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9-04-17 2:21:41 分类: 闲扯

王记者:
      您好,请先恕我冒昧给您写了这封信,我是一名地方的记者,刚刚入行不久,但不是本专业毕业的。我是无意当中浏览到您的博客,看过您的博客后,购买了几期《三联生活周刊》,并仔细的看了几期。很喜欢您的风格,希望您能指点一下,怎样才能成长为一名合格的记者。谢谢。
Jason Tong

好久没有修理人了,这不,又一个撞上枪口的人。好吧,这位叫Jason Tong的同学,活该你倒霉,拿你当靶子了。谁让我这么不厚道呢。

我特别讨厌直接要答案的人,说实话,我就是把如何做好一个记者的做法一五一十告诉你,你照样做不了好记者。请你参阅我写的《他爱问连岳》,如果你看明白这篇博客,你不会给我写这封信,你会Shut你的Up的。一个只知道要终极答案的人,一定会变成一个白痴,智商就会像冷空气过来时的温度计,你肯定不想这样被人看,觉得那是对你的侮辱。一个人想在社会上被人承认和尊重,你只有努力完善自己,你不想这样的话,那就需要另一个前提,你是高干子弟。更何况我根本总结不出如何成为一个好记者的经验呢。我有时候挺好为人师的,但我更喜欢好为人湿。在做记者经验方面,我知道也不告诉你,但我有兴趣修理你。

另外,学历和专业一点都不重要,一个最好的记者,最好知道新闻专业之外的事情。不要畏惧世俗的眼光,世俗的眼光会杀死人的,如果你连这个都恐惧的话,你就别出门了。就像很多傻逼在我的博客上骂我一样,我从来不怕,你看很多人因为畏惧这些脏水都把博客关闭了,我就不。一只狗狂吠,不是因为它想咬人,而是因为它恐惧和不舒服。你又不跟他(她)做爱,干吗要让他(她)舒服呢?读过高尔基的《海燕》吧,面对任何世俗的评判,你要穿过而且潇洒。这年头,你内心不强大一点,会被淹死的。能让你弥补所谓鸡巴专业不足的办法就是你要比那些高学历的人明白的更多,想明白更多的办法就是别到处寻找直接答案。

其实想成为一个好记者跟成为一个任何领域的佼佼者一样,只有一个做法,就是在你不管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跟抽自己大嘴巴一样,你能下得去手吗?

关于我的风格,你不用喜欢。借着修理你的机会,我也检讨一下我自己。我不是一个好记者,至少跟我三联周刊的同事相比,我不是一个好记者,我是因为跑的没有博尔特快,才去当记者的,否则我去当奥运冠军了。我没有因为在一个媒体工作而有任何优越感,我一直把工作当成了玩,这样不至于让我有过多的压力很厌烦情绪,我采访之前基本上不作任何准备,也不列采访提纲,除非把自己当人的采访对象强烈要求我提供采访提纲,我才会对付写一个所谓的提纲,但是采访的时候我基本上不会问提纲上的问题。我不是告诉你我是个天才,是我比较懒,有时候就是靠那点小聪明凭直觉做事,觉得这点小聪明足以对付我们主编了,我距离好记者的标准还差得很远,跟很多优秀的同行相比,我总感到惭愧。

我带的实习生都知道我这些不好习惯。但是我会告诉实习生很多成为记者的经验和教训,对他们的要求会比自己严很多,如果他们能明白的话,会对他们将来从事这份工作是有帮助的,但这些经验教训我不会告诉你,不是因为你不是我的实习生,而是因为你是带着一定目的来求助我的,我最看不起这样的人,你必须有经历,明白不?

我也想推荐你看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的那些记者写的新闻,但你看了也白看,因为这是第五个馒头,而你现在需要吃的是第一个馒头,所以不推荐你看了。

一定会有人会这样想:你又开始自恋了,你就是个很糟糕的记者。对,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没有任何说服力,但是从我嘴里说出来,就有说服力。还有人会说,你有所保留。是的,如果我去大学给新闻专业的学生讲课,会毫无保留讲出来,但是我语言表达能力太差,可能还说不明白。我相信,如果我讲完了,学生会认为原来老师教给他们的那些东西都是错误的,哈哈。一个可以把记者做好的人,未必是个好老师;一个能做好新闻专业老师的人,未必能当一个好记者。而我这两方面都不具备。

最近有很多人来信问我做记者的问题,我就一并回答了。答案不会让你们满意,因为我不是“作恶的百度知道”。

85 个黑猩猩响应 “修理”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请输入您看到的数字: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