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9-09-05 17:26:01 分类: 挨个祸害

我清楚地记得,1994年,我在一个迪厅参加一个活动,碰上了老狼,他先冲我鞠了一躬,嘴里念念有词:向你丫致哀。这是因为一周前我在《北京青年报》上写了一篇《向校园民谣致哀》的文章,批评当时的校园民谣现象。作为校园民谣的代言人,老狼看到之后会有些想法的,不过他不会像高晓松那样,非要得逼得逼跟你掰扯清楚。一个唱歌的,一个写歌的,在我看来,通过我批评校园民谣,能看出两个人的性格。老狼并没有因为我那么写而光火,从他当时脸上的表情能读出来,你干吗较这个真呢?

2009年,在以色列埃拉特,我们坐在一家餐馆的外面,一边抽烟一边聊天,于是就聊到了中国的鲍勃·迪伦——曾轶可老师。老狼还是那个态度,你干吗跟高晓松过不去,大家都太较真了。在老狼看来,这就是一个鸡巴娱乐,干吗当回事呢。

这就是老狼。他的性格跟他说话的语速一样,总是那么慢条斯理、不愠不火,但是他的话语分量不会因为他的温和而让你轻视,在一点北京人的那种痞劲儿中把他的观点亮在你面前。用北京话讲,老狼这人的性格有点“葛”,时而还会冒出一点坏水。

这么多年,我跟老狼接触的不多,我一直觉得,老狼是个歌手,但又不像个歌手,他身上没有艺人特有的习性和毛病,混在人群中,没什么特别的。甚至,他自己可能都没把自己当作一个歌手。即便在他最红的时候,他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与众不同。几年前我采访老狼,老狼说:我其实是在扮演老狼。那个“老狼”是公众认知的老狼,藏在狼皮后面的王阳是一只绵羊——咩咩咩咩。

老狼喜欢旅游、看书,我没有做过统计调查,在唱歌的人中,老狼应该是看书最多的人,一路上他常常跟我说:我最近看了一本书×××××,特逗,你看过没有?然后跟我讲书里面的情节。有时候他会讲他在各地旅行的故事,比如他背着一架佳能5D II和三个大镜头游走与欧洲、中亚和北极。比如有一次在非洲,他在机场等着上飞机,机场上有两架飞机,一架飞机起飞了,他看着那飞机起飞后没几秒钟就掉下来了。他脖子后面开着冷风空调登上了另一架飞机……

北京有几个小文化圈,跟这些人接触,常常能听到他们谈论老狼,因为老狼跟这些人都挺熟悉,常在一起玩,这不像一个歌手。一般而言,艺人常常先把自己当成社会上特殊族类,先自绝于人民,然后再摆出一副姿态希望人民喜欢。老狼身上没有这个特征,他没把身上的光环、符号当回事,他唱不唱歌似乎对他来说不太重要,他是个知道自己如何在生活中寻找乐趣的人。对于他将来什么时候出唱片,他也不着急。很多明星都很在乎自己的演艺青春,老狼倒是看得很淡然,他跟唱片公司还有一张唱片的合约,至于唱片什么时候出版,他根本没想过。你想给我出,我就出;你不想出,那就不出。反正生活中比出唱片有趣的事多着呢,等着老狼去享受。

这次去以色列,老狼看上去更像个领队,他会召集大家部署具体行动方案,这大概是他经常出门旅游,有很多经验。你想不到的事情,他都替你想到了。每次我们坐大巴,老狼都会帮助司机把一件一件沉重的行李箱放进车下面的行李储藏间。

老狼从来不怀疑人生,从他嘴里听到的基本上是他经历过的最有意思的事情,如果他能写一本书,写他这些年四处旅行的经历,一定会很有意思。

在以色列旅行期间,我给老狼拍了几张照片,说实话,我给他拍照片的时候有点紧张,万一他说:人家是个艺人,哪能说拍就拍呢。慢慢接触,发现他很配合。我说:老狼,你坐这儿,我给你拍一张。老狼便乖乖地坐下,一点不像章子怡。美女查可欣老师要跟老狼合一张影,我说拍的暧昧一点。老狼跟查查说:那咱俩赶紧出唱片,好炒绯闻。

“我这表情是不是很易中天?”


口吐莲花


回眸一笑


小巷


偷窥


防晒霜


“我去约旦了!”


“易卜拉辛·阿卜杜拉·侯赛因·穆哈默德·艾哈迈德·赛义德·狼”


地中海剪影

100 个黑猩猩响应 “老狼” 我要当猩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