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8-06-05 12:49:56 分类: 闲扯

欧洲杯马上就开始了,有朋友问我支持谁,我想半天想不出来,说谁也不支持。人家说,你真没劲。

没有倾向性去看体育比赛的确很没劲。自从我对体育比赛感兴趣,我周围的人在谈论比赛的时候都有倾向性。最早可以追溯到上初中,那时候我跟所有中国人一样,看比赛当成爱国主义,比如那时候的女排,觉得女排赢球跟现在听说GDP打滚上升一样兴奋。但是看足球,就觉得没那么兴奋了。1981年,你大概还没出生呢,我看中国队冲击世界杯,看得我好难受,后来就不那么投入了。但是养成了踢球看球的习惯。

那次世界杯外围赛,有个人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他叫杨玉敏,我发现他跑得真快。后来我踢球的时候,除了跑得快,没别的特长,业余球员踢球,只要有点一技之长就能吃得开。我就靠这点本事从初中一直踢到大学毕业。我踢球的心态永远是:你丫有本事就追上我。直到我挂靴,我都不知道什么带球过人,不知道什么叫假动作,不知道二过一,我唯一的处理方式就是把球踢到对方后卫的身后,然后开始百米冲刺。还好,从初中到大学没碰上一个跑得比我快的,业余球员都有一个中国职业球员的毛病,就是转身慢,所以当时我很占便宜。

要是当时我没看到杨玉敏踢球,我都不知道该模仿谁,到底是该朋克,还是金属还是嘻哈还是嘻哈努克,真说不清。所以说玩摇滚抄袭别人形成自己的风格是多么重要啊。

虽然我很喜欢踢球,也喜欢看球,但是一直无法成为某支球队的支持者,初中班里有个同学,质问我是否支持北京队?我说我又不是北京人,干吗支持北京队?同学急了,跟我讲了很多支持北京队的理由,相当于现在玉米们布道讲让你如何喜欢李宇春一样。

我看足球一直停留在看热闹的阶段,而且我一直觉的足球比赛就是乱来的游戏,所谓技战术都是瞎扯,都是个人能力的体现。中国队踢442,巴西队踢442,中国踢巴西就赢不了人家,肯定不是没有很好贯彻教练的意图,而是个人能力不行。之所以要弄出个什么阵型,是因为球场太大,为了减少球员跑动距离,节省体力,提高劳动效率。既然这样,就当热闹看呗。

看世界杯的时候,我总希望能看到类似危地马拉这样的球队能拿世界杯,因为我不喜欢秩序,凭什么老是巴西队拿世界杯啊。以后可以让圣多美和普林西比、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捷克和斯洛伐克、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圣基茨和尼维斯、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这类两支球队一起上场比赛的队拿一次冠军。

每逢大赛,我总是被孤立,因为身边充斥着各种球队的支持者,女孩一般偏爱意大利和英格兰、阿根廷、西班牙这类盛产个把帅哥的球队,男人一般都会表现出一副很专业的样子,喜欢技战术比较老道和尚尼姑的球队,比如德国、荷兰、法国、巴西。还有一些人可能会根据周边环境,以变色龙的心态去支持大多数人喜欢的球队,一来该球队战绩不会太差,喜欢起来也很体面,二来共荣共辱,如果巴西输了,伤心的肯定不止你一个人。

而我就比较茫然,无法全情投入到某支球队身上,跟着人家同喜同悲。后来我就慢慢习惯了外行看热闹,让他们内行去看门道吧。其实我周围还真没一个内行,不过一般是否内行要看你投入的程度,你投入的比较深,就貌似内行了。

我上海有个朋友叫安雅,就是我家安雅,她是个不折不扣的球迷,她是马爹利马尔爹利AC米兰意大利队的忠实支持者,每年6月26日,她都会给保罗写一封信,虽然保罗没有给他回过信,如果她给老罗写信,老罗一定会回信的。有一次我听她侃球,真把我给侃晕了。她给我讲了一晚上穆里尼奥穿的各种阿妈妮牌的军大衣的来龙去脉,看我都傻了,她说,一般球迷都知道这些。并且,她是我见到的唯一一个把足球当成政治和文化去研究的女球迷,她所认识的意大利语只包括Milan和Maldini两个单词,但是她能像单田芳一样把意大利足球史讲个通透,上海的电视台可以请她去做欧洲杯的转播嘉宾。

我就不如我家安雅,我根本记不住那些球员的名字,更别说穿的是几号球衣了,至今我能记住的就是“3号隋波”。每次我回忆起黄健翔发飙那次解说总想不起来那个灵魂附体的意大利3号后卫叫什么索?我老是一张嘴说成加图索。而对于球员的成长经历以及加入过哪些俱乐部,现在的状态,身高体重,什么发型,戒指戴在第几根手指头上,进球后的庆祝动作,擅长踢弧线球还是踢弧圈球,习惯左脚踢球还是右脚踢球,在场上的位置是否飘忽……这些球迷该知道的最基本的常识,我几乎从不关注,有段时间让我恼火的是,那个俄国富商到底叫阿布拉莫维奇还是叫伊布拉西莫维奇,一直没搞清楚。后来看电视才知道,伊布拉西莫维奇是瑞典的前锋。

我从来没有买过一件球衫,不管是巴萨的还是曼联的。在街上或电视上看到的球星做广告,我能认出罗纳尔多,他总是举着金嗓子喉宝傻笑。还有贝克汉姆,小罗纳尔多,我一直把贝克汉姆当成娱乐明星,我一直把小罗当成摇滚歌星,这样就好记了。

我看球的时候总容易走神,不管比赛有多精彩,比如两支球队厮杀的正紧,就想,这时主裁判的短裤的皮筋突然断了该多好玩啊。他肯定提着裤子吹完剩下的比赛,在示意直接任意球和间接任意球的时候都没法做手势。我在1985年的时候看比赛就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当时是八一队和中国青年队比赛,比赛中八一队一名球员倒地不起,队医见状,拎着赤脚医生卫生箱就往场里跑,八一队的队医是个女同志,跑到一半,一个球员急赤白劣地挥手示意队医不要过来。然后跟场边的人比划半天,后来我看到一个人拿着一条短裤走了过来,走到场边抛进了场内。然后八一队的队员围成一圈,里面的那个人鼓捣半天,然后魔术般变出一条短裤走到场边交给队友。裁判一声哨响,比赛继续。那时候国产运动服质量都不过关。

我喜欢看这样的比赛。希望这次欧洲杯能多出现这样的场景。

我看球走神还有个原因,就是注意力总是集中在解说员上面,而不是球场上。解说员说句什么话总能让我浮想联翩半天,比如有一次韩乔生老师说,沙特队的体育场是新建的,上面有现代化的设施,地下藏着丰富的乌金……我就想,中国队一个飞铲,搓下一块草皮就能发生井喷,如果发生井喷,是把石油点燃了还是找王进喜用身体堵住井眼?像中国队这种铲球技术糟糕的球队,一场比赛下来能铲出几个井眼?一场比赛下来,球场是不是就变成广场喷泉了?就这么一句话让我走神十分钟。我为什么喜爱韩乔生老师啊,就是他激发了我的创造性思维。

相比之下,我不太喜欢黄健翔说球,没法诱导我的想象力。有一次我挺喜欢孙正平说球,好像是足协杯,山东对大连,山东后来赢了。孙老师说:“我操,这场比赛真他妈神了,一波三折,真他妈不可思议……”然后我就想,孙老师的数学题出的还挺难,一波三折,俩波几折呢?害得我算了半天。

欧洲杯比较好看,但我觉得没有世界杯好看,世界杯没有甲A好看。欧洲16支球队都是强队,落差不大,看不到11:0这样的比赛。世界杯好玩就是因为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干什么的都有,感觉像是世界格局的一次检验,强队还那么强,弱队还那么弱,但是一定会闹得鸡犬不宁。我最喜欢的一场比赛是上届世界杯荷兰跟葡萄牙,必须动手打起来才行。总体来说,足球是丑恶的,还足球本来面目势在必行。像荷兰与葡萄牙这样的经典比赛每次大赛都该出现几场才行。

应该说说我喜欢哪支球队,我喜欢波兰队,原因是我刚看了一部波兰电影《盗走达芬奇密码》,八竿子扯不到一起,我不知道波兰队有哪些有名的球员,也没看过他们的比赛,他们踢成什么样都不要紧,哪怕拿了冠军我也不介意。我不喜欢的法国队,但上次世界杯我跟非非打赌,我赌法国赢,她赌巴西赢,结果我赢了一张飞机票,但是非非没有兑现。这次给我的教训是,以后不要跟名字有“非”字的人打赌——口是心非。



132 个黑猩猩响应 “我是个正宗、典型、资深的伪球迷” 我要当猩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