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9-09-04 18:21:29 分类: 杂谈

关于以色列之行的文字写了好多了,始终没有写到这次去以色列的正事,这次抽空写写正事,那就是音乐。说实话,以我当初对这次音乐之旅的想象,我所感受到的完全不够,只能表面上去感受一下以色列的音乐,如果可以更进一步去感受以色列音乐,这点时间是不够的。

以前看过陈铭道老师写的《与上帝摔跤》,写犹太人音乐的,写得很震撼,一个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民族,他们的音乐记录了他们的苦难。犹太人的音乐是什么样?其实已经融合了很多世界各地的音乐,换句话讲,犹太人音乐不像爵士乐或重金属那样你一耳朵就能听什么特征。以色列的音乐经过历史上的融合,其实什么风格都有。不过,这都不重要。

这次在埃拉特看爵士音乐节,从特拉维夫坐车,四五个小时,一路上伴随我们的是两边一望无际的戈壁,几乎很少能看到绿色,一方面现在是旱季,另一方面这里确实常年干旱。我想象不出为什么会在这样的一个地方举办音乐节,而且举办了23届。当车越过一个关卡之后,埃拉特,以突然的方式出现在你面前,有点山穷水尽柳暗花明的意味。埃拉特是一个很现代化的城市,街道绿树成荫,人口和北京的天通苑小区差不多,但面积要比天通苑大上好多倍,这里有飞机场,甚至,埃拉特都不及我们很多县城大。它沿着红海的岸边构建,东北侧是约旦,西南侧是埃及。我们住的酒店离埃及只有几百米的距离。

音乐节设在红海岸边,用集装箱就可以把演出场地分开,晚上,我们去看音乐节,我在三个场地看了三支乐队的表演,因为是爵士音乐节,所以风格可能偏重爵士乐。第一个看到的是Funk’n'Stein乐队表演,但是进去晚了,听了一首歌他们就结束了。出来的时候我正好碰上他们的主唱Elran Dekel,便把他拉过来拍了一张照片,这家伙个子真高,跟乔丹差不多。

Elran Dekel

第二个看的是Marina Maximilian Bloomin,一个初出茅庐的女歌手,所以场地也显得小了点,但是她在台上表演的特别疯,歌也特好听。我一直看到她唱完。然后去到另一个场地看Robin McKelle,她是个腕儿,一上台的感觉就不一样。

Marina


Robin McKelle

埃拉特音乐节给我的感觉是,人们来这里除了能欣赏到现场表演,更多是把音乐节当成一个休闲的场所,大部分人在岸边的酒吧里喝酒聊天,我就借着演出间歇拍了不少美女的照片。在闲逛的时候,碰上一个人,看着我拿着相机,便过来问我从哪里来的,我说从贵国来的。他指着我T恤衫上的鲍勃·迪伦说:“1992年的时候我见过他。”我说:“你好幸运。”他问我来以色列干嘛,我说以前老听说外国的月亮挺圆,来看看是不是这么回事。他问:“是吗?”我说:“比我想象的还圆。”

其实,真正打动我的是我们去耶路撒冷的时候,当大巴行走在贵国政府认为的巴勒斯坦领土上的时候(其实在隔离墙的里面,由以色列控制的区域),司机放的一首歌,好像就叫《耶路撒冷》,看着眼前这座此起彼伏的城市,感觉跟看MV一样。回来后找这首歌,没有找到。

Mosh Ben Ari与贵国歌手合影

以方还安排了我们跟一个歌手座谈,我们在海边的一个酒吧,见到了在当地非常有名的歌手Mosh Ben Ari,他的音乐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以色列当地音乐的特征,就是非常的杂,什么风格都有,他还组建过一支自己的乐队“Sheva”,融合了很多中东地区的音乐。他跟老狼等贵国歌手进行了友好地座谈,也谈到了音乐市场问题,以色列也是受到盗版和网络下载的冲击,基本上也卖不动唱片了。

老狼激动地说:“贵国的唱片市场就他妈剩这么一点了!”

我觉得这次去以色列,根本没有了解到当地的音乐状况,希望以后能有机会专门去了解一下。

45 个黑猩猩响应 “听以色列”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请输入您看到的数字: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