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7-10-27 9:11:48 分类: 杂谈

“要不我上。”一直站在旁边的戴方说,“我还比他轻呢。”

“你瞧瞧人家晚报的,还是个女孩,再瞧瞧你们做网站的。”民警狠狠地瞪了陈晓卿一眼。

 

就这样,三个人商量好之后,土摩托躬下身子,民警踩在他的肩膀上,然后戴方顺势爬了上去。土摩托憋着气像是从地底下发出声音:“站稳了吗?我可起了。”土摩托哼了一声:“顶!”慢慢站了起来。然后民警也扶着树干站了起来。戴方站起来的时候,伸手正好能触到罗永浩的脚脖子。

“你能下来一点吗?”戴方说。

“阿姨,我不敢撒手。”罗永浩说。

“你往下点,踩住我的肩膀。”

罗永浩试了几次,发现总差那么一点,“阿姨,不行。”

戴方低下头对民警说:“差一点,怎么办?”

“要不我们先下去,让那个小伙子上,你个子矮。”民警说,“别勉强,你小心点。”

“我再试试。”戴方看了一下四周,她发现自己再往上爬,可以够到罗永浩骑着的那个树杈,爬到树杈上就可以把罗永浩抱下来。但是这中间还差至少三十公分。她心里试了几次,然后突然一用力,使劲一蹬民警的肩膀,大腿内侧紧紧夹住树干,双手往上一抓,一下扳住了那根树杈,再一用力,便爬了上去。戴方抱住罗永浩,“小朋友,吓坏了吧?”

罗永浩的身子都在哆嗦,“阿姨——”,然后又放声大哭。

“哭什么?马上就接你下来了。”舒非非站在地上嚷嚷。

“别哭,我们下去。”戴方安慰罗永浩。

 

当戴方低头准备下去的时候,才发现,她跟那个民警的肩膀有大约不止三十公分的距离,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踩到民警的肩膀,而且,她还要抱着罗永浩下去,这个动作是她在上来的时候没有想到的。

“我下不去了。”戴方低头对民警说。

“你干吗不让他下来?”民警说。

“他不敢下来,我就上来了。”

民警仰着头看着上面,“哎呀,还真有点麻烦。你呆稳了,别动,我们下去再商量一下。”

民警回到了地面,冲着陈晓卿就嚷嚷:“你他妈连个女孩子都不如,刚才要是你上去,至于这样吗?”

“我没说不上去,只要她同意直播,这事不就解决了吗?”陈晓卿不服。

“甭废话,跟我上去。”民警急了。

“那我要直播。”

“我就是不同意,干吗把我家孩子给播出去?他是未成年人。”舒非非决不让步。

“就是,你们网站整天什么都直播,未成年人保护法看过没有?”民警说。

“你们可以说我没有道德感,但是我很敬业,不答应我直播,我坚决不上。”

“知道法律上有不作为犯罪吗?”民警说。

“知道,那是对你们警察说的,跟我们普通人没关系。”

“对,现在警察要求你配合工作。”

“你没有这个权利要求我,除非让我直播。”

“我他妈大嘴巴抽你。”民警急了。

“你敢!”陈晓卿毫无惧色。

“算了算了。”土摩托上前拦住民警,“遇到这么一个没教养的人,犯不着跟他致气,咱们再想想办法。”

 

由于戴方也在上面,这棵树已经变得摇摇欲坠,地上的人看着树上,束手无策。戴方看着下面,开始有点害怕。这时,戴方的手机响了。

“喂?”

“戴方吗?你在哪儿?”

“我在树上。”

“稿子什么时候发?版面给你留着呢。”

“我现在在树上,下不来,不好说什么时候发稿。”

“你没事上树干吗?”

“一两句说不清,一个小时之后我差不多能把稿子给你。”

“那我等你了。”

 

快一个小时过去了,戴方的手机又响了。

“稿子发了吗?”

戴方开始有点委屈了,“你不知道我在树上吗?”

“你怎么还在树上?”

“我想在树上啊?还不是……”

“你赶紧下来写稿子啊。”

“我要是能下去不是早写了吗?”戴方因为恐惧和委屈,开始哭了起来,“就这么一件破事,非让我过来,结果我现在也下不去了。”

“那版面不能空啊。”

“你们自己想办法,我都这样了,还让我写稿。”

“今天没别的新闻,也没有广告,六百字就行。”

“六个字我也没法写。”

“我不明白你干吗上树?别哭了,赶紧下来。”

戴方气愤地掐掉了电话。

“阿姨,您别哭,我都没哭。”

戴方愣了愣神,又拿出手机,反正也下不去,干脆用手机发稿吧。

 

张小强一瘸一拐地从外面进来,看到院子里有很多人,便凑了过来。“大妈,还没弄下来?……哦,人也上去了。”

民警回头看见了张小强,便说:“正好,你来搭把手,上去把他抱下来。”

“我?”

“对。”

“上去?”

“对。”

“怎么上去?”

“咱们三个搭人梯。”

“够呛,我的脚脖子扭了,吃不上力。”张小强指指自己的脚,民警低头一看,张小强的脚腕子裹着一层厚厚的纱布。

民警摇摇头:“我处理过数不清的疑难问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这么简单的事情就是解决不了。”

张小强说:“要不把树砍了吧?”

“这得经过有关部门的同意。”民警说。

张小强回头对刘大妈说:“我早跟你说过,猫是会下来的,你就是着急。”

“我哪知道会这样啊。唉,都是我不好。现在两个人都下不来了。”

“我跟您说啊,猫不下来,可能有别的原因,我认为,从猫的习性上来讲,可能它遇到了一些威胁,比如另外一只猫。”

“对,肯定有。我刚才端了一点猫粮,我回屋的工夫,就被野猫吃了。”

“嗯,现在最好的办法是,把那只野猫抓出来,然后关起来。”

“你怎么不想想先救人?”舒非非说。

“要不拨119,叫辆救火车?”土摩托说。

“来了也没用,你看你们住这地方,救火车根本进不来。”民警摇摇头。

 

这时,那只蹲在树梢许久的猫,开始站起身子,缓缓地向树干方向移动,它小心翼翼,一边走一边望着上方的两个人,走到树干处,它抱住树干,开始往下移动。地上的刘大妈赶紧凑了过去,生怕这只猫摔下来。这只猫一点一点往下挪,挪到距地面约两米处的一个树杈后,它转过身,面朝地下,停顿了一下,然后倏地一下从上面窜了下来,跳到地上后,一溜烟地向屋子里跑去。

陈晓卿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看来人在进化过程中出了点问题。”

 

人上树下不来的消息,引起了很多市民的兴趣,这两天,这个四合院的门口一直有人驻足张望,还不时出一些主意。最后,这件事惊动了市长。市长很生气,一拍桌子:“一群废物!人上树下不来都成了新闻,太荒唐了!”然后对秘书说,“走,我要现场办公,亲自解决这个问题。”

市长来到了这个四合院。市长的到来,给营救工作带来的很大希望。愁容满面的刘大妈,见到了市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就哭了:“市长啊,您这么忙,都是我不好,还要耽误您宝贵时间。”

市长微笑着安慰刘大妈:“大妈,您不要这么说,这上面两条人命呢,人命关天,这种事我必须亲自解决。”

然后,市长把民警叫过来,听了民警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汇报后,对秘书说:“把公安、消防、城建、文物部门的相关同志叫来,我们现场开个会。”

没多久,各部门的领导来到了四合院,市长很严肃地说:“今天把大家召集过来,主要是救人,由于这棵树比较特殊,导致人上去下不来,我看,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消防部门提供一辆救火车,用救火车上面的梯子把人接下来。”

“市长,您也看到了,救火车根本进不来。”消防部门的领导说。

“我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把文物部门的同志叫来,你来看看,这个四合院是否还有保留价值,如果没有,把它推倒。”市长说。

“这片四合院是清初时期的建筑。”文物部门的领导说。

“这样的四合院还有多少?”

“还有几片。”

“那就把这个四合院拆掉。”

“可是拆掉后,这几户居民怎么安排?”城建部门的领导问。

“这么大的城市,难道还安置不了这几户人吗?如果这几户市民没有地方住,那是我做市长的失职。你想想办法。”

骑在树上已有两天的戴方用微弱的声音对市长说:“市长,我可以采访您吗?”

市长微笑着说:“小同志,你的敬业精神很值得我学习啊。”

就这样,戴方继续用手机写了一篇现场体验式采访报道。

几个小时后,一辆推土机开进了这个胡同,为救火车开辟了一条通道,然后,救火车开进来,像伸出救命之手一样把梯子伸了上去,一个消防队员上去,把罗永浩和戴方救了下来。

第二天,这个四合院的人们搬进了一栋楼房。戴方作为系列新闻报道的记者,再次来到这个小区,采访这几户因祸得福的居民。

“刘大妈,能说说您此时此刻的感受吗?”戴方问。

刘大妈望着干净整洁的小区,脸上笑的跟朵花一样:“我再也不担心我家小猫上树下不来了,你看这小区,别说树了,连棵草都没有。”

(全文完)

73 个黑猩猩响应 “救猫记(6)”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