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2年3月5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2-03-05 15:46:00 分类: 闲扯

本来,我很真诚地希望看到你们用确凿的事实证据,颠覆我过去对韩寒的认识,但我很失望,没有看到。说来说去不过是推理与诛意。

不过,我确实看到网民们在这场争论中有所进步,已经不是单纯地骂街了,开始学会搬运信息了,终于知道用键盘上的Ctrl+C和Ctrl+V来表达自己的观点了。但搬运工毕竟还是搬运工,一些最基本的常识概念仍没有搞清楚。如果说没脑子的人分十八层,你们成功地从十八层晋级到十七层了。

很多人抓住韩寒的一些小毛病不放,然后放大成大毛病,其实这些毛病任何人身上都有啊,不信你撒泡蠢尿照照自己,也一样啊。那你凭什么要求韩寒身上不能有缺点呢?

很多人抓住韩寒文字水平的起伏来证明他写作有问题。这世界上没有几个作家写作能保持一贯水准的。塞林格写了一本《麦田里的守望者》,其他小说写的就那么回事。按照质疑韩寒的标准,你可以去质疑任何人。如果这种质疑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话,这就成了真理。为什么这个真理现在才被你们发现?岂不是笑话!更何况韩寒年轻成名,没有太多的积累,出现起伏十分正常。更傻逼的是,很多人用博客的文字水准来衡量一个人。我一直写博客,从来没觉得博客必须要写得多么好。想到哪儿说到哪儿,随性的事儿而已。所以水准也因写作的内容不同参差不齐。甚至我在杂志上写的文章水准也参差不齐。去年我还跟朋友说,在三联上写了几十篇报道,满意的就两篇。我想很多人不是从事写作工作的,想当然就要求别人一定要达到你想要的水准和结果——这不是我过去一直在博客里骂得那种对象吗。你可以说喜欢或不喜欢,你没资格要求别人写到你满意的程度。

关于韩寒说话前后矛盾,也成了人们质疑他的证据之一。我见过不下四个版本当年抓四人帮经过“史海钩沉”,每个版本都叙述得栩栩如生,那么到底哪一个是真实的?这么重大的历史事件出入都这么大,怎么解释呢?人不可能记住所有经历的事情,你要求别人记住这些,你自己呢?我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看到过去自己写的文章认不出来。或者别人当面提起我写过什么,我一脸茫然,不相信那话是我说的。如果让我复述自己写过的某段话,我哪记得住?我凭什么非要记住呢?如果一个写字的人张嘴就能说出他写过的文字,你是不是又该批评他自恋了?难道你的判断标准真是个鸡巴标准——能伸能缩?

我去年采访田连元先生,问他评书《水浒传》里有没有原书中没有自己加进去的内容,田先生讲了两段,一段是孙二娘的身世,一段是林冲火烧草料场之前的悲愤心情,看着漫天大雪,田先生抒发了一段雪与人的心情之间的关系。我怕引用出错,找到了1983年他录制的《水浒传》的录音,对比一下,让我吃惊的是,几乎只字不差。过去这么多年了,老先生还能记得住,了不得。

你是不是希望所有写字的人都有田连元先生那样的记忆?问题是,作家有责任或义务记住他过去写的那些文字而随时被你拿出来考试吗?评书艺人靠记忆吃饭,常年说评书掌握了一些叙述技巧,所以可以信手拈来,这是职业分工不同。你要求作家像一个评书艺人一样的记忆力,你说你的傻逼到什么程度才能这么想呢?

你们这些苦苦追寻真理和证据的人不妨可以集资做一个实验,招一千个作家志愿者,随机询问他们过去的写作经历和作品内容,如果这些作家都能对答如流,至少可以作为一个对比的旁证进一步怀疑韩寒。而且我认为这种办法可行。

《别客气》后面的留言里有个叫“奔跑的蜗牛13”,他的话颇具代表性:“韩寒出道多年,很多人给与韩寒如此多的‘称号’,但是实际上,这个年轻人,除了不断地出书、做广告之外,目前没有做任何实事。大家都再说他喊出民主什么的,我个人觉得这是民智开启的必然,和韩寒无关。简单说,他除了拿这帮粉丝赚钱意外没干别的。”按这个标准,其实可以质疑任何一个在商业上成的人啊。这就是我说的现在有一帮人总是希望一个公共人物按照他的想象来做事。还开启民智呢,先把自己的智商开启一下好伐啦。

我在分析反对韩寒的人的观点时发现,人们无外乎是看不惯韩寒,这个太正常了,谁都有看不惯谁的时候。问题是,你是用什么样的方式看不惯——人都有一种孬种心态看不惯比自己好的人。这很像那些强国论坛、乌有之乡的思维方式。你真给他一张美国绿卡,他跑得比谁都快。只是自己没那个机会发发牢骚而已。郭敬明很乖,说话滴水不漏,但你未必就会喜欢他。我觉得,你不喜欢一个人其实不用找太多拔高自己不喜欢的理由,这反而让你看上去更傻。

还有那个叫Ally的留言,我回复说“见过糊涂虫,没见过你这样的糊涂虫。”这孩子就是典型的没有独立思考但特想有独立精神的那一类人。在思考过程中不慎经常被人带到沟里也很正常。绝大多数网民在下判断的时候都是依据自己的喜好、想象、习惯,但这又是最靠不住的。

我无意为韩寒辩解什么,一来觉得你们非要把韩寒想象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挺可笑的——因为你可以要求任何人这样;二来文学写作这件事不是写科技论文、公文那么简单。

你们这些“观点”“证据”“态度”我检阅完毕了,谢谢你们。从此我不想在博客上看到一条关于这件事的留言,凡留言者必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