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9-06-15 5:42:21 分类: 说书

一、《准谈风月》
贵国越来越开放,但是在性方面的表达却越来越羞羞答答,比如至今就没有一本面不改色谈论性话题的书,都是先把这东西赋予一种什么道上,抬高层次,高处不胜寒,高到不食人间烟火的时候,道德认为可以下凡了,再把它付诸文字。这就像崔健的歌词说的:不是谈论政治,可还是有点慌张。因为有无数双道德的眼睛在猥琐地看着你,准备随时启动他心灵的绿坝,以保护自己的名义将你置于死地。而事实上是,你比谁都猥琐。你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吧(罗老师对此句亦有贡献)?

我收集到的跟性有关的书内容真正不错的,多是繁体版,简体版的书基本上是参考书,作者多是在扭捏作态,美其名曰严肃。好像少为活泼一下就不科学了,读者看完就上街强奸去了。

《准谈风月》也许是简体版书籍中谈论性算是相对尺度比较开放的书,两个作者,一边卖弄学识,一边调侃,涉及到不仅仅是生理上的也是道德上的话题,然后把历史、科学包装进去,做做障眼法,倒也能蒙混过关。江晓原一直是这方面的专家,文字带着一种香艳,又是写性话题,香艳中就散发一种风骚,这文人一骚起来,你捂都捂不住。我在阅读的时候,还能读出来一种海派人的那种心理上的优越感,虽然文字中充满炫技,但至少比起严肃的生理卫生作家和时尚杂志上轻浮浅薄的专栏写手,《准谈风月》在贵国已经算不错的性文字了。

这本书挺适合对性与情搞不清楚的姑娘们去读读,也许读完了你会“毛色顿开”,人不能总习惯把情和性对立不统一在一起,那是河蟹社会的把戏。要学会平衡,没有平衡就没有和谐。当然,话要两头说,有万峰老师存在的价值,就说明糊涂虫永远是最多的。

二、《第二坨“狗屎”》
以前在博客上介绍过《这就是“狗屎”——摩登时代生活百科》,虽然名字粗俗了一点,但仔细想想不是么?老六的口头禅说得很终极:“都是垃圾!”我去香格里拉,坐在酒吧里,对面的一个老外问我:“你从哪里来的?”我说:“北京。”他说:“你来拍照片?”我说:“嗯哼。”他耸耸肩:“哦,天哪,北京,那是一座垃圾城市,我们西方人在不同时代制造的各种垃圾你们都运过去了。”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没有反感,因为我每天都切身感受这些垃圾。

不管是第一坨狗屎,还是《第二坨狗屎》,其实文字中所批判、讽刺、贬损的都是时代中的垃圾现象,我们身处其中,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这两个作者,那种毫无顾忌、尖酸刻薄的风格,感觉他们的嗅觉很灵敏,不会被气息同化,读起来就是他妈很过瘾。那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就是——凭什么我写东西就要照顾你的感受呢,你丫谁啊?睡觉前,随便翻几页,都是包袱。

三、《文坛三户——金庸、王朔、余秋雨》
如果我没记错,王彬彬是第一个骂王朔的人,那时候他还在上学,现在是南京大学的教授了。之前他写的那本《往事何堪哀》被查封了。《文坛三户》是他很早以前的文集,如今拿出来再版,至少我读起来觉得作者的立意有点太文学太理想了,或者说这就是典型的论文,为论而论,他的观点是:这哥仨都一德行。然后寻找和编著一些符合这个观点的证据。不知道王彬彬对余秋雨老师近年来的言行有何感慨,是否可以上升到文学批评的高度上论述一番。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批评余秋雨已经没什么门槛和挑战性了。大师也发现,人得道升天的最好的方式就是要舍得一身剐,从这个角度来看,他已经羽化升天了。

39 个黑猩猩响应 “风月有边(外二首)”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请输入您看到的数字: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