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7-08-29 3:12:56 分类: 挨个祸害

今天至少有三个人提醒我,天上发生了月全食。我还没进晚餐,哪有心思看天狗吃月亮。不过对于人们好奇般的提醒,我觉得我们的生活太平淡了,发生月全食,都觉得新鲜。

我小时候总遭遇月全食和日全食之类的事情,那时候我就知道用上海产的雪花膏瓷瓶的碎碴对着太阳看日全食,我知道直接看会把眼睛刺坏的,于是试用了好几种工具,最后发现,这种半透明的雪花膏瓷瓶是最合适的选择。后来看到报纸上说把玻璃上涂上一层墨汁,也可以安全看日全食。

今天看土摩托的博客,这个即将参加残奥会撑拐跳高的人讲述了一个美国老百姓小时候爱科学的故事,我看了之后发现跟他小时候倒是有点类似,那么为什么后来差别就那么大呢?

我小时候干了一件让我妈妈愤怒的事情,把她给我的学费偷偷买了一套《动脑筋爷爷》,要知道那时候2块钱的学费对我们意味着什么。但是那套书对我的启发很大,从那时起,我就对科学产生了兴趣。后来我看到一本科普书《叶绿花红》,作者我至今还记得,叫仇春霖,这本书让我对大自然产生了美好的兴趣。当时出了一套“少年百科全书系列”,我还看了《石油的一家》,还有几本我已经记不得名字了,记得当时还有一本书叫《蛇》,这本书介绍了各种各样的蛇。当我把这本书看了不知多少遍之后,便开始实践,因为我家房前屋后总有蛇的踪迹出现,根据书上说的,我用各种方法辨别有毒无毒蛇,然后按照作者说的方法去抓蛇,所以至今我不怕蛇,但是我很怕菜青虫,虽然它会变成美丽的蝴蝶,但是肉肉乎乎的样子,看着就起鸡皮疙瘩。

《叶绿花红》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在农村生活,让我直接面对大自然,可以整天观察周边植物的变化,这让我后来有了养花的习惯,每天观察它们的变化是一种乐趣。我那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是每到春天,把山上所有的花都挖回来种到菜园子里,我喜欢挖各种野菜,一方面可以改善生活,另一方面我喜欢琢磨这些野菜的分布和生长周期,比如大人告诉我,过了端午节山上所有的野菜都不能吃了,我发现的确是这样,因为都变成柴火了——太有柴了。

我那时候认识汉字都是先挑《新华字典》里的“草字头”“木字边”的字认识。到城里生活之后,这些条件没有了,有一次跟同学春游,在香山附近的樱桃沟里走,突然飞起一只鸟,大家兴奋地欢呼。我莫名其妙,这有什么啊,你们城里人真没见过世面,我应该告诉他们如何张网抓鸟。

土摩托说他喜欢天文。是的,我小时候也喜欢天文。当时我看了一本普及型天文知识的书,里面讲了很多天上的事情,当时看不太懂。后来我发现,躺在地上,望着天空,拿着手电看书上的星位图就比较清楚了。农村的空气比较好,我的眼睛还没近视,绝对是Version 2.0版本的眼睛。后来跟我妈到北京探亲,去了一趟北京天文馆,“夜幕”一降临,我看着“天上”的繁星,全都能背下来,但是关于天文方面的知识,我又知道很多。

但是可能从小就注定我不是个学理科的料,我的想象力总是很强,当时我看了一本小人书《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发现孙悟空、猪八戒、白骨精都是在天上飞,脚底下还一片云。当我再次仰望天空,我对那些天文知识兴趣就不大了,我想像天上该有另一个世界,所以当天空的云彩发生各种变化时,我不会想到天气是怎么变化的,而是想象会有一群人在上面瞎折腾,我的想象告诉我:我要带你飞到天上去,你看那星星多美丽,摘下一颗送给你……而这时,远在北平的土摩托也正仰望着天空,透过轻度污染的空气,他开始思考一个终极问题:这些星星摆放位置的科学依据是什么呢?于是后来我学文,他学理了。

上初二的时候,学校搞了一次作文比赛,我那时候刚到城里,肯定写不出城市生活的感受,于是我就写农村题材的作文,内容就是关于一次月全食,居然意外得了二等奖,语文老师表扬,班主任表扬,我那叫一个飘飘然啊,我偷偷问同桌:如果我继续写下去,会不会成为第二个韩寒呢?那女生温情地说:反正超过郭敬明是绰绰有余的。这次作文比赛获奖,得到了一个笔记本(不是笔记本电脑),但这篇科普作文却让我离科学的道路越来越远。

后来我还对科学感兴趣,比如土摩托喜欢看的《奥秘》,我也喜欢看,比如他喜欢看的《飞碟探索》,我也看。我上高中的时候,看到一个科普杂志说,到2000年的时候,天上会有三个月亮,有两个是人工月亮。因为一个月亮只能照到一部分地球表面,三个就可以照遍全球了。于是我开思考两个问题:一个是《国际歌》里的那句“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其实一点科学依据都没有,绝对是伪科学共产主义;另一个是如果天上真的有三个月亮,对地球的物种会不会有致命影响。但我没有去写一篇科幻小说,因为之前我给四川一个文学杂志写的一篇小说被退了回来,而且编辑写了一篇很长的退稿信,浇灭了我仅有的一点文学梦想,其实那时候我坚强点,现在早就超过韩寒了。

后来我对科学不太感兴趣一方面是因为我学了文科,另一方面我发现科学也不靠谱,比如,有科学研究表明,饭后走走对身体有好处,接着就有另一个科学研究表明,饭后不能走,对消化不好。操,你让我怎么选择?AB面都让你说了。现在我的习惯是吃完饭躺着。类似这样的没谱的“科学依据”在生活中比比皆是。

当然,科学家们也有科学的想象,比如有一次跟土摩托探讨转基因问题(现在他不跟我讨论了,因为我能气死他),他说转基因好,当时两眼放光,并且讲述转基因好处何在。然后我就替他想象了一番,比如转基因芝麻像大米粒一样大;转基因大米像玉米粒一样大;转基因玉米像葡萄那么大;转基因葡萄像核桃那么大;转基因核桃像西红柿那么大;转基因西红柿像西瓜那么大;转基因西瓜像五个西瓜那么大……转基因说白了就是让物种的产量和个头比原来大几倍。你说干嘛不弄一支中国转基因足球队呢,每个人个头都在三米开外……那叫挪威大森林,谁敢叫板就压死他。

64 个黑猩猩响应 “我们爱科学”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