢S.H.E.?店员无奈地说:对不起,我也没办法。我说:买单,走人。在这方面我一向是不妥协的。

坐在对面的朋友觉得我有些小题大作。他不知道我是个多么讲究的人啊,我不讲究衣食住行,讲究点音乐其实蛮不过分的(我这是在上海)。嗯哼。

生活中其他方面我还真不是太讲究,比如喝咖啡,我是在以色列爱上咖啡的。临走的那天中午吃饭,我要了2×double的Espresso咖啡,一下把我喝爽了,从来没喝过那么香的咖啡。老狼还说,你喝这么多,上飞机会睡不着的。结果我上飞机就睡着了,睁开眼睛一看,都过了兰州了。四份特浓撑不住,飞机已过万重山。回来后我就满世界找以色列那种咖啡,结果我尝试了各种咖啡馆的咖啡,让我非常失望,没有。但我始终对咖啡没什么讲究,我知道,只有将来我再去以色列,在海法的那家叫1782的餐厅才能享受到那种独特的咖啡味道。为此,在以色列的朋友杨子同学专门给我带回两瓶以色列产的速溶咖啡来安慰我。

后来我看了台湾的一位咖啡爱好者苏彦彰写的《咖啡赏味志》,才知道,人家喝咖啡那才叫讲究,从咖啡豆的产地到烘焙方式,从咖啡豆摘下来的时间到最后制成一杯咖啡的时间,都讲究得要命。如果按照他说的喝咖啡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我会破产。但是话说回来,一个把自己浸泡在咖啡中多年的人,不讲究也难。苏彦彰先生说,一杯Espresso要在30秒内喝完,不然味道就变了。这就叫讲究。

然后我想起了房地产领域最有文化和品位的某大鳄描述自己喝Espresso的情景,说在欧洲,坐在咖啡厅,点上一杯Espresso,喝上一下午……这大鳄真穷啊,一杯Espresso都舍不得一次喝完,要熬一下午,大概这也是一种讲究吧,跟蚊子喝血一样,一次3毫升?

我看完《咖啡赏味志》之后,我决定不讲究喝咖啡了,对超市里卖的什么蓝山、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巴西咖啡豆我已经不怀疑它们的真实产地,哪怕是海南或者云南伪造的也无所谓。至于那些标着La Minita字样的咖啡,我也没有好奇心了。因为咖啡豆烘焙好到你买到回家磨成粉制成一杯咖啡,整个时间最好别超过半个月。问题是,在国内谁能买到刚刚烘焙好的咖啡豆呢?除非有的咖啡店买来新咖啡豆自己现烘焙现磨制咖啡。我自己就别琢磨怎么烘焙咖啡了,这是个手艺活儿。所以,没事羡慕羡慕别人讲究倒也是一种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