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9-03-22 3:17:23 分类: 闲扯

他在19岁的时候,第一次给连岳写信,信中写道:“我今年上高三,面临高考,压力很大,不想考大学,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你能告诉我该怎么办吗?”连岳给了他一个安瑟,于是他知道该怎么办了。

在他20岁的时候,第二次给连岳写信,信中写道:“我喜欢上一个女孩,她很美,但是喜欢她的人很多,我也没有什么特别吸引她的地方,你能告诉我怎么才能获得姑娘的芳心吗?”连岳给了他一个安瑟,于是他赢得了姑娘的芳心。

在他21岁的时候,第三次给连岳写信,信中写道:“我现在很迷茫,不知道将来能做什么,看着周围的人都比我有出息,我很着急,我很想做一些事情,你能告诉我做什么能更成功吗?”连岳给了他一个安瑟,于是他成功了。

在他22岁的时候,第四次给连岳写信,信中写道:“我一直想努力做得更好,但是现在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希望能像比尔·盖茨那样有钱,那样有名,我能做到么?”连岳给了他一个安瑟,于是他做到了。

在他23岁的时候,第五次给连岳写信,信中写道:“这些年一直很感谢你,我现在得到了很多别人得不到的东西,但是我还想得到更多,比如一个国家,如何得到一个国家呢?”连岳给了他一个安瑟,于是他得到了一个国家。

在他24岁的时候,第六次给连岳写信,信中写道:“我得到了我要得到的一切,金钱、美女、权力、名望……我不知道还需要什么了。可是我隐约中觉得我还缺少点什么,你能告诉我吗?”

连岳说:“先生,我认为你唯一缺少的就是死亡,你走了太多的人生捷径,你用几年的时间走完了人一辈子该走的路,你活着没有任何意义了。”

第二天,他死了。

86 个黑猩猩响应 “他爱问连岳”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请输入您看到的数字: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