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1年11月22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1-11-22 21:21:19 分类: 未分类

本站部分资源摘自于互联网,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过以下几种方式联系我们(email优先),我们会在24-48小时之内处理掉。也可以在本站留言提醒。谢谢您的关注。对于转载的文章,我们尽量会注明出处,但是由于本站的早期作者原因,很多文章都没有添加版权链接,如果您发现了,请在第一时间告诉我们,不胜感激。

这是某个网站的声明,看上去更像是免责声明。我翻译成白话文试试:我们是一个靠偷偷摸摸复制粘贴提供内容的网站,没什么独创性,但是成本低廉,虽然现在网站有几个广告,但还没有发展壮大,说不定将来会有更多风险投资进来,目前还不能给您支付稿费。我们又不愿意主动跟您打招呼,所以肯定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自知理亏,所以一旦您提出版权上的诉求,我们马上就把您的文章删掉,您要是不吱声,我们就睁只眼闭只眼权当什么都没发生。反正您的那些文字也不值什么钱,您要求我们删掉我们肯定删掉,但绝对不会支付什么稿费给您。

我发现现在耍流氓都越来越有法律意识了。类似侵犯我的版权的网站,每隔一段时间就出来一次。而且我发现,在这个网站的“联系我们”的介绍里,只留下一个QQ号码,MSN和邮箱无法显示。前面的声明里还说email优先,我想问问这个网站,您的邮箱都不显示,怎么优你妈逼先呢?耍流氓就耍流氓吧,还鬼鬼祟祟的。最有意思的是,这个网站的定位是:“做有思想深度的文摘网站。”您都思想深度了,能不能在版权上捎带深度一下呢?或者说在做人方面,能不能舒展一点,别跟趴在厕所门偷窥一样。

因为你们肯定来看我博客,所以我们维权的想法贴在这里,你们看了之后请立刻删掉,一个如此猥琐的耍流氓网站,转载我的文章我认为是对我的一种侮辱。如果您大大方方抢劫,我到挺佩服您的。记住,我会回去复查的,必要的时候采取点别的手段。嗯哼。

带三个表 @ 2011-11-22 1:08:18 分类: 杂谈

罗老师砸冰箱,让我联系几家报纸的记者去现场采访,我找了六家本地几家日报类报纸,有两家间接回复说:西门子是我们的客户,采访也发不了。另外四家媒体来了三家,我没有去搜报纸是否刊登出来,反正有两家说蓝色光标公关公司出面给灭了。

我的记忆回到了2008年,三鹿事件导致奶制品业的多米诺骨牌倒塌,就在三鹿出事之前,伊利的一个做市场的朋友还劝我每天早上喝一袋伊利牛奶,说喝牛奶好处多多。第二天伊利也被曝光牛奶里含三聚氰胺。我问那个朋友,我还喝吗?那时候我在为《你丫真狠》寻赞助,国产牛奶赞助这个片子在合适不过了,小一两岁的孩子都不放过,多狠啊。从那时起,我再也不喝国产牛奶了,酸奶也不喝了,喝咖啡只喝双份特浓……从小家里的教育让我记住一件事儿:记吃,同时也要记打。

所以,后来我看媒体在连篇累牍报道蒙牛和伊利在养牛、牛奶加工方面如何如何天然、原生态、卫生……我就想吐。我忍着把中央电视台的新闻和专题节目看完,参与摆平这类事件的人你们的孩子就不会得肾结石吗?这事做的也太明显了。

公关公司这个机构的出现,恰恰是填补政府权力真空的结果。一个企业出了大事,都找政府出面摆平,不合适,政府已经干不过来坏事了,干嘛替你企业背黑锅啊,除非你给点好处,但有时候为了自己廉洁的形象不能什么事儿都替你铲平,所以就有了公关公司。一些大企业,通过各种营销在公众中塑造了一个良好形象,一旦出点负面新闻,不能像牛根生那样耍无赖,必须用一种优雅的姿态在神不知鬼不觉的状态下把火扑灭——公关公司就是一个特洛伊木马。

你们中国人民吧,是全世界最好的人民,每一个掌权者都该感谢你们,几千年来一直任人宰割,上哪找这么好的人民啊,关键是还生生不息,繁殖能力极强。陈胜吴广不过是极少数异类,没啥大不了的。如果当年有蓝色光标公关公司,秦二世发一道圣旨,给陈胜吴广几条鱼,齐活了。

其实老罗不管怎么折腾,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看来西门子也挺害怕,动用了贵国唯一一个上市的公关公司来摆平,感觉像大炮打蚊子。但是平等,不是摆出来的。

看我博客的人当中一定有公关公司的人,我不会诅咒你们得肾结石的,这种公司的性质就是这样,没坏事的时候,可以粉饰点太平,出现坏事的时候可以不用道德来约束自己,因为它的性质就是这样,契约、交易,符合商业社会的最基本规则。只是,如果你们赶上一个没有责任感的企业,也跟着一起干缺德事而已。

我想象着,过段时间西门子会推出一款广告:一台冰箱婀娜地矗立在电视荧幕上,一只优雅的手轻轻把冰箱门关上,此时传来一个来自动物世界般的画外音:你的小门挺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