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9-03-18 1:24:22 分类: 说书

说点敏感话题:SM。因为最近看一本书《SM爱爱》。关于SM,我还真研究过一段时间,我发现人确实喜欢折磨自己,还喜欢折磨别人,抛开性方面,人在任何方面都喜欢SM,但人意识不到这是SM,只有回到性上面,才觉得是SM,进而认为是变态。

比如说,你明明知道有个部门拿着剪子要阉割你,可你非要拍一部电影送过去,这就叫SM;再比如,你明明知道犯罪会坐牢,但你偏偏非要犯罪,这也叫SM。从哲学意义上讲,这叫对立统一。当年周瑜打黄盖,是最典型的SM,但是放在一场战争的背景下,大家就意识不到这是SM了,因为它被赋予了更高尚的意义。只有回到单纯的性上,人们才会用批判或者否定的眼光来看SM。

早期的专家们都把SM看成一种疾病(精神或心理上的疾病),但是研究了好几百年之后,却得不出一个自圆其说的结论,因为凡是视SM为疾病的人都是先戴上一副道德有色眼镜去观察,结论自然会是这样。因为一种伦理道德标准告诉我们,这样做是正确的,那样做是错误的,SM从一开始就被当成超常行为视为异类。其实呢,我觉得任何人都有潜在的SM倾向,你要么是S(不是大S或小S),要么是M(不是麦当劳)。

你可能不相信,如果你从来没试过,对SM的理解就是变态,那么,找一个有SM辅导老师,两周之后你就会热爱上SM。为什么呢?很简单,你从一生下来,就是在信和不信之间打转悠,你之所以信,就是因为你认可了一种道理,你相信骗子不就是因为你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吗。同理,你相信你可以玩SM,也是因为你觉得它真的蛮好玩哦。在这件事上,任何人在没有亲自尝试之前,谁也不要断然下结论自己不喜欢。

我的SMN上的签名是:“请SMN上面的同学回答:你喜欢SM吗?”很多人都主动回答这个问题了,回答问题的人女的比男的多,不喜欢的比喜欢的人多,想尝试一下的跟喜欢的差不多,说没试过所以不好回答的也占一部分。

你现在不承认你有这个潜力,是因为你不知道它是怎么回事。你认为性爱是那样的,比如《新婚必读》里面说的那样。其实在你体验过的性行为中,有些就是SM,只不过是你们双方没有意识到而已,但你也觉得蛮有趣的对不?你又问了,我做什么了就SM?其实从你恋爱那天起,就无时无刻不SM,你现在回忆一下,从恋爱到做爱,都发生了过什么?“一切恋爱都是一种奴役现象。”这话不是我说的,是一个英国作家说的。

人们并不知道什么是SM,或者你看小说电影里面夸张的艺术描述,觉得跟你的标准不符,于是你不认为你可以SM。其实SM就是一种游戏,在“安全、清醒、知情同意”三项基本原则基础上实施的任何一种行为都不属于干涉别国内政,也不用去抗议或深表遗憾。

我不再蛊惑你了,回头你真喜欢上了,又找不到一个对手,是件很痛苦的事情。SM其实是一种“助性”行为,比如你积年累月在性生活方面变得越来越无趣——从自动化变成半自动化再变成机械化,像你平时打开电脑一样,按部就班,失去了往日的好奇与探索动力,这时候,你不妨尝试一下SM,它就像打游戏,属于角色扮演那一类的,前提不是为了自己过瘾而伤害到对方,而是增强乐趣。

关于SM,可以这样理解:
一、多数人会认为它很变态;
二、多数人并不了解SM到底是什么;
三、多数人在尝试之后有可能喜欢上SM。

关于它的方方面面,我不赘述了,正好看到柏邦妮老师写了一篇文章《SM,有什么了不起?》,基本上把SM的本质写出来了。不过目前,大陆出版社还没有专门论述SM方面的书籍出版,偶尔会有一些时尚杂志语焉不详地发表一些零散文章,但都是一些外行人写的。网上也能找到一些,比如这篇《SM心理学》,我又在网上找了半天,关于两性之间话题的书大都读起来很健康(看一本就够了),比如《只想嫁给你,理想老公手册》这类让女孩子嫁不出去的婚恋指南;再比如《好老公是管出来的》这类书里面也不会涉及到SM(其实这就是最大的SM);而类似这种《夫妻和睦术》更不会涉及SM;《完全出轨手册》这种名字的书能在大陆出版,肯定是不是教你出轨,更不会教你SM;当然,如果《“坏”女人有人爱》这本书里面谈论到SM的话,那么他有可能会更完美,可惜也没有;《Mr.& Mrs.快乐手册》基本上你根本不用看;《20几岁就要做女王——那些好女孩不懂的事》这本书名字似乎接近了SM,但内容也跟SM无关。

总之,目前境内根本没有这方面的书,我前面说的这本《SM爱爱》在台湾也是头一次出版,它把SM的内容介绍得十分详细,读起来非常有趣,作者在文笔上也很大胆,什么词儿都敢捅。喜欢SM或者对这方面有兴趣的同学不妨找来看看。

60 个黑猩猩响应 “SM”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请输入您看到的数字: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