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1年9月18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1-09-18 12:11:07 分类: 杂谈

虽然Seymour Stein已经来过不知道多少次中国了,但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关于他的介绍,有很多,能与他当面聊天对我来说是一种幸运。因为这个七十多岁的老头,真是一个摇滚传奇——Sire唱片公司的创始人,华纳唱片公司的终身副总裁。他有一双与众不同的耳朵,为我们听到了可能被忽略的歌手和乐队。当我仔细看过他签约的歌手和乐队,我的天,几乎都是俺喜欢的啊:Ramones、Talking Heads、Tin Tin、Soft cell、Yaz、Depeche Mode、Brian Wilson、Everything but the girl、Seal、The Cult、k.d.Lang、Dinosaur Jr、Dead Boys、Deborah Harry(Bliondie)、The Pretenders、Throwing Muses、Lou Reed、The Cure、Erasure、Echo&the Bunnymen、Pet shop boys、The Smiths、Primal Scream、Aphex Twin、Ice-T、Tommy Page、Ministry……大言不惭地讲,我是第一个向全国人民介绍Talking Heads和The Cure的。当年CBGB俱乐部里出来的乐队我都喜欢。而这个俱乐部和Seymour Stein有不解之缘。而且,他是在病床上跟后来的巨星麦当娜签下了唱片合约。

这次老头来中国十分不顺,从上海飞北京,到机场才发现,秘书给他订的机票是头一天的。在机场滞留了四个小时,下飞机后出租司机把他带到长城公社路上又折腾了三个小时。年轻力壮的人也受不了啊。老头都急哭了。

我担心采访做不了,但是老头今天还是抽出时间接受我的采访,一见面,我就觉得有些难过,老头在感冒,鼻涕眼泪的,一直咳嗽,我不知道采访能持续多长时间。但是一聊起音乐来,老头的眼神立刻放光,如数家珍一样娓娓道来。当摄影记者给他拍照片的时候,他拉上我,要求跟我合影。在和名人合影这件事上,我一向很淡定,从来没有跟采访对象合过影,更没有跟明星合过影。但能和这位老人家合影,我很开心。

采访持续了一个小时,他有事必须离开,然后告诉我,晚上继续聊。晚上,和老头继续聊音乐,又一个小时过去了。最后老头不得不说,他太累了,必须回去休息了,第二天一早还要赶飞机。我心里也有些歉疚,一个生病的老人,给了我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已经让我很知足了,虽说问题我只问到三分之一。

真正让我感动的是,老人家非常热爱音乐,而且没有架子,像邻家老人,随和幽默,你说他谁没见过啊。这大概是经历过风雨见过彩虹的人一种境界。想想过去采访过的一些国内腕儿一级的人物,有些人……唉。

带三个表 @ 2011-09-18 4:17:02 分类: 杂谈

现在能被媒体和舆论关注的二代,基本上都很糟糕。难道“二代”真的很“二”?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开始是富二代出来丢人,接着是官二代出来丢人,现在是星二代出来丢人,反正前一代人打造的颜面被下一代丢尽了。等着瞧吧,接下来指不定又是什么二代登场献技呢。

每个时代都有二代,但是现在的二代特别二。只是因为上一辈辉煌显赫过,所以他们的二代丢人现眼才如此受到关注。胡斌、李启铭、李天一只是这一类二代们的形象代言人而已。我说的极端一点,也就是你家背景一般,不然这个年龄段的人都容易出来捅娄子,即使你不是出车祸,在别的方面干的事情也未必就比这几个二代们好多少。例子呢,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记得在非典的时候,我还在玩论坛,当时政府命令学生不要擅自离开学校,但是没有控制住,基本都逃出升天了。还好,路上没有染上非典,不然的话,悲剧可能会加深。我记得当时写了一篇分析独生子一代的帖子,我认为独生子一代具备自私、孤僻,遇事不会从大处着想的思维弱点,所以尽干蠢事。结果独生一代不干了,纷纷朝我拍砖。即使我今天再这样写,一样会招到板砖。因为有个道理讲得好,不要捅马蜂窝,没事捅捅蜂窝煤可以,捅马蜂窝万万不可。可我小时候就爱捅马蜂窝,让那些马蜂们抓狂。这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

只要带有标志性的二代们犯浑,人们的思维判断方式总是会把他们跟父辈们联系在一起,有其父必有其子,上梁不正下梁歪,王侯将相是有种的。这样的思维反而容易说明问题了,自古以来不缺少衙内,不缺少恶霸,不缺少任何仗势欺人的角色。从大的方面来讲,这种官本位的政治体系,的确把社会不平等的关系通过权力表现出来,“我爸是李刚”“谁敢打110”那都是发自肺腑的呼声啊。没有强势的背景,哪有强势的声音呢。

这是根上的问题,自古以来社会上总要有败类出现,人们已经见怪不怪了。今天中国人口众多,按照人口比例来算,败类的出场率绝对比任何朝代要高。虽然中国搞计划生育,即使是特殊阶层,也不能肆意生产,实际上减少了不少败类的出现,但人口基数太大,行政机构设置复杂臃肿,实际上败类的产量有增无减,再加上富有阶层的二代,你想想,比高俅那个年代多出去多少倍啊?

当然,不是所有的权力贵族阶层的二代都是败类,只能说这个阶层的人数增加,让败类可能出现的比例多了些而已,家教好的也是栋梁之材。不能因为这个阶层出来几个败类,就否定这个阶层所有的后代。我有个官二代的朋友,他是最穷的官二代,跟很多人一样,从来不靠父母的优势,这样的人应该不在少数。

其实我想说的是,计划生育问题。这是个两难问题,不计划生育,中国真的可能越来越糟糕,资源、能源就那么多,人越来越多,平均到每个人身上那只能让中国人活得越来越糟糕。你看最近的人权蓝皮书上,他们仍然沾沾自喜强调贵国解决的温饱问题,避而不谈解决别的人权问题。如果你只有三五亿人,丫还敢这么强调贵国的人权问题,那就是找抽呢。所以,计划生育挺好,我等着贵国人口逐步减少,生产力水平逐步提高,看看那时候丫还怎么谈人权问题。

计划生育带来的社会问题从来没有被重视过,因为它写进了宪法,那就是真理部的真理,不能去怀疑。实际上计划生育带来的社会问题,除了让妇科病发病率增加之外,那就是对独生子女教育不当蔓延到全社会变成无法解决的社会问题。

本来嘛,一个家庭生几个孩子是不能受到法律约束的,但是中国人繁殖能力太强了,结果人口几何数增加反而变成了社会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按照马尔萨斯的人口论,又不能实现,用战争、瘟疫的方式减少人口,也不地道啊,所以只能通过计划生育。一家只能生一个。

1978年开始计划生育,就是计划经济下的生育方式,每家生几个孩子是有指标的。经过计算,一家生一个。中国又是个对传宗接代观念很强的国家,于是歧视女性的观念在计划生育时代又被强化了。但更关键的是,如何教育独生子女又成了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中国本来就没有教育,自古以来就没有正经的教育,人的成长基本上按照本能。对独生子女的教育谁都不会,更糟糕的是,独生子女的上一代恰恰经历了一场灾难:文革。都没有受过最基本的全面教育,反而在那浩劫中人心不古,吃够了苦,受够了罪。然后又开放了,生活变得越来越好了,那些没有受到什么教育的人,当他们有了后代,你可想而知,他们是如何对待下一代的。

我以前采访过一个70后的人,他说70后的人比较冷漠自私(如果您是70后且不冷漠自私,不要急于站出来宣告自己清白,人家说的是普遍现象)。实际上80后除了冷漠自私之外,还多了其他问题。当然,如果您是80后,且不冷漠自私,也不要急于出来表白,你不能代表其他人。

更当然一点是,会有很多人站出来说,你凭什么用年代来划分一代人的特征?不凭什么,就凭中国当代历史的变化。你活在这个环境,活该你赶上了。这种阶段性划分可能不科学,但是比任何别的不科学划分方式更科学就行。

当然,更激情的小傻逼们会用他们不成逻辑的逻辑来反证,大可不必。这不是我想否定你们,是你活该赶上这个年代,你们造就了方方面面的社会问题。你想啊,你们父母都不希望你像他们那样过苦日子,希望你们好好的,但是他们不会教育啊,可不让你变成了二了吗。你本来该有兄弟姐妹,但你没有,于是你肯定缺少点什么,长大后一定会表现出来啊,从社会学心理学都能看出来。这不是我有什么优越感,才会这样去想,而是,你们不过是一个实验品。做实验的是政府以及你的父母,但你又不能怪他们。谁让他们快乐的时候把你造出来了呢。啥时候可以生两胎以上,大概这个社会问题就不存在了。

你说这逻辑是多他妈好玩和悲剧啊。最后我想说的是,二代,或者独一代,确实挺鸡巴二的。当你们长到四十来岁,大概就痊愈了。别急哦。

顺便说一下,看我博客的独生子女一代占的比例大约在80%左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