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2年11月5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2-11-05 14:01:35 分类: 闲扯

我是从2009年开始喜欢喝咖啡的,这要感谢老狼,在以色列,他建议我喝一杯意式咖啡,于是,我从此就喜欢上这种咖啡了,不管走到哪里,在咖啡馆,我都会说:来杯双份意式咖啡,不加糖不加牛奶。感觉就像詹姆斯·邦德那句口头语:马蒂尼加伏特加,要摇的,不要兑的。热腾腾的意式咖啡上来,要一口喝干,不能超过30秒。

现在咖啡馆里差不多都有意式咖啡,但是因为咖啡豆的品质问题,未必做出来都可口。我经常遇到服务生不懂意式咖啡是怎么回事的问题,如果我说来一杯双份ESPRESSO,有一半的人会问:“什么?”于是我只能再翻译成白话文:双份意式咖啡。这时候还有一半的人不明白,告诉我说本店没有你说的这种咖啡。我说你们有咖啡机吗?如果有通过高温高压瞬间做出来的咖啡就叫意式咖啡。这时候还有一半的人会摇头,说:我们这里没有这样的咖啡机,我们只有煮咖啡的机器。当然,我也遇到过能煮意式咖啡的咖啡馆,但是当我说“双份”的时候,服务生会摇头:我们没有双份的。我说你们用什么盛咖啡粉,那东西分两种……然后他摇摇头。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我都会打心底抱怨一句:跟你们中国人交流真费劲……

在云南,比较流行小粒咖啡,所以,丽江的咖啡馆都主打当地的小粒咖啡,所以每次我要意式咖啡,他们都能做出来,但是基本上用的是小粒咖啡。而意式咖啡用的是混合咖啡豆,深度烘培,所以丽江咖啡馆的意式咖啡,端上来往往没有那层油脂,跟煮出来的一样。

北京的咖啡馆做的意式咖啡,基本上都是illy咖啡豆,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差,凑合能喝。服务员基本上能明白意式咖啡是什么。上海是个热爱喝咖啡的城市,但我也遇到过不明白意式咖啡是什么的咖啡馆。

我经历最有意思意式咖啡的是在挪威特罗姆瑟,在咖啡馆,我跟服务生说:Espresso,double。服务生点头,然后忙活去了。过一会儿,她端上来两杯意式咖啡。我很奇怪,说:Espresso,double。她说:Yes, double。我说:Double,not two cups。服务生闻听,身手麻利地将两杯咖啡倒到一个大杯子里,然后递过来:Yeah,double。我哭笑不得,你欺负我不是意大利人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