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7-07-12 1:26:51 分类: 杂谈

 好久没有见到罗永浩罗老师了,今天终于见到了伊。伊比以前有白胖了许多,这充分证明,北朝鲜的社会主义跟中国的社会主义就是不一样,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遥想老罗当年,雄姿英发,走在平壤街头,令人侧目。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金正日同志无法容忍一个比他还胖的人在朝鲜晃悠,这样体现不出“主体思想”的优越性,一纸密令,将伊驱逐出境,伊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好久没见罗老师,见面后嘘寒问暖,伊曰:“大夏天的,你嘘寒问暖的,真不合时宜。你不知道对于我这么胖的人夏天有多痛苦。”我问伊:“近日忙虾米事情?博客也不写了,饭局也不参加了,SMN也不上了。”伊回答:“我在写书。”“您不会是编写英语教材吧?”伊嗔道:“我怎么能俞敏洪那种误人子弟的事情。”

想起陈晓卿老师在博客里透露,“罗伊”据说与某出版社签约,出版一本小说,遭到陈老师的鄙视。是啊,真俗,连罗老师都不能免俗,这么玉树临风雅颂的罗老师,怎么不能超凡脱俗呢?罗伊听罢很生气:“我怎么不能俗?”我赶紧安抚:“不是我说你俗,是那些傻逼网民的口头禅:你也不能免俗。”其实,在私下,罗伊有几次就表示,早晚要把郭敬明给灭了,不然枉活此生。我们都觉得伊起点太高,风险较大,要灭怎么也得先从曹雪芹开始啊。罗伊不屑:“我签约的出版社是有风险投资的。”

“那您的小说写了多少了?什么时候杀青?”我问。罗伊看着我:“你他妈真以为我写小说啊?你真以为我非要往文学青年的混水里趟啊?现在都是没什么鸡巴本事的人才去写小说,我是那种罗伊不耐五更寒的人吗?”“您不是,您真的不是。”我看罗伊急了,就只好作罢,指着饭桌上的火锅说:“您请用膳。”

“哦,”罗伊呷了一口白开水,慢条斯理地说:“这些食物我不吃,我只吃健康食品。”“您以前不是一直胡吃海塞吗,才把自己搋成这个样子。”我不解问道。罗伊微笑着,让我忽然看出一种弥勒佛的慈祥:“那是过去,我开始减肥,然后,我打回鸭绿江。”却原来,罗伊深深处,心有千千结,伊一直记着被驱逐出境那档子事。真是十年生死两茫茫,不得不思量,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我现在在写一本关于减肥的书。”罗伊娓娓道来。以前,我一直敬仰罗老师的是,伊相信科学,尊重科学,用科学的方式指导自己的健康生活,当所有药膳餐厅都标出“罗永浩与方舟子不得入内”标牌后,罗伊仍然坚持真理,哪怕像张志新那样也在所不辞。但也是在同时,我听到另一个坚持科学发展观的土摩托用他冰冷的言语道出“所有减肥的方法都是骗人的”结论时,我开始疑惑,原来在科学界也存在着科学与仿真科学的争议。

其实罗伊早在半年多前就开始减肥了。有一次饭局,我们呼唤罗伊参加,电话打过去,罗伊在另一头气喘嘘嘘,我一听就有点不好意思了,“对不起,我打扰您嘿咻了,我一个小时后再打,时间够吗?”于是我挂了电话,几分钟后,罗伊电话打了回来,我奇怪,“不要因为我偷工减料嘛,虎头蛇尾不好。”罗伊骂我:“你小子就他妈知道意淫,我刚才在跑步机上。”“对不起,罗老师,您刚才的音效太逼真,让我不得不进入AV世界。对了,今天饭局,能来吗?”罗伊说一小时后到。

一小时后,罗伊来到饭局,我们说,都吃得差不多了,你再点几个菜吧。罗伊一挥手,把服务员叫来:“请上280克米饭,150克酱牛肉,150克凉拌苦瓜。”大家对罗伊如此咬文嚼字感到不解,平时粗俗惯了,突然高雅起来大家还真想把胃里的东西倒出来。罗伊见状,赶忙解释:“这是减肥教练给我这周列的食谱,必须严格执行。”饭桌上的人都对罗伊抱以同情和敬佩,天降大任于伊人,必先劳其筋骨,光复祖国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于是大家举起酒杯:“来,罗老师,祝你早日成功解放北朝鲜。”罗伊一摆手:“教练的食谱里没有酒精的内容。”于是端起一杯白水,一饮而尽,然后一抱拳:“风萧萧兮江水寒,壮士一去兮……”还没等罗伊把话说完,大家便把一按在椅子上:“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别整的那么悲壮,你以为荆轲那么好当啊?不就是减掉几斤肉嘛。”

后来,隔三差五,总能在饭局上见到罗伊的倩影,斛光交错间,伊的体型愈发臃肿,再也不提280克米饭的事情了。以前,伊与王小山斗嘴,常常以抓住对方言语逻辑漏洞反戈一击,到后来,干脆变成肉身攻击,因为王小山看出,罗伊最致命的要害不是语言逻辑错误,而是比他还沉重的肉身。

前段时间,我邀请罗伊参加我的DV拍摄,被伊一口回绝,拒绝的那叫一个干脆与决绝,现在明白了,罗伊希望第一次亮相带给观众的是刘翔般的脸型。唉,我这辈子是赶不上了。也就是从那时起,罗伊长时间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任凭你如何呼风唤伊,伊就是不露面。今天,真相像罗伊身上的肉色一样大白,却原来伊闭门修炼“减肥三十六式”,希望能给现代肥胖男女撰写一本《马太福音》。

显然,罗伊近段时间由于缺少活动,身体更加发福,为了能给别人带来福音,自己甘愿冒着让地球重量增加的危险,这种为伊消得人稍胖的精神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您这本书叫什么名字?”我问。罗伊摇摇头:“起了几个名字,出版社都觉得不满意。”
我说:“那要不叫《减肥心得》算了,直截了当。”
罗伊一听皱了皱眉:“太俗,我又不是于丹红。”
“您马上就红,别看现在白白嫩嫩的。”我说。
“算了,书名到时再说吧。暂时叫《罗老师谈减肥》。”罗伊说。我说:“这本书出来后,千万别让土摩托知道,他会用你的身体证明你这本书写得没有任何科学依据,会当成伪科学批判的。”罗伊嘴一撇:“丫看得懂吗?我用韩文写的。”

晚上回家,在SMN上跟罗伊磨了半天,伊总算把书的封面给我了。然后嘱咐我说:“你最好别介绍了,不然有些傻逼又说你写软文、炒作了。”我说:“您别理会那些傻逼们的话,他们的理解能力也就那样,软他妈×文,炒他妈×作,愤他妈×青,装他妈×B……”听他们的话你还不活了?

66 个黑猩猩响应 “罗老师谈减肥” 我要当猩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