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7-10-11 2:21:45 分类: 挨个祸害


摄影/陈晓卿(中央电视台《见证》制片人)

我在博客里常拎出来开涮的人有老六和土摩托,很长一段时间,我做到了一件事,以妖魔化的方式让土摩托受到很多人关注。感谢互联网,感谢信息过剩的时代喜欢用白痴方式思考问题的人们,土摩托越来越受到关注。

然后我又想,如果再过上几十年,几百年,有个人研究土摩托的生平,我写的这些会成为参考素材么?如果会,那将是太可怕的一件事情,因为那些虚构出来的故事,真假搀合在一起,会误导多少人呢?又假如,我很真实地去描述土摩托,所见即所得,他仍然可以被妖魔化,每个人的眼睛都是一个变形金刚,会把感知的事物转化成另一种东西,所谓想象与思考就是这个道理。在信息过剩的年代,人们的想象因为这些信息而扭曲,在信息匮乏的年代,人们的想象也因缺少证据而扭曲。总之,你无法真正去了解一个人,尤其是通过文字的时候。

土摩托也好,老六也好,究竟是什么人,像我这样经常与他们的打交道的人,都不知道。更何况你们?再仔细想想,人不都是这样吗,相互之间形成的社会关系,其实是很脆弱的,他人不仅是地狱,他人也是幻觉。

反正土摩托已经被我妖魔化了,早已把他的人格给格式化了,所以,我就继续,我尝试过,在我的笔下将他还原回来,但是,还原后的土摩托比妖魔化后的还要荒诞不经,所以就不刺激大家了。

今天跟土摩托等老男人吃饭,我说我这次要抖点土摩托的隐私,不然人们老以为我在编故事。以前我编过一个故事,说土摩托被朱伟发到非洲大草原上采访,同行的还有一个法国记者和瑞典记者,后来误闯入一个部落,被一群陈晓卿老师的同乡擒获,准备把他们烤着吃了。后来那个法国记者嚷嚷,被其中一个人听到了(这地方是原法属殖民地),于是酋长放弃了吃他们的念头,但是要出道题考他们,答不对再烤了他们。这个题目是,让这三个家伙脱掉裤子,然后比一比他们的小弟弟非勃起状态下的长度,如果加起来有48乌古(注:乌古是当地部落的计量单位,1乌古≈0.33厘米),就放了他们,否则吃掉。测量结果如下,法国人18乌古,瑞典人27乌古,土摩托3乌古,酋长一算,正好,就把他们给放了。逃出部落的路上,法国人说,要不是我这么长,咱们都得死。瑞典人一听就急了,没我你们都得死。土摩托一听也急了,妈的,刚才要不是我偷偷勃起,你们丫都得死。

这个故事是我根据民间故事改编的,知道分子不用以先知的姿态告诉我你以前听过看过。当我把这个故事转给土摩托看,土摩托在SMN上就跟我急了:你敢诬蔑我,说我小!我可以实话告诉你,勃起的时候有23厘米。哦,天哪,69乌古。就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找到了自己的理想,虽然在过去二十多年我一直在为理想这两个字苦苦追寻,但是土摩托一句话,让我豁然开朗,他简直是人中“翘杵”,从那一刻,我就发誓,我他妈将来一定要拍一个毛片,让土摩托做男主角,这样有天分的人,不做男主角,真是浪费了。

2002年,土摩托带着他那本《来自民间的叛逆》回到祖国,回国后的第一件事是从书稿里找出一大部分情节交给了国家安全部门,这些在我校对时准被删掉的内容其实都是美国的高科技秘密。然后,他就成了《三联生活周刊》的记者。

我来介绍一下土摩托这个人,土摩托原产中国,后随商船移植到美国,因土壤和气候比较适宜,故在美国生长的比较好,美国激素和生长素造就了这个移植后的东方人的下半身,要不然土摩托今天事事讲究科学,就是因为他是科学的受益者。他身材魁梧高大,兴趣广泛,热爱文艺,喜欢旅游、摄影,喜食转基因食品,无论从外观还是内心,都深受女士们的喜爱。缺点是他跟女性聊天时都喜欢问人家说话有什么科学依据,比如,女孩说:“我最近胖了,太难看了。”土摩托会问:“胖了就难看?有什么科学依据?”所以,女孩子在跟土摩托对话的时候一定要想好下一句,否则会把你折磨到安定医院去。当然,瑜不掩瑕,土摩托身上有很多光辉灿烂和“源远流长”的优点,这足以使任何一个女孩子为之动心。

当年土摩托回国的时候,我曾问过他,是否有心仪对象?他摇摇头说:“我先后跟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捷克和斯洛伐克、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女孩谈过恋爱,现在不想谈了。”我想也是,跟六个国家的女孩谈过恋爱,也不错了。但是,人到中年,也是需要照顾和安慰的,土老师整天云里来风里去的,总不能像孙悟空一样生活,土摩托他也是人啊,虽然我一直以为他是外星人,可外星人也是人啊。接下去的话我就不说了,点到为止。

土摩托的多才多艺,我说过很多了,其实他还有另一个鲜为人知的特长,就是他对体育非常了解。在美国,土摩托一直关注各种体育运动,这些运动在中国都不为人知,他打高尔夫球、冰球、棒球和曲棍球,从来不用球棍和球杆,凡是需要打到门里和洞里的运动他都相当擅长。还有橄榄球,所有跟球有关的项目他都了如指掌。最近,中央电视台开始转播美国职业联盟的橄榄球赛,土摩托看完后差点背过气去,因为解说员根本不了解橄榄球——当然,中央电视台从来都是让不了解的人当主持人。为此,我在这里发出一个倡议,热爱土摩托的人,你们希望他上电视解说橄榄球、棒球、篮球、冰球比赛吗?去给中央电视台写信,强烈要求土老师主持节目,这样,你以后打开电梯就能看到土摩托坐在那里了。这个我绝对不是虚构,在中国,一个同时能了解橄榄球、篮球、冰球、棒球、弹球的人,我只发现了土摩托。这样的人才,整天让他往荒无人烟的地方钻,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最后,我再说说明年计划拍的毛片,今天吃饭,男女主角都来了,有照片为证。我在饭桌上给他们讲解了这部电影的重要性和艰苦性,不过他们都很有信心,作为中国毛片的先驱,他们深知担子很重,责任很大,并表示,一定要放下包袱,轻装上阵,一定要拍一部让大家都看得懂的国产电影。我也鼓励土摩托,将来,你就不叫土摩托了。他说,那我叫什么?我说,人们都会亲切地称你为“兔摩托”。



76 个黑猩猩响应 “多才多艺土摩托”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