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3年8月2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3-08-02 11:03:40 分类: 闲扯

小说初稿写完了,花了一个来月时间,写了11万字左右。现在我得找个人帮帮忙,有谁在北京,东北话说的比较溜儿,尤其是对吉林——长春一带方言比较了解(沈阳那疙瘩的就算了),最好您有在农村生活的背景,有些问题我得向你请教一下。如果你觉得合适,请发邮件给我,dundee(at)126.com。谢谢。

把小说给一个南方的朋友看,问她能不能看懂小说里面的东北方言,人家说英国话都看得懂,东北方言有啥看不懂的。我想起看《白鹿原》的时候,好多陕西方言看不懂,结合上下文也看不懂,后来发现是语法跟普通话有些差异。东北话的语法跟普通话差不多,结合上下文,里面的方言也都能猜出来。比如:“土摩托在实验室做实验,他掀开一个直径一米多长的容器,里面养了好几十万只蛆,这些蛆蠕动的样子看上去麻应死人了。”“麻应”是东北方言,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到密集的物体产生的一种心理不适的反应。类似的词还有“硌应”“兴应”,“癞蛤蟆蹦脚面上——不咬人硌应人”“死丫崽子真硌应人”“土摩托和方舟子俩人一晚上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兴应死人了。”。这些不用解释,你大概都知道是啥意思。

顺便写出几个东北方言的词儿,都知道是啥意思吗(百度一下,你不知道)

着法
抻劲儿
露骨地
旱泡子
荤香
坏菜
还愿的
澥汤
欻欻
张三儿
达
眼人儿
勺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