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2年9月23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2-09-23 3:07:25 分类: 杂谈

《经济学人》上最近有一篇文章:Pornography and patriotism:Can’t we all just get it on? ,我查了一下,没发现作者,所以很难确定作者是从中国人还是西方人的角度去看待钓鱼岛和苍井空这个问题的。文中说,有一部分苍井空爱好者兼钓鱼岛爱好者的中国人比较纠结,不知道屁股往哪边坐。作者大概是看到了“钓鱼岛是中国的,苍井空是世界的”这种弱智标语引发出一系列感慨。

作者真的多虑了。中国人的爱国主义还处于动物阶段,跟爱苍井空一样,有什么纠结的,白天上街瞎起哄,晚上回家苍井空,一点都不矛盾。你以为他们真的会在这两件事上做出两难抉择吗,也太高估他们的情商了,在我看来就是哗众取宠一下而已——可能潜意识里还要表现一种所谓的大度——勿伤友军。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他们对爱国主义的理解和对日本文化的理解还停留在最表面阶段,或者说属于凑热闹赶时髦的状态,完全没那么坚定。自中国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人对很多东西的认知已经处于极度杂乱状态,很多东西厘不清。他们从小接受官方的正确答案,长大发现外来的答案也正确,偶尔会怀疑一下人生,真正矛盾纠结的可能在这里,而不是爱国和爱苍井空之间的对立。至少,在我看来,爱国主义和喜爱苍井空之间有着极其相似的地方:
一、都容易让人肾上腺激素飙升;
二、都容易产生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三、都容易做出非理性行为;
四、都觉得这事挺迷人的;
五、都是通过动物方式来体验;
六、都容易产生崇拜行为。

从你识字那天起,你接受的一些词汇的概念——敌人、仇恨、丑恶、耻辱……等等都是扭曲之后让你理解的。你之后在认知过程中做出的任何判断,自然也都是扭曲的。所以,很多东西在你不经意间被掰直了,可是当你在所谓的大是大非面前去思考问题的时候,好像又觉得扭曲的是正确的,于是就开始纠结了——我应该仇恨日本人啊,怎么,怎么我却爱上苍井空了呢?还好,你挺傻逼的,喜欢什么都不过脑子,捡起熊掌丢了鱼,捡起鱼丢了熊掌,倒腾半天,最后你决定:桌子上插一小面五星红旗,打开电脑欣赏空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