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7-10-20 16:13:36 分类: 挨个祸害

 我好久没有见罗永浩老师了,他最近正在家里紧锣密鼓地赶写《罗老师谈减肥》,马上收工了。昨天给他打电话,罗老师在电话那端显得十分沮丧,像一个刚刚丢了玩具的孩子。

“罗老师,吃饭吧。”
“不想吃。”
“好久不见了。”
“你见不见有啥关系。”
“我没法满足你的身体需求。”
“我谁都不想见,包括能满足我身体需求的。”
“老在家里憋着干吗?”
“我愿意!”
“出来吧。”
“不出去。”
“会憋出病的。”
“没关系,有西医。”
“您最近肯定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我受到刺激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您到底受到了什么刺激?”
“这不是你学文科该过问的。”
“明白了,是跟方舟子的事情吧?”
“你别跟我提他。”
“我知道,我一直觉得,《太阳照常升起》是没有赵忠祥出演的《人与自然》,方舟子是用科学诱饵培养科学怨妇的黄埔军校。您终于从他那里毕业了。”
“我跟你说,我跟他的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得,罗老师,彪悍的怨妇不需要解释,您打住,我不问了,出来吃饭,好久没有恶心你了,不然饭局都不热闹。”
“不是有老六吗?”
“老调戏一个人也没意思。”
“不是还有土摩托吗?”
“我发现老调戏他会让人丧失想象力。”
“不是还有王小山吗?”
“丫最近戒酒了,调戏他一点快感都没有。”
“陈晓卿也可以调戏。”
“不行,一调戏他我就眼前一黑。”
“你自摸吧。”
“我青春期已经过去了。你,只有你才是我们最佳的调戏对象。”
“我心情不好,别调戏我。”
“我说你也是,干吗老那么想不开?你把方舟子当肘子吃掉不就得了。”
“没你说的那么简单,你看到了吗,牛博网被一群人给黑了。”
“哦,是吗?刚才出门前我还能进去。”
“就是刚刚被黑掉的。”
“谁干的?”
“应该是一群极端的苹果粉丝。”
“你看你,你说谁坏话不好,非说苹果电脑的坏话。”
“我就讨厌那些极端的傻逼粉丝,干一些弱智的事情。”
“那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呢?”
“现在不好说,他们是用苹果系统黑掉的,恢复起来比较困难。”
“你说这帮苹果粉丝干吗会这样呢?”
“自以为是,容不得别人说他们坏话,他们一直觉的苹果是世界上最好的操作系统,代表着未来,然后那个史蒂夫·乔布斯用各种愚民手段蛊惑一些人使用他们的破系统,他臭不要脸地说,我们跟Windows平分所有桌面系统,可是苹果只占这个市场的3%,还他妈好意思吹嘘自己好,好怎么那么少的人在用?”
“人家少而精。”
“精个屁,一堆垃圾。”
“你也是,你不用苹果不就完了。干嘛跟它过不去?”
“我之前也以为苹果好用,被他们花里胡哨的吹嘘骗了,就买了一台,结果越用越糟糕。”
“没事,苹果不是一直升级吗。你看我,就一直使用微软的系统,比较自在,自己掌控的操作空间比较大。”
“你说,都是操作系统,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
“还是人的问题,不过我看乔布斯没事还经常偷微软的一些东西,在某些内容上不知不觉用到苹果系统里面,大家不是也能接受吗。”
“但有些极端的傻逼苹果粉丝不能接受。”
“没事,你放心,将来苹果电脑除了外观跟PC不一样,里面会跟PC一模一样,但是它仍然叫苹果,而不是叫红果。”
“那你说这还有啥区别呢?”
“当然有区别啦。一个是在苹果的外壳里面安装Windows,另一个是在PC机的外壳里安装Windows,区别大了。”
“操,你脑子进水了?这就叫区别?”
“对,这就叫区别,至少在乔老爷那里,这就叫区别。”
“你说丫是不是神经病?”
“不是,其实丫比谁都明白,因为丫看到了这个世界上的神经病太多,所以才会有苹果,才会有他。”
“我很同情苹果粉丝。”
“我除了很同情苹果粉丝,也同情你罗老师。”
“干吗同情我?”
“因为你又变成了苹果怨妇。”

122 个黑猩猩响应 “苹果怨妇” 我要当猩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