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2年11月18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2-11-18 15:24:40 分类: 挨个祸害


这本杂志的名字叫《民营企业家》,据杂志收藏癖张晓强老师介绍,确实有这本杂志。封面上的人物是你们熟悉的陈晓卿。

陈晓卿怎么会上这本杂志呢?因为这本杂志是我今年拍的电影里的一个道具,陈晓卿很荣幸作为道具被植入进去。当然我让摄影师给他拍照片的时候,希望能拍一张高调亮一点的照片,但是怎么也拍不出来。摄影师打电话:“光圈都开到0.85了,还是不行。”我转念一想,目前民营企业确实前景黯淡,黑一点正好符合事实。结果拍出来就是这个效果。

届时,你们会在片中看到老六拿着杂志,大惑不解地说:“你以为你为了上杂志起了艺名我就认不出你是我的女人了吗?”

从明天凌晨(11月19日)开始,农民企业家陈晓卿老板将度过他47周岁的生日。他最近很寂寥,不再有媒体采访他舌尖上的中国了,忽然的寂寥让他有些失落,时常借酒浇愁,感慨人生:“为什么我红完之后还那么黑呢?”所以你们要到他新浪的微博上去美言几句,哄哄他,逗逗他,送他一份吉野家,为他寒冬里的生日送上一份祝福。记住,你们一定要说:“陈老师,人都说相由心生,您长得黑是因为……”

带三个表 @ 2012-11-18 4:13:05 分类: 闲扯

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曾经have许多dreams,主要有三:一,办一本像《滚石》那样的杂志;二,开一家独立唱片公司;三,去电台做一个音乐节目主持人。前两个梦想随着我进入音乐圈工作半年而彻底放弃。事实证明我的放弃是很有前瞻性的,因为中国没有那么多音乐资源供你去经营一本杂志或者唱片公司——今天残酷的事实证明了这一切。

而第三个梦想,我没有放弃。1992年,北京音乐台开台,我试图进入音乐台做个DJ,但是他们没有给我机会。说来也挺可笑的,当年我想做个音乐DJ,是因为我说话有点结巴,如果干起说话这个工作,说不定能矫正我这个毛病。地方台没给我机会,但是中央台给我机会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调频90:00让我做了一年多的主持人。还别说,两年之后我的结巴毛病还真改了。但是那个节目比较单调,时间也短,当时给我的感觉是,总无法进入状态。再后来,我对做主持人的工作就没啥兴趣了。因为人往往是某个机能发达了,另一个技能就会退化。比如你一边脸大,另一边脸一定更大,一条腿长,另一条腿一定更长。我擅长的还是写字,而不是说话。

这二十来年,我买了很多唱片,码了一墙,该听的都听过了,那些唱片我觉得快没啥用处了,有时候想到要不要扔了算了。也许只有做音乐DJ才能派上更大用场。

现在可能会有一个机会,我要跟一家网站合作,做一档音乐节目,如果顺利的话,这个节目应该很快能跟你见面。我还没想好这个节目该怎么做,但我觉得肯定跟你听过的音乐节目不太一样。我是用朱军的风格呢还是白岩松的风格呢还是芮成钢的风格呢,抉择起来真难啊。哈哈。

顺便问一下,谁会用Cooledit啊,教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