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6-06-27 1:41:41 分类: 杂谈

我看球看演出都习惯睡觉,但是今天意大利和澳大利亚比赛,最后我没睡成。昨天就一天没睡,本打算利用比赛期间睡觉,结果被黄老师吵醒了。你们都有这样的经历,被惊醒的人都惊魂未定,这时我还听见黄老师在电视里高喊,我迷迷瞪瞪的,以为中国实行三权分立了呢。定了定神,原来黄老师在庆祝意大利进球。那感觉,吓得我差点哭了。不就是进一个球吗,我以为抢鸡蛋呢。

当我真的把神定下来,我觉得,黄老师这一做法,可能有点过分,但是我支持黄老师这样做。大家之所以认为黄老师疯了,就是平常我们都以一种不疯的状态对待任何事情,所以,当一个人越轨之后,所有人都会扑上来攻击这个人。这就是习惯问题。我们都按这个规则游戏,你凭什么那样玩?

黄老师就这样玩,虽然失态,但是很好,像一声春雷,在中国电视转播界炸开,我就失态了,怎么了?我就喜欢意大利,就讨厌澳大利亚,怎么啦?咱们中国人一向很含蓄,能出来一个赤裸裸的人,很好。

黄老师一向很性情,像这样的解说员,在中国绝无仅有,所有解说员、主持人都端庄地出现在观众面前,假模假式的,但是,今天黄老师突破了这个禁区,人不是机器,就该这样,想唱就唱,想喊就喊,有了快感你就喊。

所以,我爱黄健翔。但愿他没什么麻烦。

97 个黑猩猩响应 “有了快感你就喊”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