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1年11月26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1-11-26 16:29:35 分类: 闲扯

今天回学院路母校,大学同学搞一个活动,拍卖。吃饭就在学校食堂。这个食堂我毕业后就没有再回来吃过,进校园,到处都是拆建,我找了十分钟才找到食堂,幸好,食堂还是当年的食堂,没拆。一进去就闻到久违的味道,这么多年真没变啊。那种亲切的回忆又回来了。

我们学校食堂的伙食在北京高校算是不错的,这得益于我们的师哥师姐,在我上高中的时候,他们天天罢餐,听高年级的师兄们讲,罢餐的时候,他们把方便面袋串在一起,在食堂的楼上围了一圈。与此同时,北大、清华等高校罢餐运动风起云涌。逼着学校不得不改善伙食。但是很多学校改了一阵子又变回去了,我们学校还好,虽然还是很难吃,但比过去特别难吃还是有进步。

今天,他们要求食堂必须做当年的那些菜,宫保鸡丁、烧茄子。而且吃饭的时候不能用筷子,必须用大盆装菜。但不管怎么做,原来的味道是做不出来了。

罢餐之后是青年教师要求改善生活待遇,然后是学生要求改善住宿待遇。当年我在广播站做记者,去采访那些青年教师,一个老师敲着墙愤怒地说:“你听听,这是墙吗?说得不好听一点,晚上我跟老婆房事,都不能出声,一出声整个楼都能听见。”听到这里,我的脸绯的一下就红了。心想,我啥时候能搬到这栋楼里住呢?

青年教师开始贴大字报,逼学校解决,最后期限是5月1日,如果不解决,就如何如何。4月30日,他们贴了最后一张大字报,标题是:“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结果,学校把问题解决了。我想住到那栋楼里倾听的梦想也从此破灭了。唉。到现在都没听到过原生态的声音。

现在,人们可以不用为食堂伙食好坏操心,也不用发愁住宿条件,更不用担心听不到那种原生态声音了,担心的是毕业后没人要。这就叫生不逢时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