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9-08-08 1:57:08 分类: 闲扯

我用了很长时间,才彻底拒绝了电视台的邀请,发誓今生不上电视。我只能在自己的博客上声明不上电视,不能在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里面说不上电视,只有国家领导人才有资格在新闻联播里面说不上电视。但不是所有电视台的工作人员都会看我博客,于是隔三差五就会有人跟我联系,邀请我上电视,做嘉宾。其实这种工作挺好的,能出名,还有车马费,将来走在街上还会有人认出你,哇,你是王小峰吧,快给我签个名,虚荣心可以得到充分满足。但我觉得这些东西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妈的每次都把我搞得很紧张,我家有心脏病遗传史,虽然现在没有征兆,但这么折腾下去,将来总会犯病的。终于,现在没有人骚扰我上电视了。而且即便有人,我拒绝起来也是相当干脆。

上电视的好处就是易中天老师这样的下场,被当猴子耍来耍去,问你弱智问题,你耍耍小个性,就会有人说你耍大牌、狂妄、不懂娱乐精神,易老师其实什么都懂,但是不爱玩娱乐精神病而已。有人唱歌跑调吧,他们说这很有个性,很娱乐,娱你妈逼乐,娱乐。

还有人找我写序言和什么推荐语,这个我也声明过了,但总有人觉得我在开玩笑,我只好一个接一个拒绝,我的话真的一点份量都没有,我就是写评论长大的,那些文字有什么力量?别把我逼急了,以后谁让我写推荐语和序言我就在博客上给谁写讣告,一言为定。

这些事儿吧,其实都挺好对付的,虽然有些确实是朋友,拒绝起来我内心挺惨不忍睹的,但是为了我不至于惨不忍睹,我只好下下狠心。事实上中国有大量的可以作秀和作序的人才。

我只是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平静一些,周围有些吃吃喝喝的朋友就够了。

但是有些东西你还真是防不胜防,虽然拒绝起来很容易,但架不住天天骚扰你。比如前段时间有家保险公司的业务员盯上我了,把我当赖昌星了,以为我有很多钱,隔三差五就给我打电话,一张嘴就是“王哥,您忙呢?”你想拒绝都张不开嘴,我估计这帮孙子一定是受过什么专业培训,摸透了人们的心理,三五句话就能把你感动。这也就是我,换别人眼泪都能流出来。第一次我不太好意思,只好压低声音说:“对不起,我在采访。”以为这样对方就会知趣地挂掉电话。没想到,对方来劲了,“您是记者啊?那平时一定很忙吧?是不是老出差,我们这里还有一种特适合您这种职业的保险。您看现在记者采访不是老被抓起来吗……”我操,你的保险还管这个?能捞人是怎么着?我估计如果我说我是收废品的,他也能给我推荐几种险。我只好严肃地瞎编一个理由说:“我现在在采访赵忠祥赵老师,电影《顽主》里的赵老师您知道吗?”(一定会有个傻逼留言说:您还采访过赵忠祥老师?)

过了没几天,电话又打过来了,上来还是:“王哥,您忙呢?最近又采访谁了?”我这次只能换一种方式:“对不起,我在开会,在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这回倒好,对方很知趣地把电话挂掉了。我一直以为,我这样相对比较含蓄的方式能让对方明白,我对上什么保险没什么兴趣,在贵国这片水深火热的热土上,你能保个鸡巴险啊。可我没想到的是,对方过两天又把电话打过来了,他是认定我有很多闲钱没处花的人。看来我不严肃一点不行,这次我直截了当,什么鸡巴王哥不王哥的,“对不起,您以后别打电话了,我不上保险。”

把保险公司的人屏蔽了,一些什么鸡巴莫名其妙的公司的人又开始骚扰我,说是我已经成了他们的会员了(我怎么不知道?),免费让我去海南玩,负责吃住玩一切费用。你蒙小孩呢?没听说贵国已经进入共产主义啊,这里面除了陷阱就是陷阱,连一块馅饼都没有。我问:“真的吗?”她说:“真的。”我说:“那你怎么保证呢?”她说:“您只要跟着我们走就行了。”我说:“那我可就一分钱都不带了。”她说:“但是您之前要先交一笔会费。”哈哈,露馅了不是。

类似的电话我接到不少,还有让我参加什么红酒协会的,这不是找错人了么。我说:“我不喝酒。”人家说:“您可以欣赏。”没听说红酒还可以欣赏的。

现在我明白了,我的手机号码肯定被无数人拥有,他们每次打电话都会喊我“王先生”,我也问过,哪里搞到的?人家说我参加过他们的什么活动。这个回答很机智,你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回忆起你干过的所有事情。我猜这种答案也是他们经过尝试试探总结出来的。我说:“我根本没有参加过,你搞错了。”对方会说:“我们这里有您参加活动的记录啊。”鬼知道你他妈什么时候搞过活动。

行,我知道了,从今往后,我不管干什么,都留陈晓卿的电话。然后署名“尼康大中国区首席代表”,一听就是特有钱的主。其实这些电话号码多是一些操蛋的网站或是操蛋的什么公关公司或是操蛋的中国移动……反正是一些操蛋的人泄露出去的。

129 个黑猩猩响应 “我不是你的Style为何偏偏缠着我” 我要当猩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