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9-11-01 2:17:47 分类: 杂谈

今天有个媒体记者打电话给我,问我是不是陈琳自杀了。这事一般都归张小强老师管,后来好多人都发短信告诉我陈琳确实自杀了。我不太明白,活着好好的,干嘛自杀呢。

我以记者角色采访的第一个人,就是陈琳。那是1993年,那是一个春天,在北京赛特大厦门口,那次她在拍宣传照,当时的经纪人是王晓京。我记得在采访的路上,我怀疑过一次人生,就是该如何跟艺人打交道,我在走到沙滩的时候想明白了:不跟艺人做朋友。那时候的陈琳正准备出《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这张专辑的歌曲原来是给那英老师准备的,但是那英没有看中这些歌曲,于是王晓京就把这些歌曲给了新签约的陈琳,结果陈琳红了。

第二次见陈琳,是在重庆,1994年,那次见她颇有戏剧性,我们住在一个酒店,房间挨着,我出门的时候,在楼道一拐弯,发现陈琳在打电话,这倒没什么,关键是她穿着很薄的衬裤在楼道里打电话,12月份,那么冷的天。她很不好意思,脸都红了,支支吾吾地说:“我在跟我妈通电话。”我赶紧躲开,一边下楼一边想,重庆姑娘难道有给家长打电话都穿秋裤的习惯吗。其实那时候她还没觉得自己是个腕儿。

第三次跟陈琳打交道是打电话采访她,关于她跟王晓京解约的事情,好像在河北演出,王晓京告诉她,出场费是1500块钱,但是演出结束后,演出单位不太懂行规,直接找陈琳结账,陈琳一看,发现实际结算的钱跟给她提成的比例不符,王晓京好像多扣了不少钱,后来她发现自己总是在这方面吃亏,于是就解约了。

后来还见过她几次,都是在一些演出现场,打个招呼而已。

在早期,我觉得陈琳还不错,有一批好歌,为人处事也挺随和,后来她跟竹书文化签约,唱的歌越来越差,还给她包装成跟她完全不符的形象。一个底子打得挺好的歌手,后来就这么给毁了。其实王晓京不太懂什么包装,他只知道什么歌好听,这就够了。后来中国流行音乐由一帮傻逼操控,弄得越来越恶心。一帮土鳖整天老想着时髦的事儿,搞不出什么名堂的。

流行音乐是这样的一个行业,由一群男人控制,女孩在这个行业的角色永远是配角。如果女孩在这个领域里想弄出点名堂,第一,你确实有实力、有才华;第二,你一定要遇到一个明白人,但是这个行业90%都是蠢猪;第三,两口子千万别在一起弄唱片或拍电影,两口子就是过日子的,不是创业的;第四,越是长得如花似玉,越是勇于献身的女孩,越出不来。

101 个黑猩猩响应 “珍爱生命,远离音乐” 我要当猩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