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8-01-25 7:26:57 分类: 杂谈


1月23日这一天发生了很多大事,比如朱元璋建立了明朝,布哈林被判处死刑,中央政府决定军队介入文革,《红与黑》的作者司汤达老师呱呱坠地,北京音乐台建台……在这一天也发生了很多不起眼儿的事情,2008年的1月23日,北京的一群狗仔队们人模狗样地聚集在女人街的一家饭馆,相互舔舐,交流他们做狗仔队的心得。我有幸旁听,感觉比《论语心得》精彩。所以,今天这篇博客,就谈谈狗仔队,我们身边的狗仔队。

我跟这次狗党们聚会的发起人马健龙说:今天是明星的节日,他们不会担心有人跟踪,因为北京的狗仔队们今天都到齐了,那边的明星在夜幕下可以肆无忌惮了。今天是狗仔日,每次狗仔日,都是明星的节日。

我跟马健龙认识是在21世纪初,如果你在球场上见到小马,会当成郝海东。他供职于《天津日报》,现在是驻北京记者站主任。在我国天津,出来两个跟狗有关的名牌,一个是狗不理包子,一个是狗仔队的队长卓伟。在我看来,马健龙老师对卓伟老师的影响很大,小马是藏在狗仔队幕后的策动者。我跟小马每次聊天,谈的都是新闻理想啥的,有一次他开车从天津送我回北京,聊了一路,他希望做一个真正的记者。但是在中国,做一个真正的红包记者很容易,做一个真正的记者很难。

我接触卓伟还是在张艺谋拍《十面埋伏》的时候,他跟冯科联手把电影的人物造型和情节曝光,弄得老张很生气,卖盒饭的张伟平也很生气。所以我就去采访卓伟跟冯科,后来这篇报道没有发。那时候,卓伟跟冯科刚刚踏入狗仔队的行列,第一件事就干得很漂亮。

我跟冯科认识还是在2001年,那时候我在瞿优远老师的《体坛周报》打工,冯科是瞿老大的司机。在此之前冯科是湖南射箭队的队员,有一次训练的时候不小心射死了一头华南虎,害的周正龙找不到证据了,只好弄了一幅年画糊弄大家。湖南省体委认为事情很严重,副局长熊倪勒令冯科退役。说熊和老虎都是森林中的哺乳动物,你射死了老虎就是对熊的不尊重,所以我姓熊的不能答应,退役吧。退役后,冯科老师上学,毕业后去湖南体委办理手续,正好碰上瞿优远老大到湖南体委办事,瞿老大问冯科,你要不要跟我混,冯科说:只要有肉吃我就跟你走。瞿老大拍了拍冯科的肩,冯科就听他的安排了。

有一次马健龙认识了冯科,聊天中得知冯科以前是射箭的,便说,你瞄准不错吧,要不你去当狗仔队吧,端相机肯定很稳当。马健龙拍了拍冯科的肩,冯科又一次听了别人的安排。在卓伟的带领下,冯科冒着被剧组的人扔进河里的危险,河里来水里去,终于成为一名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狗仔队。

卓伟创造了大陆狗仔队的历史。马健龙说:“以前我到处乱跑,卓伟天天煲电话粥,所以他的稿发的比我多,我特别不平衡。后来卓伟干了狗仔队之后我就特别佩服他。以前我还有种意识,采访的时候跟明星交朋友,后来我明白了一个真正的记者是什么,就是他永远是一个独立的观察者,像影子一样观察着娱乐圈,而他从来不跟这些明星交朋友,交了朋友就没法干这事了。很多人觉得自己在娱乐圈有几个明星朋友而感到牛逼了,而卓伟因为在娱乐圈里八年而没有一个朋友而牛逼了。”

王小渔我以前不认识,但是他的名声早已与巩俐齐飞,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

我说说我对狗仔队的理解,以前我看过两本书:《我是帕帕拉齐》《虚伪者的狂欢节》,这两本书让我明白了一件事,大众心理真正需要的是什么。除了股票的涨跌让大众肝颤,就是八卦让大众狂欢。我觉得社会需要狗仔队,他们做到了一种制衡关系,让这个社会更和谐了一些。

大多数人对狗仔队缺乏一种真正的认识,认为他们是下三滥,偷鸡摸狗,不是真正的记者。事实上,真正的记者哪个是西装笔挺地毫无阻碍走入一个被采访者家里,然后把人按在座位上顺利采访的?这样的采访是个局。一篇好的采访,都是用麻烦换来的。很多社会记者用偷偷摸摸的方式报道真相,我们都很佩服他们,因为他们体现出一种社会责任。但是一名狗仔队用偷偷摸摸的方式报道真相,我们的脑海理会浮现出一张丑陋的嘴脸,因为他们的真相没有让人看到社会责任的存在。这就像很多人嫖娼一样,爽了之后还要鄙视妓女。当你看完一篇八卦新闻,好奇心在获得极大满足之后,一定还会骂一句这个狗仔队真不是东西。其实不是东西的可能是那个明星。事实上狗仔队并没有直接去体现社会责任,但你想想,没有狗仔队,这些明星中就会有人蹦到天上,成为公害。

 我们普通记者可能关注的是一个明星外在的东西,而狗仔队则关注他们的动作。在一个到处都充斥着谎言的社会,狗仔队所起到的作用就是尽可能揭露一些真相。王小渔说:“所谓娱乐圈里没有真正的真相,我们只是逼近真相。”另一个狗仔队(名字没听清楚)说:“其实一开始我不喜欢狗仔队,违背我从小受到的教育的原则。慢慢觉得做狗仔队挺好的,我们对娱乐圈有威慑力量。”一个叫小姚的狗仔队说:“相机我用了很多年,但是感光度我从来就没用到过3200。后来发现经常会用到这个感光度,干了这么多年摄影,没想到照片会这么拍,我觉得我们比跑会拿红报的记者更有意思。”王小渔说:“我们不仅要挑战相机感光度极限,还要挑战人对娱乐理解的极限,挑战娱乐圈规则的极限。”

狗仔队应该是最好的记者,他们执着、敬业、吃苦耐劳、有奉献精神,比起大多数记者,劳动强度是很难想象的。卓伟为了拍到汤姆·克鲁斯,在草窠里趴了十多个小时,已经快跟邱少云差不多了。他们为了求证夏雨跟高圆圆是否真的好上了,整整盯了3个月,终于把他们俩盯的住到一块去了。卓伟跟另一个狗仔队一直盯了一个星期才把胡紫薇从家里盯出去,而冯科同学还在此次盯梢中不小心开车撞破了头,在家歇了一周。

老板们聚会的时候会说:“你最近又收购了哪家公司?”
白领们聚会的时候会说:“你最近买没买LV新出的那款皮包?”
城市中产者聚会的时候会说:“你最近买了哪只股票?”
而狗仔队们聚会的时候会说:“你们明天头条是什么?”一个说:“那英跟她男朋友。”另一个说:“我们是赵薇跟王励勤。”

历史留下来的都是那些戏剧性的故事,人类自从有文字记录以来,不同年代的人用不同的方式在书写那个时代的八卦,在一个用名声可以换来金钱的今天,有狗仔队难道不正常吗?

所以,很多娱乐公司都会把现今活跃的狗仔队照片贴在墙上,时刻提醒那些刚刚入道的艺人,记住这些脸!你要是堂堂正正的话担心个啥?你真的会相信明星可以做到自律吗?明星作为社会上的一类群体,他们享受着因为媒介传播给他们带来的名声,并且很享受这些,同时还能带来更大的经济利益,由此让他们在公众中产生一种特权,这种特权有时会超越法律和规则。同样是劳动付出,普通人却享受不到。因此,让这些明星减少点私人空间,换回名利,算是一种能量守恒转换,没什么亏的。后面有个尾巴盯梢,那是你的光荣。

我在参加这个聚会之前,很好奇这些狗仔队在干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时是否会有安全问题。马健龙老师说:“这个安全建立在新闻真实性的基础上。为什么很多娱乐记者摊了很多官司?是因为让人抓住把柄了,你报道的新闻是不真实的,他抓住了就会有勇气去办你。但是狗仔队就是坚持新闻的真实性,就是所见所闻所得。所以明星心虚,他们不敢拿假的东西对抗真的东西。”卓伟说:“威胁的少,求得多。但我不会听他们的话的。我认为,在坚持新闻真实性的前提下,不懂得新闻看点和卖点的记者不是好记者。比如□□□是否结婚八年?她实际上就是被人包养的。如果我写她被人包养,那很轰动,我也知道,但是没有证据,所以没法写。”

狗仔队一定要抓住明星的命根,这样明星就没办法了。冯科说:“我就是《甲方乙方》里的那种流氓无产者的心态:‘你告我啊!’”

你可能会说,明星也是人(这是小强老师的口头禅),卓伟说:“中国老百姓有一种不好的心理,总是把一些名人跟道德完人划等号,总觉得在事业上取得成功的人在道德上也是完美的。其实恰恰相反,很多取得成功的人都是很肮脏的。我觉得他们的伪装就应该剥去,就应该暴露出一些真相,娱乐圈就是充斥着一些谎言,比如□□不承认跟□□,不承认是第三者,后来我们盯着盯着他们一起就回公寓了。”

王小渔说:“我不想把狗仔队这个职业说的有多高尚,在中国,高尚不见得就是美丽、完美的东西。这个社会有些东西你是不能要求平等的,我们觉得自己做得正确就行了。今年有两件事,一个是□□在建外跟一个女的亲嘴,登到网上,先是□□见到之后暴跳如雷,之后有一个女的出来顶包,说我就是这个女的,我是□□同事,我们在一起,但是没有亲。其实我们拍到他们抱在一起亲了,但我一看这女的不是我那天看到的那个女的。如果我想创造新闻点的话,我会跳出来说她不是。但我觉得我把这个信息传递出去就行了,老百姓会有一半人骂记者,有一半人会骂□□。可我就是想告诉你他们俩在那儿亲了,你爱信不信爱立信。还有那个□□□,他就是在钱柜那里跟人激吻八分钟,那个程度我们都把快门放到4秒钟拍,拍出来都不虚。他说他没亲,那个人不是他。他作为一个明星,还在博客上骂什么狗仔,什么被你们利用了。我站在他的角度会想,他回家之后老婆会跟他闹离婚,所以我就是把我见到的东西呈现出来就行了。你说,要是咱们是明星的话,这种事咱们就不干吗?也不见得。”

事实上,现在的很多明星、经纪人、娱乐公司老板很喜欢狗仔队,因为这个很吸引眼球,只要不是对艺人毁灭性的打击,他们都很开心,这样可以轻易上到新浪网的娱乐头条,而且省去向新浪的娱乐编辑送的一笔数额不小的红包。其实狗仔队、大众、明星(演艺公司)三方都是获利者,是吉祥三宝的一家。可是你再仔细想想,最大的获利者是谁?还不是那些明星和演艺公司吗。当黄健翔因为一个记者的报道让他感觉不爽站出来骂街的时候,我们都该想想,凭什么婊子牌坊都让他一个人占去啊?事实告诉我们,他最终是一个获利者。既然如此,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就请你Shut你的Up。

那天聚会的很多狗仔队大都供职于新浪搜狐两家网站,这些狗仔队牛逼的是,他们都相互掌握了对方网站高层领导的八卦,IT行业为了利益造成的门户对立常常使他们剑拔弩张,互为攻讦。我估计以后要是把这些网站逼急了,说不定真的动用狗仔队出场,想想就够刺激的。

我能想象得出,狗仔队的非正常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每当夜幕降临,他们消失在夜色中,过着黑夜比白天多的生活。王小渔的太太这样说:“人生本来很平淡的,因为有一个狗仔老公而变得很精彩。”

你可能会说,他们说的话都是真的吗?这次聚会是真的吗?又是你虚拟出来的吧?我实话告诉你,那天聚会,我坐在卓伟跟王小渔中间,我坐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录音笔拿出来,按下录音键,然后放在手机下面,把整个聚会过程都录下来了。我是狗仔中的狗仔。

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注意到我拿出录音笔这个细微动作了,也许他们都看到了,并且暗自发笑:王小峰,你中了我们的奸计!

注:文中出现的□□部分请大家自由填空。

113 个黑猩猩响应 “狗仔日”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