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3年4月17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3-04-17 13:43:43 分类: 闲扯

前些天去了一趟云南澜沧县,考察一下当地拉祜族原生态文化保护成果。每次去少数民族地区,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们喜欢唱歌跳舞,这次陪同我们的当地负责人只要有空就会说:我给你们唱几首歌吧,然后站在司机旁边唱起来。山路弯弯,车像喝了二锅头一样摇晃,但是并不影响她们唱歌。她们的演唱肯定无法跟专业歌手相比,但是专业歌手无法跟她们相比的是,她们淳朴、天然、真挚。用你们电视台主持人常说的一个词就叫:真情流露。没到过少数民族地区你就不知道什么样的唱歌叫真情流露。

前段时间因为做卫视台竞争的报道,用遥控器扫了一下电视频道,才知道湖南卫视和江苏卫视的频道号。因为采访,知道今年有几家卫视都要搞一些唱歌比赛的节目,比如刚结束的《我是歌手》,然后还有《中国最强音》《中国好声音》《我为歌狂》《快乐男声》,还有从美国购买的《美国偶像》……今年的电视节目主题就是唱歌。

我好多年前就说过,你们汉族人是不喜欢唱歌的,至少我翻看的历史书里没有充足证据告诉我汉族人的历史跟音乐有一根毛关系。电视节目选择唱歌内容绝不是因为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汉族观众喜欢唱歌,而是喜欢看热闹,电视台想要收视率,唱歌比赛的形式更适合电视节目。而很多从国外购买的电视节目版权模式也跟唱歌有关,外国人喜欢唱歌,整个地球除了汉族人之外的人类都喜欢唱歌。

可能有人不同意我的观点,说现在那么多KTV,进去唱歌的不大都是汉族人吗,你怎么说汉族人不喜欢唱歌呢?这是种族歧视。

因为你层次比较低,所以只能这么理解。喜不喜欢唱歌,关键要看唱歌跟你的生活有多大关系,它是否在你生活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如果你一天不唱歌就像一天不刷微博一样难受,那我认为你是喜欢唱歌的,并且唱歌是影响你生活方方面面的,但如果没到这份上,你的生活和唱歌是两层皮,那就是不喜欢。

少数民族,或者说生活比较落后的地区,人们的沟通方式比较简单,可能会倚重唱歌来交流,慢慢就成了生活内容。你现在搞对象会通过对歌方式吗?肯定不会,过去你不会,现在将来你也不会,因为你有太多便捷方式了,比如摇一摇默默……

人们为什么要唱歌,主要是传达情感。音乐的调式不同,传递出的情感也不一样。汉族人的特点是勾心斗角,哪有心思唱歌呢。本来就不喜欢唱歌,进入现代社会,传递情感的方式和工具日渐丰富,唱歌变成了消遣。所以,从上世纪中国有流行音乐那天开始,歌声传递情感的作用就一直在变弱,从30年代上海滩的流行歌曲到后来的台湾歌曲,到现在大陆的流行歌曲,无一不是在证明这一点。尤其是音乐工业化之后,它实际上把歌声传递情感的方式倒置过来:先要设定要写出什么样的歌曲,去打动什么样的人,再去创作这样情绪的歌曲,它的功能是挣钱。而你常常不幸中招,觉得某一首歌太感人了。

抛开流行歌曲的其他属性,如果一首歌唱出了真情实感,同时还能挣钱,这是两全其美的事儿,问题是现在有几首歌是这样呢?

我们的美学教育是缺失的,你从小大概就没有对美有什么真正判断,顶多对郭美美有点判断,中国最流行的歌曲你都觉得很恶心,但你是不是也是其中的一个听众呢?可能每个个体都不承认。你如果不是,那一定是周围的人都是,你能做到出污泥而不染吗?你做不到的,因为现在最红的,最有名的,最流行的歌手唱的歌99%都特傻逼。这不是我得出的结论,是商业做出的。那你作为其中的听众之一,自然也就是傻逼听众喽。

其实判断一个人唱歌好不好,无非有这几个标准:1,嗓子好,演绎歌曲中的情感到位,你们家王菲算一个;2,嗓子不好,但演绎歌曲的情感到位,你们家罗大佑算一个;3,嗓子不好,演绎歌曲的情感也不到位,你们家刘德华算一个;4,嗓子好,但演绎歌曲的情感不到位,绝大多数歌手属于这个类型。

不是说电视把相声给毁了吗,事实上,电视已经把唱歌给毁了。过去,你还看不出来,自从选秀节目出现后,音乐就完蛋操了。第一步毁掉的是这个产业,接着它毁掉了歌曲情感的表达。之前的超女之类的节目还没开始摧毁,但到了《我是歌手》,功成名就的歌手表演绝对可以树立新的电视演唱的样板,它包括夸张的造型与表演,这样让电视观众在视觉上可以获得更多刺激,而歌手的表演成分已经多过表达,他们更像是演员——这是电视的需要。为了达到电视节目效果,歌手的表演和观众的表演来回切换——制造一种动人的情境——鬼知道观众的那些感动镜头是不是在看刘翔摔倒时录下来的呢。

前面我说了,由于多数观众对美没什么判断,把一首歌演绎的好坏判断简单地定义成能不能飙高音,能不能唱的声泪俱下。能把高音C唱上去的歌手大有人在,为什么帕瓦罗蒂最牛逼呢?那一定是帕瓦罗蒂有不同之处,你猜那是什么呢?这,就是帕瓦罗蒂和破瓦落地的区别。催人泪下和催人奶下的区别在于你触动别人的是心理还是生理,我认为,触动前者更难一些。

可能人们在同一个环境中往往会忽视整体差异性,前面我说少数民族歌手唱歌真情流露,是因为他们简单。你们城里人都很复杂,唱首歌还弄得那么啰嗦,杂念太多,在一首歌上不断地做加法,加来加去就走样了,忘了自己干嘛要唱歌了。

所以,看这些电视歌手们演唱,我自然就会想到你们家张楚老师唱的“面对我前面的人群,我得穿过而且潇洒,我知道你在旁边看着,挺假!”这些大嗓门歌手的夸张演绎假的可以。这就好比,有人说你性欲很强,你就一定要找头驴去操吗?你肯定不会。但是他们怎么就真的这样去尝试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