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8-09-08 18:00:33 分类: 杂谈

一棵植物和一只动物,都能整到意识形态的高度。中国现在没有国花,也没有国鸟。据说以前评过国花,好像在菊花、牡丹、梅花三者之间不相上下,后来不知道怎么不了了之。据说很多人倾向菊花和牡丹,梅花有点争议,因为梅花是国民党的象征。可我觉得国民党不也是中国的么。但是国花是一个国家的象征,什么东西一象征就不好玩了。比如前段时间的那枚印章和五个妖怪,就是因为象征性太强,反而失去了其可爱有趣的一面。

最近在讨论国鸟,据说丹顶鹤众望所归,我觉得也是,鹤的性功能比较强,貌似很忠贞,自古以来就是人们图腾的对象,松鹤延年,性功能很强,寿命也长,且忠贞,这不就是人类追求的境界吗。目前丹顶鹤主要在中国,俄罗斯和日本也有点,所以把丹顶鹤列为国鸟倒也未尝不可。

但是选着选着就出麻烦了,丹顶鹤在拉丁文里叫“日本鹤”。你想想,一个国鸟跟日本扯上关系,就让中国人不舒服了。凭什么我们的国鸟叫“日本鹤”?爱国主义立刻油然而生,不行。可是不行也没办法,你不能去改拉丁文吧。如果那个德国人当年不是在日本而是在苏联发现的丹顶鹤,他又会怎么命名呢?其实我觉得,如果丹顶鹤的拉丁文名字要是叫“美国鹤”,妈逼的一准能通过。

目前中国人在这个世界上能维护自己尊严的好像就剩下民族主义了。不就是一只鸟吗,哪怕它代表一个国家的象征,也不至于敏感到连拉丁文都翻出来吧。你说万一再选出一个别的鸟,过两天韩国人论证说这鸟的祖先在韩国咋办呢?人家马上申遗,咱们岂不被人耻笑了?你还别说,韩国人可能现在正在调查研究,过两天说不定就拿出一个《丹顶鹤是韩国人的始祖鸟》,然后肯定把拉丁文的“日本鹤”改成“韩国鹤”。而我们好像就没这本事,一听说“日本鹤”就打退堂鼓了。“干部”这个词好像也是源自日语,我们国家领导人也是国家干部,这又怎么解释呢?

强行插播一段广告:
本年度DV《你丫真狠》需要冠名和贴片广告,有意者请跟我联系,邮箱
dundee@126.com

所以说,不管一个国家的文化历史有多悠远,史料多么丰富,一遇到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立刻就哆嗦了。我觉得丹顶鹤挺好的,至少在我男的看来,长寿、性欲强和忠贞是我追求的。在女人看来,长腿、身材苗条、性欲强、长寿、忠贞也是她们追求的,我看就这样吧,国鸟就丹顶鹤算了,管它什么拉丁文拉风文呢。你说如果拉丁文不叫日本鹤,俄文、德文、法文或者希伯来文、阿拉伯文翻成“××鹤”,我们的民族愤青不舒服了咋办?到时候西方人又该说“中国愤青威胁论”了。

当然,你会说,国鸟是件严肃、庄重的事情,涉及到国家尊严。要是没有拉丁文呢?就没这问题了。所以我们的秦始皇老师在当时应该把国鸟选下来,第一当时没有拉丁文出现,第二当时还没有日本,可能是他派徐福东渡采集仙丹,才发明了日本。可惜秦老师当时就顾着修长城打麻将了,把选国鸟的事情忘在一边,现在成了一个小麻烦了。

既然有小麻烦,那就选小麻雀吧。好像网上评选国鸟小麻雀的投票率还很高,有人说这是网民在恶搞。其实网民大都是很草根的,很平民的,代表着普通人的小麻雀自然很受青睐。而且网络文化的一个特征之一就是很卡通,小动物形象容易在网络上传播,比如《老鼠爱大米》,它在网络上流行不是偶然的,它符合了网民的气质,地位卑微,其貌不扬。有钱有地位的人才不会泡在网上。

我看麻雀也行。她是中国最大众化的象征,而且麻雀也经历过多灾多难的时代,跟中国人的命运差不多,当年人类反右,动物类除四害,人鸟同时遭殃。没有什么比麻雀更符合中国人的命运了。麻雀的生命力跟中国人的生命力一样强,麻雀能下蛋,中国人能生孩子,多相配啊。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中国人也一样,人家外国有的我们全有。哈哈。唯一不足的是小麻雀不是中国独有。

但是选麻雀为国鸟,一些有文化的人又不干了,他们说国鸟要有内涵。你妈逼一只鸟它能有什么内涵,你人类想怎么人家怎么人家,内什么涵啊?丹顶鹤多有内涵啊,你又嫌人家拉丁文名字起得不好,有没有内涵不都是人给带上的帽子吗。

不过,即便文化人没意见,四川重庆的人民肯定不干,为啥子选一只“小雀雀”做国鸟?瓜娃子脑袋进水啦?小麻雀很容易让四川人民想成小雀雀,在四川话里面,小雀雀就是小鸡鸡,你想想,中国有一亿多人会认为国鸟是“小鸡鸡”……本来“鸟”在俚语里面就有“小鸡鸡”的意思,如果被四川人民一强化,容易造成国际性误会,老外会说,你们国家动物品种挺丰富的,怎么选了一个生殖器作国鸟?废话,我们还没有选猛牛呢。可怜的小麻雀,没有活在最好的年代,做国鸟的事情看来没戏了。

前几天我看到一句话,觉得挺有道理:“总有20%的人,是什么都不满意的。”



94 个黑猩猩响应 “鸟事儿”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