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7-04-20 5:17:08 分类: 杂谈

——旧作重贴

我和恋爱两年的多多分手了,因为我们已经把好听的话说完了,开始无言以对,恶语相向,只好分手。

分手前,我们约好要吃一顿散伙饭。那天晚上,我们相视而坐,双方的目光中好像还流露着怨恨,一顿丰盛的晚餐,两人却没有胃口,转瞬成了冷炙。两个人很尴尬,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我送你一本书吧。”我想打破这种尴尬,这也是我的习惯,每次和女朋友分手的时候,都会送她一本书,倒不是希望她能睹物思情,只是希望能作为一个纪念,我知道,任何之前的言语在分手之后都会被遗忘,书可以让她能知道更多别的信息,或许以后能对她有所帮助。

“我也有本书要送你,希望你能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想起我。”多多说。
“你曾经把你送给我,这比送我什么都会让我刻骨铭心。”
我们分别从包里拿出要送给对方的书。“我送给你一本《麦田里的守望者》,我喜欢的一本小说。”我说。
“啊,是吗?我送你的也是这本书。”她惊讶。
“其实我们之间还是有默契的,只是在这时候发现得太晚了。”我说。
我们把书交换过来。我翻着书,这是一本1985年的版本,书页已经泛黄,封面也有些磨损,看来这是她珍藏多年的书,要比我给他的新版本更珍贵一些。
场面似乎又回到原来的尴尬,我漫不经心地翻着书,她也一样,其实我们都一个字也没看下去。
和多多一告别,我想起另一个人,多多之前的那个女朋友。在和她分手这五年多,我们还常保持联络,她嫁给了一个军人,现在已过上相夫教子的生活。于是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你今天有时间吗?我想见见你。”我说。
“今天,这么晚?有什么急事?”
“对,有点事,哪怕五分钟也行。”
“你怎么啦?”
“没怎么,你放心,我还没有破坏军婚那个胆。”
我们在一家肯德基快餐店见了面,她见面便问:“有什么事?”
“其实没什么急事,只是想找你聊聊。”
“那你还这么晚约我出来。”
“今天我跟女朋友分手了。”我说。
“来找我诉苦?”
“不,我坚决不给你同情我和笑话我的机会。”
“那找我干吗?”
“给我一个做福尔摩斯的机会吧。”
“怎么讲?”
“今天分手,她送给我一本书。事实上,这本书也不是她的,是她的前男友送给她的。事实上,这书也不是她前男友的,而是她前男友的前女友送给他的。事实上,这书也不是她前男友的前女友的,而是她前男友的前女友的前男友送给她的。”
“你说什么呢?连环绕,不明白。”
“这世界真小,我在她送给我的书里面发现了我的笔迹。所以,我决定把它还给你。”



143 个黑猩猩响应 “人人都爱塞林格”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