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7-12-14 4:37:41 分类: 杂谈

 每年这个当口,就会有一个公共话题抛出:赵本山上不上春晚?这让我想起好像在延安时期,毛泽东便秘,大家都很关心,他能不能拉屎关系到民族兴亡。其实赵本山能不能上春晚,什么都关系不到,只是在这个娱乐时代,什么东西说着说着就会变得饶有兴致,进而就成了大事。所以说,104个矿工的死可以轻如鸿毛,洪金宝的“死”就可以重如泰山。

每年都说赵本山上不上春晚,这也说明观众对春晚的失望,能看的只有赵本山,换句话讲,只要赵本山能在春晚上出现,其余四个小时你就是一直播放《如何养猪》节目都会有人等着看。这是一个国家电视台几十年的形象工程、面子工程的悲哀。你别看每年春晚导演都信誓旦旦地说:“有没有赵本山一点都不重要。”但你没有一个我看看?

其实我一直觉得,春晚就是一个让大家娱乐的节目,弄点相声、小品就行了,但是这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做加法,赋予了春晚各式各样的意义,最后变成了政治,也就变成了扯淡。但是由于它的影响和这个盘子商业价值,它变成了最完美的商业与政治的苟合,你在除夕夜的每次笑声都被打上了很明显的政治烙印,你笑不笑其实能验证出你内心的政治立场问题,不信今年你看的时候留意一下。

但是,今年赵本山老师能不能上春晚就是个很有趣的问题了。

大家知道,赵老师的父亲前几天去世了。赵本山是个孝子,连台北都没去,直接去沈阳。而且恰恰在这个春晚的节骨眼儿上。平时无风都起浪,今年父亲又离开了,这为“赵本山今年上不上春晚”的年度话题又涂上一层神秘色彩。

从目前媒体报道的情况来分析,赵老师上春晚的可能性很大,大概不会因为家人去世而受多大影响。我思考的是,如果今年赵老师的父亲没有去世,他会不会上春晚?也就是说,其实家人去世对赵老师能否上春晚影响并不大。

真正影响到赵老师上春晚的因素是一个跟小爬行动物有关的事件,这件事把赵老师放进了一个敏感的漩涡。我分析,假如没有“家父”去世的影响,赵老师上春晚也会成为一个难题,尤其是对春晚的导演来说。你说让他上,偏偏赶上这么一个敏感事件,而且又是大过年的,会遭到多少人骂。可不让他上,肯定会有谣言起于青萍之末,而且会越传越邪乎,反而把事情搞大。所以,上,是扼住谣言扩散的最佳方案。今年的春晚对赵老师来说,真是最艰难的一次。

我见过两次赵本山老师,都是采访,感觉赵老师是个很实在的人。的确,我是东北人,东北人之间的交流,会有一种相通的东西不用解释,可以心照不宣。

第一次联系赵本山,先跟他的手下联系,我把电话打过去,说明采访来意,对方说:“《三联生活周刊》是一本什么杂志啊?是新华社办的吗?”我说:“不是。”对方说:“那我们不接受采访。”原来他们知道中国的媒体除了中央电视台就是新华社。我说:“虽然我们不是新华社,但是新华社归我们管。”对方一听来了兴趣:“是吗?那我们考虑考虑吧。”我说:“别考虑了,我们的影响很大的。”对付势利眼,你只能用这种方式。于是我很顺利地可以采访赵老师了。

我不想这样欺骗对方,但是对付一个没有什么文化、突然鸡犬升天的农民,这种方式无疑是最佳选择。哥们也是农民,太知道农民兄弟需要什么了。

赵老师还是很没架子的,跟你说话,句句都能掏心窝子。“一会儿采访完咱们吃饭,我准备了杀猪菜,没有比这个更好吃的了。”作为农民,我的理解是:你赶紧问,我们该吃饭了。东北人,农民式的交流方式,让我多么心领神会。这才叫东北话。

我眼中的赵老师,跟我们村的某个农民兄弟没什么区别,即便他成了一个中国最牛逼的小品明星,我也这样去看他。这不是对赵老师的不尊重,恰恰相反,我很敬重赵老师,敬重他的艺术才华,但是很遗憾的是,我在敬重他的同时,也看到了他跟我们村的人有很多相同之处,可以说是那种天生的农民劣根性或者冠冕堂皇的说法叫做“纯朴”,或者说是一种农民式的狡黠。

什么是农民式的狡黠?你看看《亮剑》里面的李云龙,就知道什么叫农民式的狡黠,你看他跟国军将领打交道使得那种无赖,你看他跟日本鬼子斗智斗勇显露出的那种小聪明,这就是农民式的狡黠最好的写照。

赵老师很聪明,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干什么,该说什么,也知道该获得那些该属于自己的利益,你会说,人们都会这样。对,关键是用什么样的方式。赵老师不仅仅是一个小品演员,他是一个生意人。他在东北有很大的企业,这让他足以利用他的优势把他的想法变成现实。他独特的表演方式成了他打通任何障碍的敲门砖,因此他成了春晚的台柱,谁敢忽视这个“靠山屯”的农民?所以,赵老师敢叫板央视,但是他没有像陈佩斯和朱时茂那样被央视封杀,用我们东北话讲:赵老师会来事儿。

但是,农民式的狡黠,毕竟是有它的局限,它仅仅是小聪明,不是大智慧,赵老师在舞台表演方面的确有他的大智慧,但在舞台之外,农民式的狡黠恰恰又限制了他很多东西,只要放在他的农民式逻辑中,就能体现出他的智慧,但超出这个范围,就会变成“《三联生活周刊》是新华社办的吗”这样的局限。

赵老师玩足球,结果被玩了。那时候他接手辽宁队,其他俱乐部的老板都很喜欢赵老师,好,看在赵老师的面子上,我让你一场,但是之后我们可就不客气了。所以,赵老师产生一种幻觉,以为玩足球也行,其实人家是出于对您的喜爱友情赠送,动真格的您肯定玩不过这些老江湖。所以赵老师被足球玩了。

同样,他这种农民式的狡黠在最近又被局限了,这次可不像输掉几场球那样简单。可偏偏又在春晚这个节骨眼儿上,假如赵老师不那么哥们义气,或者他看得更加高远,不至于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但这恰恰就是农民式的狡黠的局限,小聪明永远代替不了大智慧。

希望赵老师能顺利上春晚,给全国人民带来快乐,虽然他的忽悠广告给很多人带来了痛苦。

143 个黑猩猩响应 “赵本山与春晚”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