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7-08-11 3:15:23 分类: 杂谈

8月8日是立秋。这几天北京的天气略微凉快了。虽然大街上还是乱哄哄的,但不像前些日子那么热了。

上班后,收到了一张光盘,回家打开后,发现是顾晓光老师在我们拍片时探班拍的照片。整个夏天,我都在忙活这件事。看着这些照片,突然感到很温暖,这些照片很珍贵,我们拍摄期间,几乎没留下来多少工作照。

记得首映式之后,我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是不是特有成就感?其实我脑子一片空白,毫无感觉,至今回忆起来,已有些模糊了,甚至在合作网站发来的数据报告告知《十面埋妇》的下载观看次数已经突破400万时,我也没什么感觉,这些在我预料之内,只是来得快了点。真正让我感到开心的是,这个夏天,有一帮人,整天起早贪黑,煞有介事做着一件都跟自己的人业、工作没什么关系的事情,让这个夏天就这么快过去了。

以往,我的夏天都是在漫长而又无聊的状态下度过的,由于炎热,人的状态总是有点萎靡,但是我还能注意到树荫的深浅和人们脸上的汗水……今年夏天,我只是留意到树是从什么时候绿起来的,因为我要等树绿了开机。却没有留意树是怎么全绿的,更没有心情去观察周遭的变化,DV一共拍了13天,前后跨度大约一个月左右,其间,小精子要去外地吃螃蟹,我要回去做封面故事,还有人要回单位开会……但是大家聚在一起的日子,虽然紧张繁忙,倒也有很多乐子伴随。

我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就是跟所有人发脾气,有些人被我骂跑了,有些人被我骂得不敢吱声,记得第一次把大家聚在一起对台词的时候,我说:我尽量在拍摄过程中不跟大家发火。但是我没有忍住。

那段时间,我们每天做的事情就是赶时间,像一帮赶场子的人,游荡在大街小巷,公寓酒吧饭馆。温度,一天天热起来,最热的一天,我们拍了十个场景,那天我跟万一都中暑了。穿得少的姑娘们,皮肤被晒得通红。每天的工作都像是在重力加速度状态下完成的,一开始四平八稳,最后速度越来越快。

有时候,我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够清静一些,我生性懒散,尤其不爱管事,我常常对自己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结果这个夏天自己给自己找了一大堆事,这个夏天是我有生以来最忙的一个夏天。剧组被我搞得乱七八糟,每天在现场,大家都看着我,意思是:您说怎么办?我要知道怎么办该多好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想到哪儿做到哪儿。还好,在预定的时间内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然后大家各自回到工作岗位上,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看着这些照片,我试图想回忆起每一天发生的事情,但是我记不起来,很多场景在看录像素材的时候都想不出来当时是怎么发生的。我那时的感觉就是时时刻刻想找张床躺下睡觉,每天睁开眼睛对自己说:算了,别拍了。但是每次都要站起来,心里叮嘱自己,在坚持几天就结束了。那些日子,我印象最深的事情就是:一直在喝同一个牌子的矿泉水,偶尔喝一瓶可口可乐,觉得是那么甜;还有场记手里的那块黑黄相间的板,以及每次清脆的“啪”。还有就是周围嘈杂的声音,从前没留意过周围的杂音这么大,进入拍摄状态,耳朵忽然变得敏感起来;还有是我第一次使用手机里的闹钟功能;还有那些素味平生的人伸出手来帮助我们;还有就是我们的男主角不管什么时候拍摄都迟到。至于现场怎么拍摄的场景,大都记不起来了……

也许再过几年,我能慢慢回忆清楚这个夏天发生的事情,现在因为太近而看不清晰。不过,这个夏天是美好的,充实的,虽然我一直是在焦躁的状态中度过的。

(以下照片摄影/顾晓光)

拍摄现场总有很多乐子发生。


谁把台词说错了?


小强老师也当了一回掌柜的。


化妆师一丝不苟在给小精子补妆


喜欢臭美的啊呀娃娃


平客的主要工作就是按快门


胡吗个在用湖北方言教万一老师台词


其实不管什么时候演员周围都有一大帮人


这个夏天就是在这块板上涂涂抹抹中度过的



88 个黑猩猩响应 “今年夏天”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