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9-04-18 14:36:34 分类: 挨个祸害

土摩托在博客上造谣,说我看张广天的话剧时跟一美女有过一段假话。这让我想起了土摩托的一件事,2001年,土摩托回国谈出版《来自民间的叛逆》这本书出版问题,那时候就跟我们一个论坛的男女文艺青年混得很熟,我们常在一起饭局。有一天,小于把一个叫小赖的文艺青年介绍给我们,然后小赖又把一个叫陆川的人介绍给我们,陆川说他拍了一个电影叫《寻枪》,让我们去看首映式。

我带着还不太会说汉语的土摩托看电影,土摩托那时候交了一个女朋友,也是个文艺青年,长得贼漂亮,跟高圆圆一样,名字叫杨团团。我们三个就去看电影了。第二天,这个长得贼漂亮的女朋友跟土摩托说:我们分手吧,我不希望我们的感情生活中到处充满的都是细菌、细胞和遗传,我需要生活,充满浪漫和文艺的生活。于是,这个长得贼漂亮的女孩离开了土摩托,成了陆川的女朋友。

土摩托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今天,他在博客上说:

基于同样的理由,我对《南京南京》也一点不感兴趣,倒找我钱我也不会去看。除了上述原因,以及对陆川的能力不抱希望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原因:我又不是影评人,我看电影只为满足我自己。那么,我能从这样一部据说是“真实反映当时情况”的纪录片风格的电影中得到什么呢?肯定不会是娱乐。那么是教育?反思?牢记?甚至励志?对不起,这些我都不需要。即使我需要,干嘛让陆川演给我看?我自己会去看历史书,看历史照片,凭什么去看“女大学生为了艺术毫无怨言地赤身裸体”?

总之,这真是一件扯鸡巴蛋的事情。我不愿毫无根据地怀疑陆川的目的,但最后的结果,早就注定和目的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不造谣的话,实在看不懂土摩托这篇博客的三段论之间有什么逻辑关系。所以,我走向逻辑的背后,走向土摩托的生命八卦,去寻找真相,哦,原来是这样,再转过身看他的逻辑,立刻就觉得是那么黑格尔了。

85 个黑猩猩响应 “造谣”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请输入您看到的数字: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