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6-08-09 1:19:58 分类: 挨个祸害

昨天,也就是假郎昆被抓的第三天,老六发来短信:“假郎昆,真面目饭局通知……”
没想到,我能这么快见到假郎昆。所以,下午,我从北京东边的通利福尼亚州一直杀到西三环,就是为了给假郎昆压精。

假郎昆还是那么精神饱满,黑里透红。席间,假郎昆讲述了他这段期间的人生经历,让人听的不由感叹,可怜天下父母心……

我问假郎昆,即号称冯燕宾的陈晓卿老师:“您怎么会想到走上犯罪的道路呢?”
假郎昆长叹一声:“唉,一言难尽啊。你说我做了这么多年的纪录片,不管拍的多好,不挣钱啊,这年头谁还把艺术当钱看?”
我说,“可是,那也不能干这种事情啊?”假郎昆说:“但凡有更好的生存之路,我能干这种事情吗?实在没办法了。”
“可是,你为什么会用这种比较低级的骗术呢?”我问。“你这么说,既侮辱了我的人格,也侮辱了我的智商,这是有技术含量的。不信你试试,肯定没戏”假郎昆说。

故事的发生是这样的,有一天,陈晓卿陈老师接到一个电话,陈老师说:“您是哪位?”对方说:“我是谁你都听不出来了?”陈老师立刻听出来了,“哦,你是刘源吧。”对方说:“对啊,我的手机号换了,你把这个存起来,原来那个不用了。”陈老师放下电话,把新号码存了起来。之后,刘源偶尔给陈老师打电话。

有一天,刘源给陈老师打电话,
“哥们,我出事了,在上海遇到点麻烦。”
陈老师一听就急了,“啥事?”
“别提了,回去当面跟你说吧,电话里一两句说不清楚。”
陈老师说:“需要帮什么忙么?”
刘源说:“我现在急需5000块钱,能不能给我汇过来?”
陈老师一听,哼,肯定是嫖娼被抓住了。
哥们受难,一定要帮忙。
于是,陈老师跟刘源要来了信用卡号,
匆匆忙忙去了中国工伤银行。
陈老师领了号之后,坐在那里等,
他手里拿到的是68号,现在刚轮到38号。
如果等到他这里,估计也该下班了,
又想到刘源,这小子在那里指不定又多吃多少苦呢。
想到这里,陈老师心急如焚。
这是什么破银行啊,什么破效率啊?
我哥们要是在上海有个好歹,你们银行负得起责任吗?

焦急中的陈老师突然想起了刘源的朋友王小山,
便给王小山打电话,希望王小山能想想办法。
陈老师说:“你知道刘源出事了吗?”
王小山喝的晕晕乎乎的,“谁说的?”
陈老师说:“刚才刘源给我打电话,说在上海出了点麻烦。”
王小山说:“你喝多了吧,刘源就在我旁边坐着。”
陈老师:“你才喝多了呢。”
王小山说:“你不信,是不?我让他接电话。”
跟刘源通上了话,陈老师这时才恍然大雾。
看着自己手里的68号,再看看办理业务的人,才刚到39号。

陈老师跟银行的服务员说:“请问你们领导在不?”
服务员没一会把领导叫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美女。
陈老师见到领导过来,二话不说,抱住美女就放声痛哭。

这位银行领导被陈老师突如其来的举动搞懵了,
赶紧推开,说:“同学,你什么丢了,哭得这么伤心?”
陈老师说:“谢谢工伤银行,谢谢你们。”
领导说:“不用这么客气,这都是我们该做的。”
陈老师哭着说:“要不是你们,我今天……呜呜呜……”
领导抚摸着陈老师的头说:“你瞧你,我们仅仅做了一点小事,你就这么感谢我们。”
陈老师说:“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要不是你们办事效率低的话,我的5000块钱就被骗了。”
领导:“……”

陈老师说:“通过这件事,我发现行骗是很容易的。”
我说:“所以你就开始诈骗?”
陈老师:“对。”
我问:“那为什么假冒郎昆呢?”
陈老师:“我假冒老六,肯定没戏,最多也就骗几个文艺女青年,骗不到钱。”
我问:“那以后有什么打算?”
陈老师:“看来假冒郎昆是不行了。我以后改作假冒的郎酒。”



39 个黑猩猩响应 “假郎昆历险记” 我要当猩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