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9-05-21 11:14:09 分类: 杂谈

前些天我在昆明机场等待转机的时候,随便写了几句《关于胡斌飞车撞人》,不是我有什么先见之明,我是在飞机上看到《春城晚报》的报道,从这些报道上我得出的一点结论,由于时间关系,我没有展开论述。我希望我写的这几句话是错误的,甚至我看到后面的恶毒留言是对我灵魂的一次洗涤,但不幸的是,这些被我言中了。我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在贵国,所谓正义与公平就是狗屁。其实爱正良之类的话谁不会说呢,我一张嘴就来,就像你一样。

我非常希望死者家属借用社会的力量和影响为正义和公平作出一点贡献,而不仅仅是为了死去的儿子。我设想过,一审判决家属不服上诉,二审达到我们想看到的结果。我也没有为自己冒险赌博式的预言并言中而感到有一点沾沾自喜,相反,我感到有些悲凉。那些在这篇博客后面骂我冷血动物的人,你们没有错误,你们不过是像我说的那样too young too simple而已。

交通肇事罪和危害公共安全罪是两种量刑不同的刑罚,一旦被定性为交通肇事罪,就意味这事儿可以大事化小了。113万的赔偿,说多也多,说少也少,在贵国,有几条命的价值可以达到113万呢?接下来,胡斌老师的可以缓期执行了,就是这样。你们也不用去责怪死者的父母,换你的话,可能还要不来这113万。

其实,从这个案子的速战速决,就已经说明一切了,我们应该想到的是,以后出门一定要注意交通安全,如果想给家人留下一笔遗产,那就保佑自己被富二代或者高干子弟撞死,多要点钱,别扯什么正义良知,它不是为你我这等草芥设立的。

不幸的是,你生在贵国,更不幸的是,你死在贵国。比更不幸的不幸是,你死在贵国的某些人手里。

229 个黑猩猩响应 “操!”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请输入您看到的数字: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