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9-06-28 22:37:52 分类: 杂谈

有一个关于米高·集训的笑话,一个孩子问他妈,上帝是男人还是女人?他妈说: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又问:上帝是黑人还是白人?他妈说:既不是黑人也不是白人。于是孩子说:我知道了,是米高·集训。现在想想,这还真不是个笑话。这几天在家把米高·集训的歌听了一遍,以前听其实很先入为主,不太客观。现在不带任何先入为主的概念去听,才发现,米高的歌同样跟这个笑话一样:既不是黑人音乐也不是白人音乐,既不是男人音乐也不是女人音乐,既是流行音乐也是摇滚音乐,如果说他的音乐受到人们的拥戴是商业手段的推波助澜的结果,但是,喜欢他的音乐的人不光都是你这样的傻子,这说明他把音乐放在一个没有任何界限的高度上。

昨天跟一个朋友聊天,聊到披头士,他回忆说,1982年,他在大学读书,有人到学校讲西方流行音乐,讲到披头士,那个人在讲台上说:“他们用嘶哑的声音唱着颓废的歌曲。”1986年,他去美国读书,到了美国先买了一盘披头士第一次去美国演出的录像带,看完后放声大哭。他不明白,为什么当时那个人那么去形容披头士?披头士在美国演出的那天,全美国的青少年犯罪率是0。1994年,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个后来变成音乐社会学专家的作者评论MTV现象,依然把MV当成堕落和引发犯罪的不良文化。2009年,当米高·集训去世的时候,贵国最大的通讯社在报道这个事件时,这样写道:“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他怪异的行事作风以及不时受到的猥亵男童指控使他的演艺生涯受到影响,他的公众形象也因此一落千丈。”他死后,除了贵国最大的通讯社,在其他地方我没看到他一落千丈。

我们至今都不愿意承认西方当代文化。当一个人总是觉得别人丑陋的时候,一定是自己有病。

哪里种族歧视最严重?贵国。

124 个黑猩猩响应 “一落千丈”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