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9-04-11 4:57:31 分类: 杂谈

昨天,北京不少文艺青年都聚集到工人体育馆,观看许巍演唱会。我也去了。许巍演唱会大大小小我看过四场,每次感觉都不一样,让我感觉最好的一场是在北兵马司那个小剧场,只有四百来人。

昨天的演唱会,先说我感觉好的一面:人都坐满了,我觉得没发生什么金融危机,要么就是在危机面前人们更需要安慰和消遣,加上许巍还是有票房号召力的,坐满相当容易。许巍演唱很努力,很认真。再说不好的一面,音响效果我从来就没有抱过什么希望,以前我以为是工体的声场环境有问题,后来看过一场“深紫”演唱会,才知道,这个破体育馆,居然也能出来最好的效果,剩下的我就不说了。没办法,我听了这么多年音乐,耳朵就是刁。换句话讲,贵国的现场音响制作水平也就这么回事,不管谁在台上,差别不太大。灯光方面,凑凑合合,架子搭的挺壮观,灯也放了不少,但就是少了点什么,少什么?跟歌曲好像没什么关系,比如节奏、氛围,你唱你的,我闪我的。最糟糕的是大屏幕,由于舞台是四面的,许巍要在四个角轮流演唱,总有四分之三的人看不到他的正脸,这时候吊在空中的大屏幕应该起作用,但是那上面显示的就是一个乱七八糟,一会儿动画视频,一会儿许巍的身影,当许巍的身影出现,你才知道现场打光是多么不讲究。

再说说许巍的演唱,他基本上没什么问题,除了有两首歌中途忘词,算是中规中矩。个别词句有点跑调,也属于正常。这类问题在任何歌手演出的时候,都会出现,可以忽略不计。

两年前在上海看埃里克·克拉普顿演唱会,我最喜欢他的歌曲都是六七十代唱的那一批,但是克老师真的有点唱不动了,可是那些经典曲目每逢演唱会他必须要唱,听着挺费劲的。所以说,年轻的时候有劲头有力量,写的歌调子也都挺高,上了年纪唱不动,早知道自己后来这么受欢迎,当初应该写点低几个八度的歌曲,不过这就是矛盾,谁又能知道自己的未来呢?

许巍还没到这个份上,所有的歌曲他都能唱上去,嗓子还绰绰有余。但我在下面听,有种很强烈的感受,当年许巍在忧伤、痛苦时写下的那些歌曲,他今天唱的时候几乎没有感觉了。当然,多数人不会这么去听许巍的。我太了解他,一听就知道他是在表演唱。

我喜欢《两天》,我听到他的第一首歌就是《两天》,当时还是小样,我记得在红星音乐生产社,詹华让我听着首歌,那是1994年9月,许巍还没跟唱片公司签约,带了两首小样来面试,他抱着吉他坐在屋子中央,我们在听他的歌曲。《两天》唱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受不了了,尤其是听到“我只有两天,我从没有把握。一天用来沙发,一天用来板凳”时,我觉得他太痛苦了。这次在听到这首歌,气氛还有,但是这首歌聚集的那股元气,却没有了。

很多那个时期写的歌,许巍在演唱的时候已经找不到那种感觉了,这就叫时间可以抚平一切。我看“滚石”演唱会,米克·贾格尔事儿逼事儿逼地唱Angie或者Paint it Black,你觉得丫跟当年的感觉没什么区别,一个老外说,贾格尔喜欢炫耀。言外之意,他是演技派的。或者当年在写这类歌曲的时候,并没有烙上时代的印记,啥时候拿出来唱,丫都那么投入。

相反,许巍在唱他离开红星后创作的那些歌曲却得心应手。生命是通往地狱的列车,只要你上了轨道,它就是不可逆的。对于过去的事情,我们只能假设,假如当初许巍没那么痛苦纠结,大概也不会写出那批歌曲。很多人都喜欢许巍在歌曲里传达出的这股情绪,谁又没有点小小的忧伤呢,以伤疗伤,让很多人喜欢上许巍。他现在不忧伤了,你也长大成人,但是当人们坐在一起去品味当年的感觉,那个味道没有了,他没有散发出来,你也闻不到了,剩下的只有幻觉,那个幻觉多是来自青春啊、时光啊、岁月啊这种最鸡巴没劲的记忆。

当年许巍写那些歌曲,我不太喜欢,多年前跟他讨论,他说要突破自己;现在跟他讨论,他反省自己当年只想跑到山顶,无暇顾及身边的风景。我一直觉得他应该去唱《执着》这样的歌曲,这是他最擅长的。事实证明,他转了一圈才明白——交了一笔青春的学费,《时光·漫步》发挥了他的特长,他说最擅长写抒情旋律优美的歌曲。写到这里,很多人会不同意,觉得不摇滚。

摇你妈逼滚!

没办法,青春的岁月他身不由己,所以就肾(上腺)不由己,把歌曲写得那么疯狂,绷得那么紧。现在,他松弛下来了,坐在那里听演唱会的时候,我开始怀念他最初两张专辑的感觉了。唱片里的那个倒霉的许巍,永远留在了那两张唱片里。

97 个黑猩猩响应 “他的身体在这里,他的灵魂在那里” 我要当猩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