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8-11-24 16:15:11 分类: 杂谈

深受中国人民喜爱的“枪炮与玫瑰”乐队终于出了新专辑,但是让中国歌迷有点别扭的是,专辑的名字叫《中国民主》,同名主打歌谈论的就是中国民主问题。其实这张专辑我早就听到过,当时还有人问我,你觉得中国会封杀“枪花”吗?

其实也谈不上封杀,人家不来,你封杀什么。当然,如果专辑的名字改成《和谐颂》,文化部倒是可以引进的。以前,中国驻外使领馆都有一个黑名单,包括很多摇滚歌星。这个很正常,西方人不是经常宣布某人被列为不受欢迎的人吗,人家说的比较委婉,我们说的比较暴力,叫封杀。封杀的意思是,不让你来中国,不在中国市场上出售你的产品,这个也很正常,这不是小器的问题,在一个没有太多言论自由的国家,这叫文化主权。连中国人自己都不能自然去谈论民主自由,西方人你管那么多干嘛。话说回来,在互联网时代,封杀只是工业时代以前滥用权力的一种幻觉。

关于封杀“枪炮与玫瑰”这个问题,大家看得淡一点,就像罗校长对减肥这件事看得很淡一样。

其实我感兴趣的是,被西方文化喂大的一代人,怎么看这件事。咱们总不能像《环球时报》那样起点很低,从来都坚持冷战思维的态度,生怕西方人对咱们好,人家一对咱们好,他们就没选题了。

我觉得“枪炮与玫瑰”专辑事件极有可能引发民族主义和虚无民族主义者之间的争论。

有一种观点认为:我喜欢的是音乐,至于他唱的是什么,我没兴趣,我从前喜欢“枪花”,现在依旧喜欢。我一边打酱油一边听“枪花”。

有一种观点认为:西方人总是喜欢搞小动作,连艺人也是,他们不对中国说点什么能死啊?用现在网民的留言思路就是:“你有什么资格谈论中国民主啊?”“你一定在炒作自己,你过气了,你就拿中国说事”“我从此再也不听枪花”“是中国人就团结起来,抵制枪花,抵制美国摇滚”“我操你八辈祖宗”……以上模拟留言借鉴现在流行的网络留言模式,不一而足。

有一种观点认为:“枪炮与玫瑰”能够谈论中国民主问题,说明在美国,连从不关心政治的明星都看不下去了,可见中国的民主问题有多严重。应该有更多有影响力的人谈论中国民主问题,给中国政府施加压力,敦促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有朝一日,让中国的民主与西方的民主一样,那时候鲜红的太阳才真正照遍全球。

其实早在1999年,“枪炮与玫瑰”就要出版这张专辑,大家都知道1999年前后发生了什么事情,阿克斯尔·罗斯能写出这首歌是跟当时的中国社会背景有关系的,但是这个拖拉机手一拖就是9年,这9年间,发生了很多变化,罗斯老师其实还停留在当时的认知上。当然,罗斯没有来过中国,他不知道中国歌迷有多喜欢他。我觉得中国文化部门应该多搞点统战工作,把一些对中国不友好的刺儿头请到中国,让他们有点感性认识,回去之后,不管是夸咱们还是骂咱们都有科学依据。别我们心里没什么准备人家就开口了。

中国是一个很难让西方人琢磨的国家,想当初,西方搞文化渗透,和平演变,近20年来,除了把一些官员演变到境外,中国民众并没有因为吃麦当劳、喝可口可乐、看大片、听摇滚乐而被西方人同化,相反,极端民主主义情绪更加严重,有点吃饭不买单的意思。当然,也有一部分人更加坚信西方社会制度的优越性。世界在中国人眼里基本上是二元的,非此即彼,谁都有道理,争来争去挺没劲的。每个人身上都是二元论,标准是是否对自己有利而已。

如果你是个摇滚歌迷,你会因为“枪花”谈论中国民主问题而不喜欢他们吗?
如果你是个摇滚歌迷,你会因为“枪花”谈论中国民主问题而更喜欢他们吗?

145 个黑猩猩响应 “要枪炮还是要玫瑰?”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