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9-11-19 16:49:00 分类: 挨个祸害

刘洋老师是深圳电台音乐节目主持人,在深圳一带颇有影响,不管全国多大的腕儿,去深圳宣传必拎着点心盒子找刘洋,说:您看我们歌手能上您的节目吗?刘洋说:不行,腕儿还不够大。我一般都是让罗大佑、黄大军、张大春、吴大维这样的“大”腕上节目,你先回去把名字改了再来。有一次刘洋跟我说他的上节目标准,我心里就想,完啦,我这辈子是上不了他的节目了。

这不,前段时间我有幸跟刘洋去了一趟以色列,发现刘老师有一个爱好:摄影。一路上我们就探讨摄影。后来,由于陈楚生把刘洋的相机弄丢了,让他郁闷了好几天,看到别人咔咔咔地拍啊,刘老师心里咔咔咔地流泪。

“其实我家里还有一个佳能。”刘洋说。
“佳能也不错,不过……”我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
“佳能的成像太肉了,我不喜欢。”
“你是说用佳能拍出来的照片普遍偏胖,显得人脸上的肉多?”
“对,所以我一直用尼康。当然,也是佳能公司提供的。”

回国后没几天,刘洋老师跟我说,你在博客上帮我发一个广告,把那台佳能卖了。第二天这台相机就被一个艺术摄影爱好者买去了。我问他为什么买?他说:我打算创造一种风格——艺高人脸大。

卖掉了佳能,刘洋老师手里有了一笔小钱,就问我,你说我买什么型号的尼康?我说肯定是D3s啊。他说:多少钱?我说加一起怎么也得五万。

就在刘洋打算去献血站卖血,去换一台尼康顶级相机的时候,陈楚生给刘洋买了一台尼康D80,就是在以色列丢的那台。刘洋问:那我该配一个什么镜头呢?我现在手里的是18-105,我说:当然是大光圈的啦,你这款镜头还不是全画幅的,将来你总会全画幅的,到时候这款镜头就不能用了。每个焦段都有大光圈的镜头,最常用的是24-70。这款镜头各方面表现都俱佳,相信我,没错。

这时传来一声噩耗,家人得知刘洋整天不务正业玩相机,对他下出最后通牒:如果以后天天琢磨买相机,就只能天天吃麦香鸡。刘洋老师在接到相当于广电总急的封杀令一样的警告后,变得非常郁闷,天天在单位看《中国不高兴》,偶尔在SMN上跟我牢骚几句。我安慰刘老师,男人的苦衷只有男人知道,有时候俩人说的心心相印、惺惺相惜。

我说:艺术是要付出成本和代价的,今天它可能没有回报,明天的回报可能你抱都抱不过来,你要坚持住,在这年头,一个男人有点业余爱好总比声色犬马好,慢慢家人会理解的。刘老师含着热泪:我是一个至善至美的完美主义者,相信我,我会成功的。

我说:刘老师,摄影是一项充满乐趣且很贵族的活动,人都说,要破产,玩单反。那只是夸张的说法,其实玩汽车、玩女人、玩奢侈品、玩权术、玩游戏……但凡与玩有关的事情,都存在破产的危险,相比而言,玩相机风险系数最小。并且,它可以净化心灵,它是与美最接近的事情,你想想,人一生当中最大的幸福感来自于对美的享受。开始吧,动用你的食指总比平时冲人伸出中指要快乐。

于是,刘老师开始了他艰辛的摄影旅程。几天后,他买了一支24-70的镜头,并立刻告诉我这一喜讯。我心里那个嫉妒啊,我天天也憋着买这款镜头,没想到你抢先了。

“不过,”刘老师说,“这个镜头套在我的D80上显得头重脚轻,用起来特别不舒服。”
“是有这样的问题,D80是塑料做的。”
“那你说怎么办,我是个完美主义者,我不能容忍……”
“要不,你换一个D3s,一步到位算了。”

这样,刘洋把D80以5000元的价格出手了,又添了四万多,一步到位了。并立刻告诉我这一喜讯。我心里那个嫉妒啊,我天天也憋着买这款相机,没想到你又抢先了。

“不过,”刘老师说,“这台相机太重了,再加上这支镜头,我平时端着手直哆嗦,速度在1/500以下的照片都拍虚了。”
“是有这样的问题,有些人天生就精神抖擞,以后都像拳王阿里一样。”
“那你说怎么办,我是个完美主义者,我不能容忍……”
“要不,你换一个索尼α-900,机身防抖。”

这样,刘洋把D3s和24-70镜头以四万元的价格出手,换了α-900和一支蔡斯24-70的镜头。并立刻告诉我这一喜讯。我心里那个嫉妒啊,我天天也憋着这么搭配,没想到你又抢先了。

“不过,”刘老师说,“我怎么觉得索尼相机在低感光度表现上这么差呢,ISO400就没法看了。”
“是有这样的问题,索尼在这个问题上一直被诟病。”
“那你说怎么办,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尤其是我经常拍一些演出,我不能容忍……”
“要不,你换一个莱卡S3的,感光度在2000以上你几乎看不到噪点。”
“多少钱?”
“也就十几万吧。”
“那把我血管里的血抽干了,也买不起啊。”
“艺术,的确要付出心血,必要的时候还要付出鲜血。”
“停,我问一下,是不是买了莱卡就到头了?”
“艺术是无止境的,创造艺术的产品更是无止境的。”
“那就这样没完没了地下去。”
“从照相机角度来说确实有个极限,但你创作艺术没有极限。”
“那你告诉我极限。”
“就目前而言,我认为你的极限可以到6×17中画幅相机,比如塞兹公司推出的那款相机,这么说吧,你用这款相机无论拍什么,睁眼闭眼拍,拍出来的都是艺术。1.6亿像素,一张照片就有1G的大小,你想想它就爽的不得了。”
“那得多少钱?”
“30万左右。”
“这么贵?”
“但你30万可以在深圳买套房子吗?”
“也是啊,那我想想。”

几天后,刘洋老师发短信给我:“我把索尼相机卖了,换回D80和18-105的配置。”
我回:你折腾一圈亏了多少钱?
刘洋:那是我胸口永远的痛,南方天空现在正飘着北方的雪。
我回:看来《2012》里面说的没错。

80 个黑猩猩响应 “摄影记” 我要当猩猩