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6-09-26 7:20:41 分类: 杂谈

往常这时候,我在睡觉,但是我现在要写点东西。因为昨晚上跟人吃饭,回家后就开始腹痛,我以为到临产期了,后来我就一次又一次地上厕所,先后有六七次,看来吃了什么不卫生的东西得了急性肠炎。之后,半夜开始发烧,浑身酸疼,家里能吃的药一片都没有,好不容易找出一联百服宁,还过期了。我想扛到天亮去医院看病,扛到早上5点钟,我实在抗不住了,疼得我快散架子了,于是只好爬起来,还有什么办法?看急诊吧。

离我最近的医院是安贞医院,就是你一进去就会有种安全感和贞操感的医院,以前生病,都去这家医院。于是打车到了安贞医院。该医院急诊部分两个地方,如果你让人刀砍了或是心脏病发作了,就去主急诊部。如果你感冒发烧或者肠道疾病,就去另一个急诊部,这个规矩是在非典期间保留下来的。两个急诊部之间大约有150米,150米平常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但是浑身疼得要命两条腿有些吃力,走起路来,像长征走到最后的感觉。但我还是咬着牙走过去了。

我按了大约1分钟的门铃,一个大夫才睡眼惺松地出来:“拉肚子吗?拉了几次?”“六七次。”“那个窗口下面有小塑料盒,先化验大便。然后化验血常规。”说完大夫给我开了化验单。我拿起一个塑料盒进了厕所,几秒钟后我又出来了。

“大夫,有卫生纸吗?我着急出门没带。”
“没有,你自己想办法。”大夫说完往屋子里面走。
“我口袋里只有100元的钱,真的没纸。”
“那我们也没办法。”
“那你们平时上厕所么?”

大夫没理我,转身进屋。

我在想,我还算个讲卫生的人,不擦屁股我实在不能接受,可是我身上的纸类产品只有钞票。这么做是不是成本太高了,还没打针吃药,先废掉100块钱?或者用这张钞票到窗口交药费?那样也不礼貌。

我想,主急诊室比较大,说不定那里有卫生纸,于是我拖着生疼的双腿走出了门。外面还很黑,副食店小卖部之类的地方都没开,看远处有灯亮,走过去一看,租房子的,但是没开门。我只好走进主住院部,门口的柜台后面有四个小姑娘,我刚走过去,其中一个就问:“您好,您怎么了?”

我说:“您好,请问您手里有卫生纸吗?是这样,我拉肚子,要化验,但是我手里没有卫生纸,所以问问您有没有?”
这个女孩摇摇头。我又问另外三个,她们三个呆若木鸡地头也不抬,反正你不是来挂号的,就跟我们没关系。

“餐巾纸也行。”我说。
“没有,我们医院不提供卫生纸。”一个女孩说。
我当时真想再问一句:卫生巾也成啊。但这句话到了嗓子眼儿又让我咽回去了。

我看着这四位白衣天使,心中充满了惆怅。一瞬间,我的倔脾气上来了,你大爷的,我不看病成了吧,我去24小时药店买药成了吧。以我的经验,我不过是吃坏了肚子导致肠胃炎和发烧,吃点药就能好。我生产自救也能恢复健康,干嘛要把钱交给你们医院,看了一溜够,最后开的药跟我要在药店里买的药没啥区别,还耽误工夫。

出了门我就想,安贞医院为什么不提供卫生纸?我想是不是怕容易引起交叉感染?所以不提供,这样做还是合情合理的。但是为什么每一个大夫护士身上都没有卫生纸、甚至没有餐巾纸?我想她们都不上厕所,她们不上厕所的原因是什么?

我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到三环路口,路口有家药店,到了一看,上书“本药店暂不夜间售药”。我只好打车回家,在我住的楼下药店里买了药。回家后,先吃了退烧药,要半个小时才能吃消炎药,借着这半个小时的时间,回顾一下此次看病的尴尬遭遇。

反正,我再也不去安贞医院看病了,让我一点安全感和贞操感都没有,我决定把这家医院命名为“安贞患”医院(就是让你的安全感和贞操感变成心头之患的医院)。说实话,近些年偶尔去医院看病,我已经不奢求大夫给我什么好脸色了,心理上只祈求别给我开错药就行。提供卫生纸这样的人性化服务的小事,就更别奢望了,谁让我倒霉赶上了呢。

138 个黑猩猩响应 “卫生纸事件”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