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8-10-21 12:25:22 分类: 歪理邪说

Windows操作系统以前喜欢蓝屏,不知道跟江青有没有关系,现在又喜欢黑屏,不知道跟陈晓卿有没有关系。如果这次反盗版效果不好,下次说不定弄一个白屏出来,这样微软心里就白平衡了。

看很多人都持这个观点——反对盗版,也反对微软黑屏。微软挺矫情,咱中国人也跟着矫情。谁能遏制盗版呢?版权法从一出现面对的就是利益冲突,这是一个贵族用合法方式掠夺平民的法律。人们在这种法律驯化下一度适应了这一契约方式。但是随着数字化时代的到来,被驯化的人(西方人)和还没有经过驯化的人(中国人以及法律不完备的国家的人)开始明白,既然复制这么简单,我干嘛要花钱呢,那不就是傻逼吗。

数字化技术不是中国人发明的,这都是由版权法最发达的西方人发明的。CD是西方人发明的,CD克隆技术是西方人发明的,电脑是西方人发明的,数字复制技术也是西方人发明的,但是他们在发明这些东西的时候忘记如何保护版权。这是科技史上的一大漏洞,既然是漏洞,肯定就有人往里钻。

电脑程序是由人编写出来的,你可以这么写,我就可以那么写,你道高一尺,我就能魔高一丈。盗版与反盗版就像我们小时候打架常用的一种方式,当有一个人打了你一下,你一定要还一下,不然觉得特亏。对方肯定也要再给你一下,然后你还要还一下,如此往复,没完没了。版权法的出现,就像两个小孩在掐架。

大道理我听得太多了。你给我讲保护版权的道理我比你还明白,你给我讲盗版的道理我也比你知道得多,我十年前就写过《盗亦有道》,大致意思是,今天我们盗版是为了让你们还昨天欠我们的债。这话说得有点民族主义,可是历史就是这样,版权保护是否发达,跟生产力水平有关系,跟别的没有任何关系。有人说:“版权费我们在清朝已经支付了。”

好多人很善良地劝微软别这样做,这话也很傻很天真。如果换你的话,你下手会更狠,微软已经让自己的方式逼近文明了。作为一家全球最知名的软件公司,追求利益最大化是根本,作为一个微软操作系统的使用者,同样也在追求利益最大化,只不过普通人使用微软的软件的利益是您别老蓝屏就行。盗版者也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用盗版的方式资本积累,远远比发动战争更文明一些。你想当世界警察,就有人想当世界小偷。

逼着微软的软件降价也挺扯淡的,他们就该坚持现在的定价,全球一口价。

我一直认为,今天所有数字化产品面临的盗版危机都是数字技术的进步带来的,数字复制技术是一把和杨佳手里的刀相媲美的双刃剑。这就是一个观念问题了,版权法出现在复制没有进入寻常百姓家的年代,所以你怎么制定规则都可以。但是今天,谁都可以复制的年代,你就要改变一下观念了,还拿老一套的办法对付,就是刻舟求剑了,求剑若此,不亦比尔惑乎?我百分之百相信,微软这次是在展示他们最新推出的黑色桌面技术。

我还是相信技术会进步,还是相信生产力会发展,到时候总会有办法的。

在一个论坛上看到有人这样留言,我整理成一首诗:

无所谓!我用的是Windows 98
无所谓!我用的是Windows 95
无所谓,我用的是Windows 3.0
无所谓,我用的是DOS
无所谓,我用单片机
无所谓,黑屏的时候我用电筒照着
无所谓,我白天用看你怎么黑
无所谓,我把屏幕刷白漆,永远黑不了
无所谓,我不用电脑
无所谓,我用的是电视
无所谓,我用学习机
无所谓,我一直都用算盘
无所谓,我是色盲
无所谓。我改用手机上网
无所谓,我看小人书
无所谓,我会盲打
无所谓,我用的是linux
无所谓,我还可以用Mac.OS
无所谓,免装屏保软件了
无所谓,我上蜘蛛网
无所谓,我早就已经把桌面设成黑屏了

132 个黑猩猩响应 “黑瓶的钙”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