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9-05-05 0:36:00 分类: 挨个祸害

饭局,郑智化老师参加,所以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参加饭局的老男人都是第一次见到郑老师,每个进来的人见到郑老师,都要寒暄几句,你别看这些人在外人看来都是文化人,其实他们的语言是很匮乏的,想让他们说出点新词,比让国斜杠家斜杠领斜杠导斜杠人的名字不成为敏感词都难。

老六见到郑智化老师:郑老师,我是听着您的歌长大的。
老六跟别人不一样,一定要显示出他的文化修养,于是接下来一句说:“伊索比亚”这个词我就是在您的《恋爱症候群》里面听到的。

陈晓卿老师对流行音乐没有什么了解,一般情况,一首歌如果不配上画面,他是听不进去的。
陈老师见到郑智化老师:郑老师,我是听着您歌长大的。我第一次听到您唱“黑头发黑皮肤黑眼睛,永永远远是龙的传人”这句歌词我就有一种找到归宿的感觉。

牟森老师从事话剧研究,但是也喜欢听流行音乐。
牟老见到郑智化老师:郑老师,我是听着您的歌长大的。每当我听到您唱“孤独站在这舞台,听到掌声响起来”我就忍不住眼眶湿润。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目前在一家网站工作的男士见到郑智化,也是毕恭毕敬。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男士说:郑老师,我是听着您的歌长大的,当年您唱的《星星知我心》可把我感动坏了。

郑智化老师在接受来自北京各界文化人士的膜拜后,说:我最近写了一首新歌,我给大家唱两句:“我不再回忆回忆什么过去,现在不是从前的我,曾感到过寂寞,也曾被别人冷落,却从未有感觉,我无地自容……”

103 个黑猩猩响应 “我是听着您的歌长大的”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请输入您看到的数字: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